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堂兄

時間:2018-02-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沈從文 點擊:
沈從文

  不知怎樣,或者是白天讀到故鄉的來信吧,夜里就夢到堂兄對我微笑。當時象是知道他是死了又似不知。我也對著他微笑。
  是在六年前就賣去了的老屋院子中,這房子同堂兄,近來我似乎因為接近的人都很生疏的緣故,許久都不提起了。就是一個人單獨處在寂寞環境中,偶然憶及很快又忘了,想不到夢中又尋到故鄉同堂兄微笑一次!景哥時常說我還想家,眷戀到許多過去的事物,我不承認。過去的,遠在天外的,我都當成死了的世界。我要抓住的是眼前的一切。然而我不能禁止夢不回轉故鄉去尋找堂兄。
  他把那扇大門推開,光露一個頭進來象探望什么。
  “喂,喂,萬林大哥,你好!”
  他不做聲,只笑。這笑是表示聽到我的問話了,象無須乎答這句話似的。
  他走進來時,才看到他是穿起新藍布大衫的。
  “二弟,怎么轉來了?”
  “到外面餓不住了就——”
  “我看你是肥了。”
  他走過來摩我的臉,象我比他小好多,還是六七年前神氣。我抬起頭來,看見他的下巴了,四五根青胡子,約有一分多長。他頭稍偏,我又望到那耳下一條疤痕。
  “這個,虧得吳老柔的水藥,”他把摸撫我臉頰的那只手縮回去撫自己頰上。
  “當時很痛吧?”我問他。
  “只熱,一點也不痛!我倒在亭子前石凳上時,陳士英他還踹我一腳咧。”
  當時不注意他的腰,聽到殺他的仇人踹他一腳后,過細看看,果然那件藍布大衫大襟上有一個草鞋泥櫻“哪一天捉到他時,我們也會一個一腳踹死他!”六弟爬在窗子口搭了一句話。
  “巴魯弟弟你下來,窗子要倒了!”
  六弟太頑皮了,聽到堂兄的話,反而把兩只手扳著窗格橫木,腳同打秋千似的搖起來了。
  六弟在不知什么時候跌進魚缸了,滿院子都是魚缸里潑出來的水。萬林大哥不顧惜他那件新藍布大衫,卻用手拾那地下的大大小小紅金魚,用衣襟兜著。這成什么事呢!六弟間或又從魚缸邊上露出一個濕漉漉的頭來,頑皮地喊一聲二哥又縮下去。把我一雙新呢鞋弄得透濕,我就氣醒了。
  醒來看看床前兩只開了花的棉鞋并不濕透,還極浪漫的一橫一順的相離一尺來遠臥在地上。
  堂兄以前和我同在一個軍隊里生活過,約有一年半。我那時當副兵,他是司令部的弁目。他大我七歲,我那時還只十五歲。我們一同出門,又同在一個地方做事。他那時是我的堂兄又是我的媽,關于我生活上許多事情,睡眠飲食以及一些瑣瑣碎碎的小事,都需要他的照料。我們一同在差弁棚住宿,每天五點鐘左右,正做著好夢時,身邊有一個人搖我的膀子。
  “老弟老弟,點名了,快快!你聽號音!”
  五點鐘,不過天上露出一點曙色罷了,然而當時睡到五點鐘還要人來搖醒,就已覺得是很可笑了。不單是我們,就是那位副官長,每夜從不在十二點以前上床的,他也從不到九點以后才起床。我們把名點完,略略休息就上操,七點下操。下操后回住處,從那副官長窗下輕輕的走過時,窗子里那一個漱口罐同牙刷總是攪得很響。
  “副官長精神真好!”我那時知道,副官長精神之所以好,是每天燕窩同洋參補的,并且副官長是不吸煙的,任什么煙都不需要。關于副官長的為人,堂兄比我更知道許多,堂兄曾在他手下當過兩個多月差。他說全司令部四十多個高級官佐中,找一個比副官長更為全才的人恐怕沒有了。也是當兵出身,但公文據許多人說是比秘書長還熟習還快捷。參謀長是士官生,但論起軍事學問來未必及他。堂兄同我講這些,當時另外有用意,但我卻不注意,我佩服副官長,只不過“精神好”而已。
  有一次,我靠在堂兄的床上,見到壁間那一套黃軍服,軍服旁還鉤著一頂嶄新的軍帽,羨慕極了。
  “萬林大哥,我什么時候可以得這樣一套衣服穿?”
  說實話,我那時對那套軍服,不光是羨慕,簡直還有點妒嫉!穿灰棉布兵士服的人,出司令部時,必得先向那一連四道守衛的兩個衛兵舉手,他才隨隨便便的回你一個立正放你出去。到街上呢,見到同樣服飾的同部人,相互行一個禮那是不費事的。但上街的官佐總比兵士多,這就麻煩了。他們穿起馬靴高視闊步在街中心走著,你遠遠的就得預備,到近身時,向旁邊一閃,霍的立一個正,把手舉到帽檐邊來,看他們的官章的差異,生出興趣的不同來回你一個禮。遇到司務長副官之類,他們知道見上司的悲哀,他們有些也是才從兵士爬上來的,一面引這個為足以夸耀路人鋪子里徒弟的事,故他見到你對他示敬時,總高興親切的回你一個舉手禮。若是“校”字號的,那你簡直心中要罵娘了。他們騎在馬上,或步行,眼睛只看到前面虛空,若是你比他階級更大點,他是知道跳下馬來,或者站到路旁,恭敬靈便,姿勢準確行一個舉手禮的。但你若是兵,身子又是那么般小呢,這不能怪他!
  他對兵士向他致敬已感到厭煩了,只裝成不看見,大踏步走過去。實在不得已要照樣表示一下,手是那么卷成一個蕎粑似的,掛到帽檐一秒鐘。
  若是穿黃衣象弁目服裝出去時,那是不會有許多難堪的。
  弁目是少尉階級,這階級雖不能嚇什么人,騎馬的營長絕不會為你帽章肩章而下馬,但從下面數起,已很可以把得來的敬禮與對人致敬的悲哀相抵除了。
  當時堂兄卻一本正經的說“你應當做到副官長或更象樣點的官。一個弁目,只是不讀過書當差事能勤的人做的事。”
  堂兄對我說的諾,太夸大了,我覺得好笑。然而堂兄的期望同我自己的期望,的確又是那樣,以為將來是要把司令部中頂高那個位置設法取而代之的。
  不過眼前的虧吃夠時,還是不能忘情于堂兄少尉的黃色服裝。
  因為特殊的緣故,我每日除了上午五點半至七點二十分,下午兩點半至四點二十分兩次兵式操以外不必服什么勤務,所以我才有許多空暇來學寫楷字。寫字的導師自然就是堂兄。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捕鱼达人下载 零点棋牌被判刑 白山棋牌下载 最新任务赚钱软件 26选5号码有钱 青鹏棋牌客户端下载 合买彩票程序 足彩吧 辽宁11选5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