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佛像前

時間:2012-10-1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二月河 點擊:

佛像前的沉吟(全文在線閱讀)   >  佛像前的沉吟


    如今的美國最強大,物質文明精神文明都用得著“了得”二字。有朋友跟我談,這個國家如今的情形與我們的大唐王朝差不多吧?我聽了一笑,回說:“有些歷史現象不是簡單的類比可能清晰表述得的。如果從國民生產與生活享用的絕對值去算,美國早就超越了唐代了。如果論到‘雞剔皮’(GDP),可能它還差著老大一截兒。如果從文明特征上講,我認為很不一樣:美國是‘驚人’的,而中國的唐代是‘迷人’的。說美國驚人,一是它有錢,二是它有炸彈,這兩樣東西在世上晃來晃去,很顯眼;說大唐‘迷人’,除了它也有錢,二是它擁有詩歌和宗教的昌明,像彩霞一樣絢麗燦爛,同樣也是光耀寰宇,垂照千古的。”


    詩歌不必說,不少唐詩而今仍是我們小學、中學乃至大學的教科書。謂予不信,你到街上隨便找個學生,或者來本地打工的青年,請他背唐詩,他大約都能給你來兩句“兩個黃鸝……”或“白日依山盡”之類,這就是明證。說到佛教,那就顯著復雜了一點,但如若附近有蘭若叢林寺院之屬,那青年或許會隨手一指告訴你:“你瞧,那座塔,××寺的,唐代的!”


    打開中國的歷史去看,有件很有意思的事,佛教似乎總在與詩歌相伴。也不知誰先誰后,抑或是先后輝映,兩家差不多是彼興我興,彼衰我衰。漢如此,唐如斯,元、明、清也“庶乎是矣”。我看《水滸傳》,魯智深和尚,就是三拳打死鎮關西的那主兒,他恐怕小學文憑也沒有的吧?只懂得風高放火,月黑殺人,臨終時,卻有一首偈子:“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地頓開金枷,這里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這從任何意義上講,都是一首詩。就此水平而言,今日的文科大學生們有幾個人作得?這在佛學里專門有一支的,叫禪宗,頓悟派的。智深和尚聽到錢塘大潮卷空而來,他一下子就大學畢業了。


    如今在外頭很兜得風頭的自然是少林寺。這叢林、那廟院都在恢復修葺,不少和尚在跑著弄錢,想光大他寺院山門。少林方丈釋永信和我很熟,我看他不缺錢,他在張羅著要把寺院申報世界遺產。黃金旅游節你去看,豈止少林,“南朝四百八十寺”,哪一處不是人煙輻輳,香火鼎旺?佛教興了,詩歌也該興了,不知二月河想岔了沒?


    世界上還有一件有意思的事,形成宗教的國家總是留不住宗教。創教的圣人們不是被本國的鄉親們趕得走投無路,就是到處碰壁,弄得頭破血流。釋迦牟尼待遇似乎好一點,但他創的佛教,印度人卻沒留住,跑到了中國。當年玄奘和尚九九八十一難取得經回來,鬧到現在,印度人如果學佛,他還得到中國來取經,歷史就愛跟人開這種玩笑。弄得我有時疑神疑鬼,我們中國的孔子會不會也去辦個綠卡什么的?


    有人說少林寺出名,是因為《少林寺》這個電影,一炮走紅了。這個話也對,也不完全對。我以為,少林寺興旺的根本原因在于它本身原本就擁有的文化內涵。豐富啊,太豐富了。這是印度僑民和尚達摩的初創,達摩自己面壁的石洞還在。石頭上的影像真品雖然沒了,但活著的老人都還有記憶。達摩、慧可、僧燦、道信、弘忍……五祖薪火相傳,到六祖慧能一個變格,他成了中國式佛教的奠基人,是中國的世尊,如來法身。單就這個衍變,可以寫厚厚一本書。如果寫小說,那也是波譎云詭、蕩氣回腸的一部史詩。我幾次到少林,站在立雪亭旁躑躅流連。佛教的教義有怎樣的價值不去談它,為了能獲取心中神圣的真理,慧可在這里切去自己一臂,把雪染紅。這種精神與意志,這樣的果敢和氣韻,行動本身的意義已經遠遠超越了時間與空間的礙滯。


    在達摩至五祖的遞傳中,一件木棉袈裟成了爭奪的核心物件,每當讀到這段歷史,我和讀《二十四史》一樣可以嗅到明顯的血腥,看到無底的暗夜。那里面的陰謀、殺戮、殘害和宮廷里的殺嫡之戰也不遑多讓,我不能想象,這一簇與那一簇,光頭和尚在燈下密謀奪取衣缽的情景——那肯定,也是頗有異趣的另外一幕景觀。到了六祖慧能,他不傳衣缽了,信執他的理論的都是他的傳人。這一招高明,有時會讓人突然想起雍正。鑒于九王奪嫡的慘重教訓,他不立太子了——不立了也就少一些爭執。當年北宗派人追殺慧能,僧武明追他到嶺南,追上了。據范文瀾說,慧能是老老實實把袈裟交出來說“你要你就拿去”。但武明自知沒資格,求慧能傳法后退身而去。這是正統的說法,但我一直有疑竇,追兵追殺的目標到手,會自動退去?后來又讀到一則資料,說是慧能將袈裟放在石頭上,話還是那句話,但武明去取袈裟竟然提不起那件衣服,以后才罷手了。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在這件事上就是如此這般輕輕碰撞了一下。


    使少林名聲大噪的,并不是它的“禪”,是少林和尚的“拳”。到少林的人多數是看那幾個練拳練出來的坑兒,書癡才會在立雪亭前發呆。但是,那拳頭是太硬了,太有勁了。史有明載圖有丹青作證,十三棍僧救唐王。有這擎天保駕的功勞,佛教得到了中央政權?力助,自然更加熏灼炙人。回想,玄奘取經原本是偷偷去的印度,回來卻受到政府盛大的歡迎。本來,大臣中滅佛反對佞佛的勢力也很大的,但隨形勢轉換,可以看到二者的結合愈來愈密切,一方面說,可以看到唐政府自身的文化品位與度量。兩個文化稍有梗介到密彌相友,其間多少磨合,終于是握起手來了。


    這樣的握手,造出無數宏大奇偉的寺院叢林,蔚為萬千氣象,也許是冥冥中上蒼有這樣的安排,文化的另一支,偉大的、瑰麗無雙的唐詩也應時而生。


    我喜愛這樣迷人的文化。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黑彩赚钱吗 上市公司赚钱多 pc蛋蛋幸运28预测-+99预测 2018年极速快3开奖结果 彩票中奖票展示 蓝洞棋牌官方版下载 老k棋牌游戏官网充值 手机棋牌可以提现金的 六肖中特碼多少倍 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