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誰偷走了夜的“黑”

時間:2018-11-1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王開嶺 點擊:
誰偷走了夜的“黑”
 
  你見過真正的黑夜嗎?深沉的、濃烈的、黑魆魆的夜。
 
  兒時是有的,在小學作文里,我還用“漆黑”形容過它,還說它“伸手不見五指”。
 
  從何時起?晝夜的邊界模糊了,夜變得淺薄,沒了厚度和深意,猶如墨被稀釋……漸漸,口語中也剝掉了“黑”字,只剩下“夜”。
 
  夜和黑夜,是兩樣事物。
 
  夜是個時段,乃光陰的運行區間;黑夜不然,是一種境,一種棲息和生態美學。一個是場次,一個是場。
 
  在大自然的原始配置中,夜天經地義是黑的,黑了億萬年。即使人類有了火把,夜還是黑的,底蘊和本質還是黑的。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這是《詩經·庭燎》開頭的話,給我的印象就是:夜真深啊。
 
  那會兒的夜,很純。
 
  一位苗寨兄弟進京參加“原生態民歌大賽”,翻來覆去睡不著。為什么?城里的夜太亮了。沒法子,只好以厚毛巾蒙面,詐一回眼睛。在他看來,黑的濃度不夠,即算不上夜,儼然摻水的酒,不配叫酒。
 
  習慣了夜的黑,猶如習慣了酒之烈,不烈就難以下咽。
 
  宋時,人們管睡眠叫“黑甜”,入夢即“赴黑甜”。意思是說,又黑又甜才算好覺。睡之酣,須仰賴夜之黑:夜色淺淡,則世氣不寧;浮光亂渡,則心神難束。所以古人養生,力主“亥時”(晚9點至11點)前就寢,唯此,睡眠才能占有夜的深沉部分。
 
  現代人的“黑甜”,只好求助于厚厚的窗簾了。人工圍出一角來,偽造黑夜,虛擬黑夜……難怪窗簾生意如此火爆。
 
  夜的美德還在于,其遮蔽性給人營造了一種社會文化:個體感和隱私性。
 
  如果說,白晝之人,不得不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演繹集體生活模式,那么,黑——則讓人生從“廣場狀態”移入“角落狀態”,夜——成了除住宅空間外更遼闊的私生活舞臺。所以,“夜生活”即同義于“私生活”。
 
  我向來覺得,生活的本質即私生活,私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白天,人屬于群體,不屬于自我,正是夜,將世界還原成一個個私人領地和精神單元;正是“黑”的降臨,預示著生活帷幕的拉開。
 
  夜里,微光最迷人,最讓人心神蕩漾。
 
  我厭倦“白夜城市”“不夜工程”,它們惡意篡改了大自然的邏輯和黑白之比,將悅目變成了刺眼。
 
  對“黑”的偏見和驅逐,讓這個時代顯得有點蠢。
 
  我覺得,人類應干好兩件事:一是點亮黑夜,一是修復黑夜。
 
  同屬文明,一樣偉大。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计算 球探篮球比分 手机号码怎么能定位 贵州11选5开奖查询 开奖网一肖中特 两分时时彩开奖公告 时时彩平投的几种方法 北京时时计划预测 北京赛车pk预测 黑龙江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