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都是空心人

時間:2019-08-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舫 點擊:
我們都是空心人
 
 
《現代啟示錄》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導演歷程中具有轉折意義的一部作品。值得關注的是,在20世紀80年代,科波拉和馬丁·斯科塞斯、喬治·盧卡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稱雄好萊塢,被稱為“20世紀80年代好萊塢四大導演”——這是好萊塢最星光熠熠的年代,也是好萊塢最輝煌璀璨的年代。
 
《啟示錄》是《圣經·新約》的最后一章,據說是由耶穌的門徒圣約翰所寫,講述了末日審判的故事。《啟示錄》闡發了對人類未來的預警,以及對世界末日的預言。科波拉用《現代啟示錄》作為電影的片名,蘊含著他試圖表達的兩層含義:一是美軍上校科茨對戰爭所進行的審判,一是上尉威拉德代表美國軍方對科茨進行的審判——兩重審判,既清算歷史,又鞭笞現實。
 
在戰爭的主題下,科波拉講述了一個找尋和成長的故事。越南戰爭期間的某一天,在旅館宿醉的美軍上尉威拉德接到了總部的命令,尋找脫離美軍控制的科茨上校。科茨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戰爭英雄,他有豐富的作戰經驗和輝煌的戰績,但是,總部指示,種種瘋狂的跡象表明,他的神志已經出現問題,這使得他的隊伍和美軍聲譽都遭受嚴峻的威脅。科茨帶領他的隊伍穿越越南,進入了柬埔寨,并在那里建立了一個獨立王國。威拉德上尉接到的命令就是,找到科茨,把他帶回來或者就地處死。
 
懷著疑問,帶著命令,威拉德率領一小隊士兵沿著湄公河逆流而上,穿越叢林前往柬埔寨。在尋找科茨的過程中,威拉德幾乎橫穿了整個越南戰場。他目睹了種種暴行、殺戮與死亡的場景,被深深地震撼了。在不斷的殺戮之中,威拉德的理智漸漸消失,變得幾近瘋狂。
 
最后,歷盡艱辛的威拉德一行終于來到了科茨的獨立王國。威拉德發現,科茨以野蠻、血腥、非人的殘暴手段統治著這個王國——樹林里懸掛著尸首,土地中是血淋淋的頭顱,面目猙獰的人們如僵尸般走來走去。更囂張的是,科茨還不時地向美軍總部進行近乎妄語的挑釁式的廣播宣傳。
 
在威拉德面前,科茨不停地自言自語:“我們都是空心人。我們被填滿東西,倚在一起,頭顱裝滿稻草。我們低語時聲音枯干,沉默而沒有意義,像風中干草,或干酒窖內、玻璃下的老鼠腳。他與天地共通,尖銳而沒有形狀、沒有色彩的影子,癱瘓的力量,沒有動作的手勢。那些穿過直視的人。”
 
“你可以殺掉我,但你不能裁決我。”科茨說。這是他的瘋狂,也是他的驕傲。他有著強壯的心臟和瘋狂的頭腦,戰爭使他失去了理智,更失去了人性,他為自己的瘋狂而絕望。科茨本來可以殺死威拉德,但他沒有這樣做。威拉德最終殺死了科茨,或者說,是科茨借助威拉德的手完成了渴望已久的死亡,終于從這個瘋狂的世界中得以解脫。土著們跪倒在威拉德的面前,他們臣服于他。然而,對這一切由衷地感到厭惡的威拉德拉起同伴,登船離去。
 
科茨的瘋狂被制止了,但在整個越南戰場上,暴行與殺戮仍然在瘋狂地進行著。
 
在時時充滿驚險的旅途中,科波拉以夢幻筆法雕刻了人性的瘋狂。哲學家加繆曾經說過:真正的哲學思考就等于自殺。在《現代啟示錄》中,價值的判斷已經陷入了一種混亂的狀態,失去了標準的價值判斷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于是我們最終看到的就是呈現在科波拉鏡頭下的整個群體的瘋狂。所以,答案只有一個:你如果不選擇思考,那么你只有瘋狂。
 
瘋狂,在《現代啟示錄》中從頭延續到尾,在“這就是結束,我的朋友”,“所有的孩子都是瘋子”的背景歌曲中,科波拉逼迫觀眾在癲狂與迷亂中思考。主人公威拉德一出場,就是在旅店中爛醉,上下顛倒的頭部特寫、樹木繁茂的越南叢林,呼嘯而過的直升機、光焰四射的爆炸戰場,直至影片結尾科茨創造的審判臺旁的巨大石像的反復重疊,仿佛一團濃稠的爛泥,連同主人公的軀體一起被攪入業已混亂的記憶中,瘋狂無處不在。
 
影片的開頭和結尾重重疊疊、反復出現,令人不由自主地陷入無法逃脫的瘋狂輪回之中。科波拉別出心裁地選擇用瓦格納的激進樂章烘托炸彈瞬間爆發出的強大火焰,海面上升騰起的水柱,以及五顏六色的煙幕彈把一場場屠殺變成了周末狂歡派對。科波拉使用大量的全景鏡頭將戰爭的殘酷極大限度地削弱,我們看到的是戰爭機器在整體上顯示出的一種龐大的震撼力和絕望感,在這樣的戰爭圖景中,威拉德理解了科茨何以從指揮者變為瘋魔的狂人。科波拉擅長用抒情的細節描寫暴行,極度的落差中,悲劇成為鬧劇,瘋狂成為荒謬。
 
威拉德在尋找科茨的路途中,遭遇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斗。在戰壕中,在海灘邊,在飛機上,在村莊里,他問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誰是這里的指揮官?”沒有人回答,沒有人知道。戰爭,變成了一輛無人駕駛的瘋狂戰車,橫沖直撞,縱橫馳騁。“我們正在為歷史上最大的虛無而戰。”威拉德說。美國,顯然已經卷入了一場并不屬于自己的戰爭,而他的士兵,他的人民,以及越南和柬埔寨,都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在這場瘋狂的戰爭中,士兵、將軍、政府、國家,都變成了瘋狂的犧牲品,他們都成了“空心人”。
 
在科茨的瘋狂王國中,威拉德曾被施以酷刑。他昏迷后,被當地人抬到了酷似古羅馬城堡的房間里。他醒來后的那個場景令人難忘——金色的陽光從古堡的窗口照進來,昏暗又強烈,在淡淡的光暈和繚繞的煙霧中,科茨神情淡定地打著太極拳。威拉德、科茨、攝影師,人物如雕塑般佇立,科波拉用近鏡頭拍出了一張張沒有表情的面孔。在這里,科波拉再次借助科茨之口道出了自己的心聲:“與恐懼為友吧!否則,你就只能與他為敵。利用你的原始本能去殺戮吧,沒有感覺、沒有感情、沒有判斷……因為,判斷將會擊敗你。”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买广东十一选五技巧 天天中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彩乐乐河南11选5 兰州股票配资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伊春中彩票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36棋牌游戏官网 双色球红号尾数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