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邪魔侵正法 意馬憶心猿

時間:2018-10-1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吳承恩 點擊:
西游記(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三十回 邪魔侵正法 意馬憶心猿
 
 
  卻說那怪把沙僧捆住,也不來殺他,也不曾打他,罵也不曾罵他一句,綽起鋼刀,心中暗想道:"唐僧乃上邦人物,必知禮義,終不然我饒了他性命,又著他徒弟拿我不成?噫!這多是我渾家有甚么書信到他那國里,走了風訊!等我去問他一問。"那怪陡起兇性,要殺公主。 
  卻說那公主不知,梳妝方畢,移步前來,只見那怪怒目攢眉,咬牙切齒。那公主還陪笑臉迎道:"郎君有何事這等煩惱?"那怪咄的一聲罵道:"你這狗心賤婦,全沒人倫!我當初帶你到此,更無半點兒說話。你穿的錦,戴的金,缺少東西我去尋,四時受用,每日情深。你怎么只想你父母,更無一點夫婦心?"那公主聞說,嚇得跪倒在地,道:"郎君啊,你怎么今日說起這分離的話?"那怪道:"不知是我分離,是你分離哩!我把那唐僧拿來,算計要他受用,你怎么不先告過我,就放了他?原來是你暗地里修了書信,教他替你傳寄;不然,怎么這兩個和尚又來打上我門,教還你回去?這不是你干的事?"公主道:"郎君,你差怪我了,我何嘗有甚書去?"老怪道:"你還強嘴哩!現拿住一個對頭在此,卻不是證見?"公主道:"是誰?"老妖道:"是唐僧第二個徒弟沙和尚。"原來人到了死處,誰肯認死,只得與他放賴。公主道:"郎君且息怒,我和你去問他一聲。果然有書,就打死了,我也甘心;假若無書,卻不枉殺了奴奴也?"那怪聞言,不容分說,輪開一只簸箕大小的藍靛手,抓住那金枝玉葉的發萬根,把公主揪上前,捽在地下,執著鋼刀,卻來審沙僧,咄的一聲道:"沙和尚!你兩個輒敢擅打上我們門來,可是這女子有書到他那國,國王教你們來的?"
 
  沙僧已捆在那里,見妖精兇惡之甚,把公主摜倒在地,持刀要殺。他心中暗想道:"分明是他有書去,救了我師父,此是莫大之恩。我若一口說出,他就把公主殺了,此卻不是恩將仇報?罷罷罷!想老沙跟我師父一場,也沒寸功報效,今日已此被縛,就將此性命與師父報了恩罷。"遂喝道:"那妖怪不要無禮!他有甚么書來,你這等枉他,要害他性命!我們來此問你要公主,有個緣故,只因你把我師父捉在洞中,我師父曾看見公主的模樣動靜。及至寶象國,倒換關文,那皇帝將公主畫影圖形,前后訪問,因將公主的形影,問我師父沿途可曾看見,我師父遂將公主說起,他故知是他兒女,賜了我等御酒,教我們來拿你,要他公主還宮。此情是實,何嘗有甚書信?你要殺就殺了我老沙,不可枉害平人,大虧天理!"
 
  那妖見沙僧說得雄壯,遂丟了刀,雙手抱起公主道:"是我一時粗鹵,多有沖撞,莫怪莫怪。"遂與他挽了青絲,扶上寶髻,軟款溫柔,怡顏悅色,撮哄著他進去了,又請上坐陪禮,那公主是婦人家水性,見他錯敬,遂回心轉意道:"郎君啊,你若念夫婦的恩愛,可把那沙僧的繩子略放松些兒。"老妖聞言,即命小的們把沙僧解了繩子,鎖在那里。沙僧見解縛鎖住,立起來,心中暗喜道:"古人云,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我若不方便了他,他怎肯教把我松放松放?"
 
  那老妖又教安排酒席,與公主陪禮壓驚。吃酒到半酣,老妖忽的又換了一件鮮明的衣服,取了一口寶刀,佩在腰里,轉過手,摸著公主道:"渾家,你且在家吃酒,看著兩個孩兒,不要放了沙和尚。趁那唐僧在那國里,我也趕早兒去認認親也。"公主道:"你認甚親?"老妖道:"認你父王。我是他駙馬,他是我丈人,怎么不去認認?"公主道:"你去不得。'老妖道:"怎么去不得?"公主道:"我父王不是馬掙力戰的江山,他本是祖宗遺留的社稷。自幼兒是太子登基,城門也不曾遠出,沒有見你這等兇漢。你這嘴臉相貌,生得這等丑陋,若見了他,恐怕嚇了他,反為不美,卻不如不去認的還好。"老妖道:"既如此說,我變個俊的兒去便罷。"公主道:"你試變來我看看。"
 
  好怪物,他在那酒席間,搖身一變,就變做一個俊俏之人,真個生得:
 
形容典雅,體段崢嶸。言語多官樣,行藏正妙齡。才如子建成詩易,貌似潘安擲果輕。頭上戴一頂鵲尾冠,烏云斂伏;身上穿一件玉羅褶,廣袖飄迎。足下烏靴花摺,腰間鸞帶光明。豐神真是奇男子,聳壑軒昂美俊英。
 
公主見了,十分歡喜。那妖笑道:"渾家,可是變得好么?"公主道:"變得好!變得好!你這一進朝啊,我父王是親不滅,一定著文武多官留你飲宴。倘吃酒中間,千千仔細,萬萬個小心,卻莫要現出原嘴臉來,露出馬腳,走了風訊,就不斯文了。"老妖道:"不消吩咐,自有道理。"
 
  你看他縱云頭,早到了寶象國,按落云光,行至朝門之外,對閣門大使道:"三駙馬特來見駕,乞為轉奏轉奏。"那黃門奏事官來至白玉階前,奏道:"萬歲,有三駙馬來見駕,現在朝門外聽宣。"那國王正與唐僧敘話,忽聽得三駙馬,便問多官道:"寡人只有兩個駙馬,怎么又有個三駙馬?"多官道:"三駙馬,必定是妖怪來了。"國王道:"可好宣他進來?"那長老心驚道:"陛下,妖精啊,不精者不靈。他能知過去未來,他能騰云駕霧,宣他也進來,不宣他也進來,倒不如宣他進來,還省些口面。"
 
  國王準奏叫宣,把怪宣至金階,他一般的也舞蹈山呼的行禮。多官見他生得俊麗,也不敢認他是妖精,他都是些肉眼凡胎,卻當做好人。那國王見他聳壑昂霄,以為濟世之梁棟,便問他:"駙馬,你家在那里居住?是何方人氏?幾時得我公主配合?怎么今日才來認親?"那老妖叩頭道:"主公,臣是城東碗子山波月莊人家。"國王道:"你那山離此處多遠?"老妖道:"不遠,只有三百里。"國王道:"三百里路,我公主如何得到那里,與你匹配?"那妖精巧語花言虛情假意的答道:"主公,微臣自幼兒好習弓馬,采獵為生。那十三年前,帶領家童數十,放鷹逐犬,忽見一只斑斕猛虎,身馱著一個女子,往山坡下走。是微臣兜弓一箭,射倒猛虎,將女子帶上本莊,把溫水溫湯灌醒,救了他性命。因問他是那里人家,他更不曾題公主二字。早說是萬歲的三公主,怎敢欺心,擅自配合?當得進上金殿,大小討一個官職榮身。只因他說是民家之女,才被微臣留在莊所,女貌郎才,兩相情愿,故配合至此多年。當時配合之后,欲將那虎宰了,邀請諸親,卻是公主娘娘教且莫殺。其不殺之故,有幾句言詞,道得甚好,說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英超联赛 陕西快乐十分今天日开奖 吉林快三和17期预测 梭哈的钱不对等 辽宁快乐12玩法技巧 途游单机麻将老版本 特区七星彩 五分赛计划数据分析软件 2019年今期东方心经B pk10怎么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