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相永好,不言別

時間:2020-01-1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余平夫 點擊:
相永好,不言別

 
  社區里住著一對教授老夫妻,他們的故事凄婉而又美麗。
 
  妻子王蒲柳教授原是某農業大學的土壤學專家,丈夫李漢雄是美國某大學的終身教授,現在回國,是幾所大學的特聘教授。他們有一兒一女,遠在異鄉:兒子在德國讀博士,女兒在內蒙古參與治沙造林工作。只有兩位老人一早一晚,牽手在社區的湖畔、小道上漫步。他們向所有的鄰居微笑點頭,所有的鄰居向他們點頭微笑。他們的故事只有“青春飛揚俱樂部”的主任吳華知道,但她不肯向別人訴說。別人也從未打聽過他們的故事,只覺得這是一對幸福的老夫妻。
 
  漸漸地,鄰居們發現王蒲柳教授變了,似乎變得木訥、呆滯,雖然見了鄰居依然微笑,而且那笑容更加燦爛,卻仿佛只是出于習慣,少了些內容。人們擔心她是不是患了老年失憶癥。人們開始主動同她說話,她卻總是笑而不答。終于,社區服務站的工作人員為她請來了一位陪侍的小護士,并通過吳華悄悄告訴大家:王教授患了阿爾茨海默病,就是人們俗稱的“老年癡呆癥”,希望大家能好好地幫助她。
 
  這天,吳華告訴“青春飛揚俱樂部”的朋友們,第二天,是李漢雄、王蒲柳兩位教授的金婚紀念日,請大家一起參加,共同慶祝。大家自然非常愿意參與,但也有幾人心生疑竇:他們的婚禮是在1978年舉行的,怎么2012年就結婚50年了?我們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呀!
 
  兩位教授的金婚紀念儀式辦得熱烈又溫馨。當人們歡迎幸福的老夫妻致辭的時候,李漢雄教授講了下面的故事:
 
  “非常感謝各位親朋好友的關愛,讓我們度過這美好的一天。有幾位朋友可能懷疑,他們參加過我們1978年的婚禮,至今才34年,怎么會是金婚呢?我必須如實稟告。
 
  “我和蒲柳,是所謂青梅竹馬,是少年時的伙伴,北京人說的‘發小兒’。1955年和1956年,我倆分別考上了大學,相約大學畢業后結婚。誰知道1957年春夏之交,突如其來的一場變故粉碎了我們的美夢。蒲柳的父親作為農業專家,曾經參與過一些教育家推行的‘鄉村建設運動’和‘平民教育運動’項目。這些活動的組織者是梁漱溟、張東蓀、晏陽初等大哲學家、大教育家。1957年之后梁先生的境況,今天70歲以上的國人很清楚。晏先生那時早已離國,后來幫助東南亞許多國家解決農業問題,效果如何且不去論,反正他的名聲在國外燦如明星,而當時在國內他如‘喪家之犬’。
 
  “蒲柳年輕時脾氣是頗為自信和爽直的,她不能忍受在她心中如濟世大善人一樣的父親平白遭到誣陷,便為梁先生、晏先生和她父親的事業辯誣。這一來,后果可知,她成了……哦,成了‘不齒于人類的狗屎堆’……好歹畢業了,那時,那時,她不要我去看她,不要我對別人說,我認識她……那時,我不好,真的不好!我竟然不敢去見她!她的苦……我增加了她的苦……我至今不能原諒我自己那個時候的軟弱、沒出息……那時我正處在被審查之中,審查結果決定是否能被公派出國留學……我的導師,也是審查我政治條件的負責人何教授(感謝他的在天之靈),把出國留學通知書交給我時,我忽然決定不去了,留在蒲柳身邊。我眼含熱淚剛一張嘴,何老師就伸出一只手,嚴厲地說:‘你年輕,不懂事!公派留學,你可能只有這一次機會。你的心思我明白,你要想救人,先得救自己。至于你怎樣對人……我相信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你不會傷我這老頭子的心!’我悄悄地通知蒲柳到紫竹院公園去,在那兒可躲到一個角落,隱藏一夜。那天,我們自己對月而拜,舉行了自作主張的婚禮。我們的誓言是田漢先生的話劇《關漢卿》中的臺詞《雙飛蝶》。劇中人關漢卿和他的戀人朱簾秀(四姐),面對可能的死刑,雙雙唱道:‘俺與你發不同青心同熱,生不同床死同穴,待來年遍地杜鵑花,看風前漢卿四姐雙飛蝶。相永好,不言別。’當然,我們把漢卿、四姐改成‘漢雄蒲柳雙飛蝶’發誓‘相永好,不言別’。那天,是1962年10月13日,50年前的今天。這就是我們以今天為金婚紀念日的原因。
 
  “當年,我們莊重地含淚說出這6個字的誓言,從未想到有如此沉重的代價:蒲柳有夫不能說,默默一人生活,也拒絕過許多同情者和追求者;我在異國他鄉過著被鄉愁熬煎的日子。不是不想回來,是蒲柳勸我不要回來。她是對的……她甚至勸我忘掉那6個字,說那只是個浪漫的夢,不切實際。可我不能忘,那是我對我的祖國、我的民族、我的家、我的愛人的許諾!忘掉它,我將失去生命,失去靈魂,失去夢想。哪怕是帶血和淚的夢,也會有陽光照醒的清晨!
 
  “當噩夢醒來時,我回來了!1978年的今天,我們補辦了婚禮。這里就是我和蒲柳兩次婚禮的證書:一張是寫有‘相永好,不言別’誓言的我倆自制的證書;一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制作的結婚證。謝謝大家!”
 
  他說完了,大廳里一片沉默,接著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甚至還夾雜著抽泣聲……忽然有人大聲說:“王教授呢?”大家一看,原來靜靜地坐在屋角的王蒲柳不見了。大家不由得驚慌起來,紛紛動身,要去尋找。這時,小護士素芳急急跑進來,氣喘吁吁地說:“怨我怨我,奶奶上廁所,一轉身就不見了。”
 
  大家一起跑出去尋找。遠遠的,在湖畔,在一片楊樹和紅楓掩映的小道上,王蒲柳急急忙忙地走著。她那件紫紅色的薄呢外衣在秋日的陽光中顯得那么鮮艷。人們喊著:“王教授,王教授!”王蒲柳依然快步走著,不回頭,也不駐足,仿佛什么也沒聽見。
 
  這時,李漢雄快步走上前,說道:“看風前漢雄蒲柳雙飛蝶。相永好,不言別!”那聲音不大,顫抖著。王蒲柳卻忽然站住,慢慢回過頭來,那雙依舊美麗的眼睛,放出分外燦爛的光,緊緊地盯著李漢雄。大家都站住,看著李漢雄一步步走向王蒲柳。接著,李教授輕聲唱起來:“記得當時年紀小,我愛談天你愛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林梢鳥在叫,我們不知怎樣困覺了,夢里花兒落多少。”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新寻仙2017赚钱 篮彩 山西快乐10分钟 河南十一选五大小 时时彩开奖结果 竞彩网游戏 多少钱可以炒股 意甲赛程积分榜网易 白小姐传密2018年全册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