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偷天換日

時間:2014-01-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倪匡 點擊:

衛斯理系列全集(在線閱讀)  >   偷天換日

    那天晚上,和白素在外面忙了一天回家,車子停在門口,白素先進屋子,我將車子停好一些,就聽到屋子里傳來紅綾的叫聲。紅綾一面叫,一面還在說些甚么,可是實在因為聲響太吵耳,所以聽不清楚,只是從她的聲音之中,可以聽出她十分興奮。
    對于這種情形,我并不感到意外,紅綾性情很是直率,容易盲目興奮,若是她忽然憂郁起來,那才是意外。
    我停好了車,走進屋子,紅綾拉著白素、還在不斷說話,一時之間同樣聽不清楚她在說些甚么,只見白素手里拿著一張很大的名片,比普通開本的書還要大,名片上蓋著一顆拳頭大小,色澤亮紅鮮艷的印章,是一個古樸俊雅蒼勁有力的“白”字。
    一看到這張名片,我也不禁大為興奮,叫道:“紅綾,你外公來了嗎?”
    話才出口,就被白素瞪了我一眼,我立刻知道自己錯了,白老大如果來,是到女兒女婿家,何必要派名片!
    而且白老大對他的這個名片看得很重,絕不輕易使用,那顆印章我見過,是極品田黃,白老大對它十分寶愛,名片用一次,印一次。
    那印章是齊璜先生所冶,據說先生在刻好之后,普經感嘆道:“自己名字中有‘白’字,刻這個‘白’字,刻了無數,就沒有一個好比這個的!”
    所以其名貴可知。
    而那印章蓋在紙上,顏色如此亮麗鮮明,像是隨時會一躍而起一般,還得力于他所用的印泥,那印泥還是當年陳大小姐從她督軍父親的書房里拿出來送給白老大的,歷數十年而其色不變,也不知道是甚么成份配制而成。
    我向白素做了一個鬼臉,表示自己說錯了,隨即我又看到名片背面寫著一些字,就再作揣測:“可是他老人家介紹了甚么人來找我們?”
    這一次猜對了,白素還沒有回答,紅綾就撲到了我的面前,叫道:“來了一個好漂亮的姑姑!那姑姑… ”
    接下來她就不斷形容“那姑姑”是如何漂亮。這時候白素將白老大的名片向我遞來,我接在手里,看名片上白老大龍飛鳳舞的兩行字,寫的是:“介紹故友之女,若有所請,務必盡力而為。”
    我怔了一怔,向白素望去,白素搖了搖頭,表示也不知道白老大所說的“故人之女”是甚么人。
    我心中第一時間所想到的是這個白老大所稱的“故人之女”和紅綾口中的“好漂亮的姑姑”,一定有很大的來頭,要不然白老大也不會動用他輕易不出手的特種名片。可是居然連白素也茫無頭緒,這就顯得事情很怪。
    我在思索的時候,白素望向我:“我想不出那是甚么人,你也可以想一想。”
    我剛想說“白老大的故人,我不是很熟悉,要想也無從想起。”,白素像是知道我要說甚么一樣,不等我出聲,就把一張紙條交到了我的手中。
    那紙條折成一個形狀相當奇特的“方勝”,我一看心中就打了一個突──這種形狀奇特的折法,我熟悉之極,是我在少年時期,和幾個好朋友所創造的,只有我們幾個人會,目的只是為了好玩,少年人總喜歡有些自己獨有的東西,我也不能例外。
    所以我看到了那紙條,立刻想起了少年時期的幾個朋友,一時之間也不能確定是哪一個。
    我一面接過紙條,面向白素望了一眼。
    這一眼之中,至少已經包括了兩個問題:是誰寫的紙條。寫了些甚么?
    白素沒有回答,只是示意我看紙條,我這才看到,紙條上寫著:“阿理親啟”。
    一看到這四個字,我就不禁“啊”地一聲,立刻道:“是鐵蛋!”
    叫我這個小名的人,雖然不止鐵蛋鐵大將軍一個人,可是我認得他的筆跡。
    我吸了一口氣,心念電轉:這來的女人究竟是甚么人,不但能夠找到白老大,使白老大替她寫介紹信,而且還能夠使早已完全看破紅塵、跳出俗世、心灰意懶、再也不理世事的鐵蛋也替她寫介紹信,可以說神通廣大之極。
    這時候紅綾還在念念有詞,說那位“漂亮的姑姑”,說的是:“我好像在甚么時候見過這位漂亮姑姑!”
    我和白素不約而同瞪了她一眼──當時我們想法一樣,連我們都不知道來者是甚么人,你小孩子怎么會在以前見過她!
    當然后來我們知道自己想法錯了,由此可知,很多事情以為必然如此,可是事實偏偏未必如此,若是一己的想法當作必然,就會犯錯。
    當下紅綾不敢再說甚么,我用非常熟練的手法,把“方勝”拆開來──要拆開這種特殊方法折成的方勝,要有一定的技巧,不然很容易就會撕破紙張。
    拆開之后,紙上寫著“阿理:故友之女,有不情之請,請盡可能答應,一切請和她面談。蛋。”
    我看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真滑稽,連個名字都沒有,又是‘故人之女’,又明知道是不情之請,還要我盡力而為,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白素瞪了我一眼:“兩封介紹信,全是你最親密的人寫來的,他們也是最了解你的人,還是這樣寫了,就一定有他們的道理,你還不知道人家有甚么事情求你,就已經抱怨,太過份了!”
    對于白素這樣的指責,我無話可說,只好道:“看來,來人的父親是白老大和鐵蛋共同的朋友──很難想像這兩個完全不同、簡直如同活在兩個世界中的人,會有共同的朋友!”
    白素對我這樣的說法,顯然相當認同,點了點頭,然而她道:“也不能說完全不可能… ”

頂一下
(11)
55%
踩一下
(9)
45%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3d走势 ewin棋牌手机版v3.2 中彩票禁忌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 新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 篮球场施工价格 雷速体育进球 广西11选5手机计划 设计师如何在酷家乐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