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媽媽的家庭地位為何越來越高?

時間:2019-07-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明揚 點擊:
媽媽的家庭地位為何越來越高?
 
這些年,我的一個很深刻感受是,身邊的朋友幾乎沒有不怕老婆的。或者說,沒有人會去挑戰老婆在家中的核心地位,連想都沒有人去想。
 
像我這樣從外地來上海的感受尤其明顯:無論你來自五湖四海,無論你的家鄉是否尊重女性,無論你娶的是不是上海本地人,甚至無論你是否融入上海文化,你只要在上海成立了家庭,你就會像這個城市的其他人一樣格外尊重老婆……
 
 
更重要的是,如果僅僅是上海也就罷了,在北上廣深,在中國的一二線城市,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你能說上海有女權傳統,但不能說北京也有女權傳統,對吧?
 
你當然可以提出很多女權主義式的解釋,諸如文明程度高自然帶來女性地位的提升,女性在大城市的高收入讓自身更為獨立……
 
但我真的不想糾纏女權主義的政治正確,就事論事的話,你會發現,“本輪”中國女性的地位提升,有兩個較為特別的限定條件:第一,女性是媽媽,也就是這個家庭中得有孩子;第二,更多發生在大城市中。
 
簡單說就是:大城市中的媽媽。
 
為什么?
 
答案也很簡單:孩子,或者說孩子教育正成為中國大城市家庭壓倒一切的中心事務。而在孩子教育這個問題上,中國媽媽往往都是家庭中無可取代的話事人和頂層設計者。
 
這并不是故作驚人之語。如果有孩子的你生活在一線城市,你可以非常真切的感受到,隨著教育競爭的日趨白熱化,一個家庭的財力、物力、時間,幾乎所有的家庭的資源都高度集中到孩子教育上。甚至可以說,一個現代大城市家庭的所有重大決策,都是基于孩子教育之上的。
 
在我身邊的幾乎任何家庭中,媽媽都是孩子教育的總設計師,這就決定了媽媽在家庭事務中的決策者地位。而爸爸的角色呢?可以說,在一二線城市,爸爸已經越來越不是我們傳統印象中那個“四體不勤,兩手一攤,終日不著家”的不靠譜角色,而是也正在被深度整合到家庭教育競爭之中,成為了一個合格的“輔助者”。
 
因此,我們在生活中可以看到,孩子上什么學,上公立還是私立,是否買學區房,報什么培訓班……諸如此類家庭事務中最重要的決策,都是媽媽在操盤,當然,是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操盤,當媽媽有了成熟的作戰方略之后,就該是爸爸出場的時候到了:如果有關系,去通關系;沒關系,就去各種排隊拿報名表;擔任好孩子上學乃至周末培訓班的司機任務;如果要買學區房,請爸爸多去操心點錢的事。
 
我們不能說爸爸在這個育兒的角色中不辛苦,不重要,但不得不說,爸爸的角色是“輔助性”的,是“執行層面”的,是“苦力”型的,真正動腦子做研究乃至最后下狠心拍板的基本都是媽媽。
 
 
在過去,一個家庭最重要的事情,可以說是“養家糊口”,孩子教育只是其中一個支線任務。因此,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之下,相對能掙更多錢的男性往往在家庭中有了更多的話語權,爸爸也往往有了放之四海皆準的名言:“我在外面這么辛苦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而在今天的北上廣,如果哪個爸爸還拿出這句話在老婆面前現眼,得到的回應基本是這樣的:“掙錢誰不會,你看看在孩子教育中你做了什么貢獻,你看看XX家的爸爸會輔導數學,你會什么!”甚至是這樣的:“這天下會掙錢的男人太多了,滿地都是,我的孩子需要的是一個合格的爸爸!”
 
我看過一個的“案例”是,一個朋友的老公收入一直不錯,但因為性格溫和家庭地位也就平平,自從孩子上了小學之后,作為名牌大學數學系的他在家中一下子行情上漲,什么數學題,什么奧數題在他看來都是小事一樁,讓妻子發現了老公身上光芒萬丈的一面,由此家庭地位陡升。
 
對,誰能夠在教育競爭中做出大的貢獻,誰有享有家庭地位的提升!當然,這個游戲規則,也是由媽媽制定的。
 
在北上廣媽媽的概念中,在老公的社會角色中,“育兒伙伴”的權重越來越大,掙錢只是“伙伴”中一個理所當然的功能,更多的是,爸爸得貢獻時間和陪伴,能夠在教育競爭中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能夠在媽媽有了作戰方案之后,呼之即來招之能戰,做好家庭教育競爭中那顆優秀的“螺絲釘”。
 
舉個例子。在北上廣深以及中國的二線城市,在家庭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媽媽選擇全職。在以往的概念中(特別是女權),全職指向的是女性地位的降低,是喪失經濟獨立權的起始,但現實是,正是由于孩子教育的“中心化”,女性回家反而意味著可以更加全身心的擔任好“總指揮”的角色,更加夯實自己的決策者地位。在這樣的家庭結構中,爸爸的“掙錢”功能實際上也就是“勞力者治于人”罷了。在我的生活觀察中,從來沒有見過一例因為媽媽回家,就降低家庭地位的案例。總指揮全身心的投入到戰斗中,這對一個家庭而言,對一個作為輔助者的爸爸而言,是多么一個值得欽佩的事情啊,多數的結果是,全職媽媽的家庭地位更加“核心”。
 
在過往的家庭文化中,“男主外,女主內”或許是一個普遍現實,但這句話本身就包含著“外高內低”的歧視。而在今天這個教育競爭的環境中,“內”不再意味著瑣碎的家務,“內”代表的是孩子教育,代表的是家庭事務中壓倒一切的中心任務。在這樣的新語境中,“男主外,女主內”也發生了權利的逆轉。更重要的是,既然“內”更為重要,男性上班“主外”之后,為了鞏固自己的家庭地位,也必須更多的參與“內”的工作,在老婆的總體安排下,更多的參與到家庭教育事務中來(如果將育兒作為廣義的教育的話)。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中国象棋下载 最新河北11选5走势图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i 王者荣耀怎么打单赚钱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牛牛规则 地下城勇士手游官网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网上棋牌平台代理怎样 福建体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