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百無一用

時間:2019-12-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伊塔洛·卡爾維諾 點擊:
百無一用

 
  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斜照進街道,雜亂地照亮這條街。陽光從料想不到的縫隙里射出來,打在擁擠的人行道上匆匆走過的行人的臉上。
 
  在一個十字路口,我第一次看到那個淺色眼睛的男人,記不清他是停在那里還是往前走著,可以肯定的是,他離我越來越近,因此或者是我朝他走去,或者是他向我走來。他高大而消瘦,穿著一件淺色的雨衣,一把緊緊卷起的雨傘利落地掛在胳膊上。他的頭上戴著一頂毛氈帽子,也是淺色的,帽檐又寬又圓;底下緊挨著的是眼睛,大大的、冷冷的、亮亮的,眼角帶有奇怪的閃光。他手里拿著一本書,一根手指夾在書里,好像是為了標記那個位置似的。
 
  很快,我感到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靜止的目光打量著我,從頭到腳。我立即把目光轉向別處,但是每走一步,我就掃視他一眼,而每一次我都看見他離我更近,并且望著我。最后,他停在了我的面前,幾乎抿著的嘴唇,正要擺出一個微笑。這個男人從衣袋里抽出一根手指,慢慢地,用它向下指著我的雙腳。這時他才講話,用一種有點兒謙卑的、極低的聲音。“對不起,”他說道,“您一只鞋的鞋帶開了。”
 
  真的。鞋帶的兩端垂到了鞋的邊緣,拖拉下來,被踩臟了。我的面頰微微地紅了,嘴里嘟噥了一句“謝謝”,我俯下了身子。
 
  在馬路上停下來系鞋帶是令人討厭的,尤其是像我這樣停在人行道的中間,還會被人碰到。淺色眼睛的男人低聲告別后,就馬上離開了。
 
  然而命運卻注定我又遇到他:還沒有過去一刻鐘,我就又看見他站在我面前,望著一個櫥窗。那時候,一種不可解釋的沖動攫住了我,我想趁他正專心地看著櫥窗的時候,轉過身,退回去,或者趕緊走過去,希望他沒有注意到我。不,已經太晚了,這位陌生人轉過身來,他看見了我,望著我,還想對我說些什么。我站在他面前,很害怕。陌生人講話的聲調更加謙卑了。“您看,”他說,“它又松開了。”
 
  我真想消失。我什么都沒有回答,彎下腰,憤怒地努力系鞋帶。我耳朵里嗡嗡響,覺得周圍走過并且碰撞我的人,還是上一次就碰撞我、注意我的那些人,他們低聲說著嘲諷的話。不過,現在鞋帶系緊了、結實了,走在路上,我既輕松又自信。這會兒,我甚至懷著一種無意識的自豪感,希望再次巧遇那個陌生人,好為自己恢復名譽。
 
  剛剛沿著廣場轉了一圈,我竟發現自己離他只有幾步之遙,又在那條人行道上,剛才催促我前進的自豪感突然之間被驚慌代替。陌生人看著我,臉上流露出一種遺憾的表情,他向我靠近,輕輕搖著腦袋,像是為某個不受人控制的自然事實而惋惜。
 
  往前邁步的時候,我擔心地瞟了一眼那只讓我內疚的鞋子:鞋帶系得又緊又結實。然而,讓我沮喪的是,陌生人繼續搖了一會兒腦袋,然后說道:“現在,另外一只鞋的鞋帶松開了。”
 
  這時候,我的感受就像是在噩夢中。我顯露出一副反抗的怪相,用牙齒咬住嘴唇,像是不讓自己發出詛咒,我又開始在街上彎下腰,暴躁地使勁系鞋帶。我站起來,眼睛下面的臉頰火焰一般灼熱,我低著腦袋走開了,只想要避開人們的目光。
 
  但是那天的痛苦并沒有結束:當我吃力地急急忙忙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我感覺到蝴蝶結一點兒一點兒地滑開,結扣則越來越松,鞋帶正在漸漸散開。剛開始,我放慢了腳步,似乎只要小心謹慎一些,就可以維持那一團不穩定的平衡了。可是我離家還很遠,而鞋帶的兩頭則已經拖在地上,這邊那邊地甩來甩去。于是,我走得氣喘吁吁,像是在逃開瘋狂的恐懼:害怕再次遇到那個男人無法逃避的目光。人們的目光似乎在我周圍密集,仿佛林子里的樹枝一般。我鉆進了遇到的第一個門廊,躲了起來。
 
  然而,在過道的深處,在半明半暗之中,我看見那個淺色眼睛的男人站在那里,雙手搭在緊緊卷起的雨傘的傘柄上,似乎是在等我。
 
  我起初驚訝得張大了嘴,隨即大著膽子擠出笑容,我指著松開的鞋帶,想阻止他說話。
 
  這位陌生人點點頭,露出他那憂傷的表情。“是啊,”他說,“兩只鞋的鞋帶都開了。”
 
  沒有什么地方比這門廊更安靜而適合系鞋帶了,雖然我后面的高處站著一個淺色眼睛的男人,他看著我,不放過我手指的每一個動作,而且我還感到他的目光落在我的手指中間,打亂我的動作。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現在我不再感到任何痛苦,我甚至還吹起口哨,第無數次重復著該死的系鞋帶動作,不過這一次系得更結實。我很放松。
 
  如果那個男人保持沉默,不先輕輕地咳嗽幾聲,有點兒猶豫不決,接著以堅定的語調一口氣說出下面的話,就沒事了。他說道:“對不起,您還是沒有學會系鞋帶。”
 
  我滿臉通紅地轉向他,仍然貓著腰。我舔舔嘴唇。
 
  “您知道,”我說,“對于系鞋帶,我真的不在行。也許您不相信我的話。從孩童時代開始,我就從不愿意費力學會它。我用穿靴器。對于鞋的結扣,我無能為力,我弄得亂七八糟。也許這難以置信。”
 
  于是陌生人說了一句奇怪的話。“那么,”他說道,“您的孩子,假如您有孩子的話,您怎么教他們系鞋帶呢?”
 
  然而最為奇怪的還是,我思考了一會兒,然后給出答案,似乎我以前想過這個問題,解答過了,還把答案記下來,等待著遲早會有某個人向我提出它一樣。“我的孩子們,”我說,“將從其他人那里學習怎樣系鞋帶。”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福建快3 辽宁11选5彩乐乐 体球网比分 类似游戏厅捕鱼机的捕鱼游戏 东方6加1一等奖 安卓手机怎么买彩票 足球直播吻球网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图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 高频彩联盟北京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