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老人

時間:2012-12-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古龍 點擊:
多情劍客無情劍(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三十七章 老人


  李尋歡注意那使左手劍的漢子,孫小紅注意的卻是另一件事。
  這兩人走得很慢,步子很大,看來和平常人走路并沒有什么不同,但也不知為了什么,
她總覺得這兩人走起路來有些特別。
  她注意很久,才發現是什么原因了。
  平常兩個人走步伐必定是相同的。
  但這兩人走路卻很特別,后面的一人每一步踏下,卻恰巧在前面一人的第一步和第二步
之間。
  這條腿看來就好像長在一個人身上似的。
  前面一人踏下第一步,后面一人踏入第二步,前面一人踏下第三步,后面一人踏下第四
步,從來也沒有走錯一步。
  孫小紅從來也沒有看到過兩個人像這樣子走路的,她倍覺得新奇極了,也有趣極了。
  但李尋歡卻一點也不覺得有趣。
  他非但不覺得有趣,反而覺得有些可怕。
  這兩人走路時的步伐配合得如此奇妙,顯見得兩人心神間已有一種無法解釋的奇異默契

  他們平常走路時,已在訓練著這種奇異的配合,兩人若是聯手地敵,招式與招式間一定
配合得更神奇。
  單只上官金虹一人,已是武林中數一數二的絕頂高手,若再加睛個荊無命,那還得了?

  李尋歡的心在收縮著。
  他想不出世上有任何地子能將這兩人的配合攻破!
  他也不相信長亭中這老人能將這兩人送走。
  長亭中的老人仍在吸著旱煙,火光忽明忽暗。
  李尋歡忽然發現這點火光明滅之間,也有種奇異的節奏,忽明的時候長,忽而滅的時候
長。
  忽然間,這點火光亮得好像一盞燈一樣。
  李尋歡從未看到一個人抽旱煙,能抽出這么亮的火光來。
  上官金虹顯然也發現了,因為就在這時,他已停下腳步。
  就在這時,長亭的火光突然滅了。
  老人的身形頓時被黑暗吞沒。
  上官金虹木立在道旁,良久,才緩緩轉過身,緩緩走上長亭,靜靜地站在老人對面。
  無論他走到哪里,荊無命都跟在他身旁,寸步不離。
  他看來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四盞高挑的燈籠也移了過去,圍在長亭四方。
  上官金虹沒有說話,低著頭,將面目全都藏在斗笠的陰影中,仿佛不愿讓人看到他面上
的表情。
  但他的眼睛卻一直在盯著老人的手,觀察著老人的每一個動作,觀察得非常仔細。
  老人自煙袋中慢慢地取出一撮煙絲,慢慢地裝入煙斗里,塞緊,然后又取出一柄火鐮,
一塊火石。
  他的動作很慢,但手卻很穩定。
  上官金虹忽然走了過去,拿起了石桌上的紙媒。
  在燈火下可以看出這紙媒搓得很細、很緊,紙的紋理也分布得很均勻,絕沒有絲毫粗細
不均之處。
  上官金虹用兩根手指拈起紙媒,很仔細地瞧了兩眼,才將紙媒慢慢地湊近火鐮和火石。
  叮的一聲,火星四濺。
  紙媒已被笑。
  上官金虹慢慢地將燃著的紙媒湊的老人的煙斗——
  李尋歡和孫小紅站的地方雖然離亭子很遠,但他們站在暗處,老人和上官金虹每一動作
他們都看和很清楚。
  李尋歡問道:要不要過去?
  孫小紅卻搖頭道:用不著,我爺爺一定有法子將他們打發走的。
  她說得很肯定,但現在李尋歡卻發覺她的手忽然變得冰冰冷冷,而且還像是已沁出了冷
汗。
  他自然知道她在為什么擔心。
  旱煙管只有兩尺長,現在上官金虹的手距離人已不及兩尺,他隨時都可以襲擊老人面上
的任何一處穴道。
  他現在沒有出手,只不過在等待機會而已。
  老人還在抽煙。
  也不知因為煙葉太潮濕,還是因為塞得太緊,煙斗許久都沒有燃著,紙卻已將燃盡了。
  上官金虹是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拈著紙媒,其余的三根手指微微彎曲。
  老人的無名小指距離他的腕脈還不到七寸。
  火焰已將燒到上官金虹的手了。
  上官金虹卻似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就在這時,呼的一聲,煙斗中的煙葉終于被燃著。
  上官金虹的三根手指似乎動了動,老人的無名指和小指也動了動,他們的動作都很快,
卻很輕微,而且一動之后就停止。
  于是上官金虹開始后退。
  老人開始抽旱煙。
  兩人從頭到尾都低著頭,誰也沒有去看對方一眼。
  直到這時,李尋歡才松了口氣。
  在別人看來,亭子中的兩個人只不過在點煙而已,但李尋歡卻知道那實在啻是一場驚心
動魄的決斗!
  上官金虹一直在等著機會,只要老人的神志稍有松懈,手腕稍不穩定,他立刻便要出手

  但他始終找不到這機會。
  到最后他還是忍不住了,彎長著的三根手指已躍躍欲試,他每根手指的每一個動作中都
藏著精微的變化
  怎奈老人的無名指和小指已立刻將他每一個變化都封死。
  這其間變化之細膩精妙,自然也只有李尋歡這種人才能欣賞,因為那正是武功中最深奧
的一部份。
  兩人雖只不過將手指動了動,但卻當真是千變萬化。
  現在,這危機總算已過去了。
  上官金虹后退三步,又退回原來的地方。
  老人慢慢的吸了口煙,才微微笑道:你來了?
  上官金虹道:是。
  老人道:你來遲了!
  上官金虹道:閣下在此相候,莫非已算盡了這是我必經之路。
  老人道:我只盼你莫要來。
  上官金虹道:為什么?
  老人道:因為你就算來了,還是立刻要走的。
  上官金虹吸了一口氣,一字字道:我若不想走呢?
  老人淡淡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走的。
  上官金虹的手,忽然緊緊握了起來。
  長亭中似乎立刻就充滿了殺機。
  老人卻只是長長吸了口煙,又慢慢地吐了出來。
  自他口中吐出來的,本來是一條很細很長的煙柱。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老时时彩首页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开元棋牌炸金花总是输 现在学化妆赚钱 乐透型35选7 永利棋牌官网手机版 浙江快乐12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意甲直播0 皇冠走地足球比分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