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冷酷仙境(食欲、失意、列寧格勒)

時間:2019-07-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樹 點擊:
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全文在線閱讀) > 9.冷酷仙境(食欲、失意、列寧格勒)

 
等女孩時,我做了簡單的晚飯。拿研缽將梅干弄碎,用來做了色拉調味汁,炸了沙丁魚、豆腐和一些山芋片,還煮了洋芹菜和牛肉。效果均不壞。由于還有時間,我一邊喝啤酒,一邊用水煮襄荷做了涼拌菜,又做了個芝麻拌扁豆。然后歪在床頭,欣賞勞貝爾·卡薩頓什彈奏的莫扎特的協奏曲,這是張舊唱片。我覺得莫扎特的音樂還是用舊唱片聽起來更令人心曠神怡。當然這很可能是偏見。
時過7 點,窗外完全黑了下來。她仍然沒有出現。結果我從頭到尾聽完了第23號和24號鋼琴協奏曲。或許她改變主意不來我這里也未可知。果真如此,我也無從責備她。無論怎么看,還是不來更地道。
不料,當我正找下一張唱片之時,門鈴響了。從貓兒眼一望,見圖書館參考文獻室那個女孩抱書站在走廊。我打開依然連著鐵鏈的門,問走廊有無其他人。
“誰也沒有呀。”她說。
我卸掉鐵鏈,開門讓她送來,她剛進門,我趕緊把門關死鎖上。
“好香的味道!”她一下下抽著鼻子說,“看看廚房可以么?”
“請。不過,公寓大門口有可疑的人么?比如道路施工的,或坐在停車場車里的?”
“都沒有。”說著,她把兩本書隨手放在餐桌上,一個個揭開煤氣爐上的鍋蓋,“都是你做的?”
“是的。”我說,“要是肚子餓了,招待就是。反正不是什么好東西。”
“哪里,我頂喜歡不過。”
我把東西擺上餐桌,心悅誠服地看著她一一發起進攻。見她吃得如此動情,我深感這餐飯做得值得。我往一只大杯里加冰調了O 牌威士忌,把厚牛肉排用強火大致一烤,撒上剛切好的生姜末,作為下酒菜喝起威士忌來。女孩一言不發,只顧悶頭進食。我勸她喝酒,她說不要。
“那厚牛排,能給我一點?”
我把剩下的一半推到她面前,自己只喝威士忌。
“需要的話,還有米飯和梅干,大醬湯也可馬上弄好。”我試著詢問,以防她吃不盡興。
“那好極了!”
于是我用干松魚簡單調味,加裙帶菜和鮮蔥做了個大醬湯,連同米飯和梅干端上桌來。她轉眼間一掃而光,桌面只剩下梅子核。全部消滅之后,她這才總算滿足地吁了口氣,說:
“多謝招待。太好吃了。”
如此窈窕淑女吃東西竟這般狼吞虎咽,這光景我還是初次目睹,說是動人也算動人。直到她完全吃罷,我仍在半是欽佩半是驚愕地看著她的臉出神。
“喂,你總是這么能吃不成?”我咬咬牙問。
“嗯,是啊,總是這樣的。”女孩神態自若地說。
“可看上去根本不胖。”
“胃擴張。”她說,“所以吃多少都胖不起來。”
“嗬,伙食上怕是開銷不小吧?”實際她一個人已把我明天午間那份都吃了進去。
“那是夠可觀的。”她說,“在外面吃的時候,一般都得連吃兩家。先用面條或餃子什么的墊墊底,然后再正正規規吃一頓。工資差不多都填到伙食費里去了。”
我再次問她喝不喝酒,她說想喝啤酒。我從電冰箱拿出啤酒,又試著抓了兩大把香腸,用平底鍋炒了。原以為她已鳴金收兵,不料除了我吃的兩根以外,其余又被她劫掠一空。食欲真可謂銳不可擋,如用機關炮摧毀小倉房一般。我作為一周用量買來的食品眼看著就銳減下去。我本打算用這種豬牛肉混合香腸做一盤美味佳肴來著。
我端出現成的馬鈴薯色拉和裙帶菜拌金槍魚,她又連同第二瓶啤酒席卷而去。
“跟你說,我十分幸福!”她對我說。
我卻是幾乎什么也沒進肚,只喝了三杯冰鎮威士忌。看她吃看得呆了,全然上不來食欲。
“可以的話,還有甜食和巧克力蛋糕。”我提議。
不用說,這個她也吃了。光是看著我都覺得食物直頂嗓子眼。我是喜歡做吃的東西,但總的說來,飯量卻不大。
或許由于這個緣故,我未能像樣地挺起。精神全都集中在胃上了。應該挺起之時居然垂頭喪氣,自東京奧林匹克以來還是頭一遭。這以前我對自己這方面的身體功能可以說始終懷有絕對的自信,因此這對我委實是不小的打擊。
“喂,沒關系,別放在心上,沒什么大不了的。”她安慰道。
長頭發、胃擴張的女孩。圖書館參考文獻室負責借閱的女孩。我們吃完甜點心,邊喝威士忌喝啤酒邊聽唱片。聽了兩三張,然后上床躺倒。迄今為止我可謂同各種各樣的女孩睡過,但同圖書館員還是初次,而且如此輕而易舉地同對方進入性關系也是第一回。大概因為我招待了晚飯。可惜終歸如上面說過的,我全然無能為力。胃膨脹得猶如海豚肚子,小腹無論如何也運不上力氣。
女孩赤條條地緊貼在我身旁,用中指在我胸口正中劃了幾次,幾次都劃了十多厘米。
“這種情況嘛,誰都會偶爾碰上的,不必過于煩惱。”
然而她越是好言撫慰,不爭氣這一事實越是伴隨著分外具體的現實感沉沉壓在我心頭。
我想起讀過的一本書。書中有一段說古代認為較之勃起的陽物,不勃起的更富于美感。但這也沒給我以多少慰藉。
“這以前和女孩困覺是什么時候?”她問。
我打開記憶之箱的封蓋,在里面窸窸窣窣摸索了半天。“兩周前吧,大約。”
“那時可一氣呵成來著?”
“當然。”我說。這段時間我總覺得似乎每天都有人問起我的性生活。或許是眼下世間正流行的把戲。
“和誰?”
“應召女郎。打電話叫的。”
“和那種女人困覺,對了,當時沒有負罪感什么的?”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 上一篇:裂變
  • 下一篇:沒有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男友拼命赚钱 永利棋牌app 最牛的快3走势图和快3遗漏表 一波中特猪在家 吉祥棋牌游戏大厅官网下载 如何寻找赚钱的项目 临沂股票配资的利息 排列五走势图fx 足彩胜负彩14场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