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金明池吳清逢愛愛

時間:2018-10-0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馮夢龍 點擊:
警世通言(在線閱讀) >   第三十卷 金明池吳清逢愛愛
 
  朱文燈下逢劉倩,師厚燕山遇故人。
  隔斷死生終不底,人間最切是深情。
  話說大唐中和年間,博陵有個才子,姓崔名護,生得風流俊雅,才貌無雙。偶遇春榜動,選場開,收拾琴劍書籍,前往長安應舉。時當暮春,崔生暫離旅舍,往城南郊外游賞,但覺口燥咽干,唇焦鼻熱。一來走得急,那時候也有些熱了。這崔生只為口渴,又無溪澗取水。只見一個去處:
  灼灼桃紅似火,依依綠柳如煙。竹籬茅舍,黃土壁,白板扉,哞哞犬吠桃源中,兩兩黃鸝鳴翠柳。
  崔生去叩門,覓一口水。立了半日,不見一人出來。正無計結,忽聽得門內笑聲,崔生鷹覷鶻望,去門縫里一瞧,元來那笑的,卻是一個女孩兒,約有十六歲。那女兒出來開門,崔生見了,口一發燥,咽一發干,唇一發焦,鼻一發熱。連忙叉手向前道:"小娘子拜揖。"那女兒回個嬌嬌滴滴的萬福道:"官人寵顧茅舍,有何見諭?"崔生道:"卑人博陵崔護,別無甚事,只圇走遠氣喘,敢求勺水解渴則個。"女子聽罷,并無言語。疾忙進去,用纖纖玉手捧著磁甌,盛半甌茶,遞與崔生。崔生接過,呷入口,透心也似涼,好爽利!只得謝了自回。想著功名,自去赴選,誰想時運未到,金榜無名,離了長安,匆匆回鄉去了。
  倏忽一年,又遇開科,崔生又起身赴試。追憶故人,且把試事權時落后,急往城南。一路上東觀西望,只怕錯認了女兒住處。頃刻到門前,依舊桃紅柳綠,犬吠茸啼。崔生至門,見寂寞無人,心中疑惑。還去門縫里瞧時,不聞人聲。徘徊半晌,去白板扉上題四句詩: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題罷自回。明日放心不下,又去探看,忽見門兒呀地開了,走出一個人來。生得:
  須眉皓白,鬢發稀疏。身披白布道袍,手執斑竹枚杖。堪為四皓商山客,做得冶溪執釣人。
  那老兒對崔生道:"君非崔護么?"崔生道:"丈人拜揖,卑人是也,不知丈人何以見識?"那者兒道:"君殺我女兒,怎生不識?"驚得崔護面色如上,道:"卑人未嘗到老丈宅中,何出此言?"老兒道:"我女兒去歲獨自在家,遇你來覓水。去后昏昏如醉,不離床席。昨日忽說道:去年今日曾遇崔郎,今日想必來也。走到門前,望了一日,不見。轉身抬頭,忽見白板扉上詩,長哭一聲,瞥然倒地。老漢扶入房中,一夜不醒。早問忽然開眼道:崔郎來了,爹爹好去迎接。今君果至,豈非前定?且請進去一看。"誰想崔生入得門來,里面哭了一聲。仔細看時,女兒死了。老兒道:"郎君今番真個償命!"崔生此時,又驚又痛,便走到床前,坐在女兒頭邊,輕輕放起女兒的頭,伸直了自家腿,將女兒的頭放在腿上,親著女兒的臉道:"小娘子,崔護在此!"頃刻間那女兒三魂再至,七魄重生,須臾就走起來。老兒十分歡喜,就賠妝奩,招贅崔生為婿。后來崔生發跡為官,夫妻一世團圓,正是:月缺再圓,鏡離再合。花落再開,人死再活。
  為甚今日說這段話?這個便是死中得活。有一個多情的女兒,沒興遇著個子弟不能成就,于折了性命,反作成別人洞房花燭。正是: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說這女兒遇著的子弟,卻是宋朝東京開封府有一員外,姓吳名子虛。平生是個真實的人,止生得一個兒子,名喚吳清。正是愛子嬌癡,獨兒得惜。那吳員外愛惜兒子,一日也不肯放出門。那兒子卻是風流博浪的人,專要結識朋友,覓柳尋花。忽一日,有兩個朋友來望,卻是金枝玉葉,鳳子龍孫,是宗室趙八節使之子。兄弟二人,大的諱應之,小的諱茂之,都是使錢的勤兒。兩個叫院子通報。吳小員外出來迎接,分賓而坐。獻茶畢,問道:"幸蒙恩降,不知有何使令?"二人道:"即今清明時候,金明池上士女喧閱,游人如蟻。欲同足下一游,尊意如何?"小員外大喜道:"蒙二兄不棄寒賤,當得奉陪。"小員外便教童兒挑了酒樽食墨,備三匹馬,與兩個同去。迄遲早到金明池。陶谷學士有首詩道:
  萬座星歌醉后醒,繞池羅幕翠煙生。
  云藏宮殿九重碧,日照乾坤五色明。
  波面畫橋天上落,岸邊游客鑒中行。
  駕來將幸龍舟宴,花外風傳萬歲聲。
  三人繞池游玩,但見:
  桃紅似錦,柳綠如煙。花間粉蝶雙雙,枝上黃鸝兩兩。踏青士女紛紛至,賞玩游人隊隊來。
  三人就空處飲了一回酒。吳小員外道:"今日天氣甚佳,只可惜少個情酒的人兒。"二趙道:"酒已足矣,不如閑步消遣,觀看士女游人,強似呆坐。"三人挽手同行,剛動腳不多步,忽聞得一陣香風,絕似回蘭香,又帶些脂粉氣。吳小員外迎這陣香風上去,忽見一簇婦女,如百花斗彩,萬卉爭妍。內中一位小娘子,剛剛十五六歲模樣,身穿杏黃衫子。生得如何?
  眼橫秋水,眉拂春山,發似云堆,足如蓮蕊。兩顆櫻桃分素口,一技楊柳斗纖腰。未領略遍體溫香,早已睹十分豐韻。
  吳小員外看見,不覺遍體蘇麻,急欲捱身上前。卻被趙家兩兄弟拖回,道:"良家女子,不可調戲。恐耳目甚多,惹禍招非。"小員外雖然依允,卻似勾去了魂靈一般。那小娘子隨著眾女娘自去了。小員外與二趙相別自回,一夜不睡,道:"好個十相具足的小娘于,恨不曾訪問他居止姓名。若訪問得明白,央媒說合,或有三分僥幸。"次日,放心不下,換了一身整齊衣服,又約了二趙,在金明池上尋昨日小娘子蹤跡:分明昔日陽臺路,不見當時行雨人。
  吳小員外在游人中往來尋趁,不見昨日這位小娘子,心中悶悶不悅。趙大哥道:"足下情懷少樂,想尋春之興未遂。此間酒肆中,多有當壚少婦。愚弟兄陪足下一行,倘有看得上限的,沽飲三杯,也當春風一度,如何?"小員外道:"這些老妓夙娼,殘花敗柳,學生平日都不在意。"趙二哥道:"街北第五家,小小一個酒肆,到也精雅。內中有個量酒的女兒,大有姿色,年紀也只好二八,只是不常出來。"小員外欣然道:"煩相引一看。"三人移步街北,果見一個小酒店,外邊花竹扶疏,里面杯盤羅列。趙二哥指道:"此家就是。"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七星彩开奖直播 河南11选5走势 陕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雷速体育官方下载 快乐10分全中多少钱 吉林11选5最新玩法 棋牌可以提现金的 如何激发赚钱思维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