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恨無常

時間:2019-07-1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金庸 點擊:
飛狐外傳(在線閱讀)>  第二十章 恨無常
 
 
   忙亂了半晚,胡斐和程靈素到廟后數十丈的小溪中洗了手臉。程靈素從背后包裹中取出燒餅,兩人和著溪中清水吃了。胡斐連番劇斗,又兼大喜大悲,這時只覺手酸腳軟,神困力倦,當下躺在溪畔休息了大半個時辰,這才精力稍復,又回去藥王廟。
  兩人回進僧舍,輕輕推開房門,只見馬春花死在床上,臉含微笑,神情甚是愉悅。胡斐垂淚道:“她要我將她葬在丈夫墓旁。眼下風聲緊急,到處追拿你我二人。這當兒又哪里找棺木去?不如將她火化了,送她骨灰前去安葬。”程靈素道:“是。”
  胡斐彎下腰去,伸手正要將馬春花的尸身抱起,程或素突然抓住他手臂,叫道:“且慢!”
  胡斐聽她語音嚴重緊迫,便即縮手,問道:“怎么?”程靈素尚未回答,胡斐已聽到身后極細微的緩緩呼吸之聲,回過頭來,只見板門之后赫然躲著兩人,卻是程靈素的大師兄慕容景岳和三師姊薛鵲。
  便在此時,程靈素手一揚,一股褐色的赤蝎粉飛出,打向馬春花所躺的床板底下。胡斐心念一動:“床板底下,定是藏著極厲害的敵人。”
  但見薛鵲伸手推開房門,正要縱身出來,胡斐行動快極,右手彎處,抱住了程靈素的纖腰,倒縱出門,經過房門時飛起一腿,踢在門板之上。那門板砰的一聲向后猛撞,將慕容景岳和薛鵲二人夾在門板和墻壁之間。慕容景岳倒也罷了,薛鵲高高的一個駝背被磚墻擠得痛極,忍不住高聲大叫。
  胡斐和程靈素剛在門口站定,只見床底下赤霧瀰漫,那股赤蝎粉已被人用掌力震了出來,跟著人影閃動,一人長身竄出。只聽得嗆啷啷、嗆啷啷一陣急響,那人提起手中虎撐,當頭往胡斐頭頂砸下。胡斐一瞥之下,已看清那人面目,正是自稱“毒手藥王”的石萬嗔。
  程靈素叫道:“別碰他身子兵刃!”胡斐對她的師兄師姊早是深具戒心,知道這些人周身是毒,沾上了一絲半忽便是后患無窮,當下向左滑開三步,避開了石萬嗔的虎撐,刷的一聲,單刀出手,一招“諫果回甘”,回頭反擊。這一招回刀砍得快極,石萬嗔不及躲閃,危急中虎撐一舉,硬架了這一刀,當的一聲大響,兩人各自向后躍開,石萬嗔虎撐中的鐵珠只震得嗆啷啷、嗆啷啷的亂響。
  這時慕容景岳和薛鵲已自僧舍中出來,站在石萬嗔的身后。石萬嗔和胡斐硬接硬架的交了這一招,但覺對方刀法精奇,膂力強勁,自己右臂震得隱隱酸麻,當下不再進擊。
  胡斐心中,卻也暗自稱異:“這人擅于用毒,武功竟也這般了得。我這一招‘諫果回甘’如此出其不意的反劈出去,他居然接得下來。”
  只聽慕容景岳說道:“程師妹,見了師叔怎么不快磕頭?”
  程靈素道:“咱們哪里鉆出一個師叔來啦?從來沒聽見過。”
  石萬嗔冷冷的道:“‘毒手神梟’的名字聽見過沒有?你師父難道從來不敢提我嗎?”程靈素道:“‘毒手神梟’?這名字倒似乎聽見過的。我師父說他從前確是有過一個師弟,只是他濫用毒藥害人,無惡不作,早給師祖逐出門墻了。石前輩,那便是你么?”石萬嗔微微一笑,淡然道:“咱們這一門講究使用毒藥,既然有了這個‘毒’字,又何必假惺惺的硬充好人?姓石的寧可做真小人,不如你師父這般假裝偽君子。”
  程靈素怒道:“我師父幾時害過一條無辜的人命?”石萬嗔道:“你師父害死的人難道少了?他自己自然說他下手毒死之人,個個罪大惡極,死有余辜,可是在旁人看來,卻也未必如此。至于死者的家人子女,更是決不這么想。”胡斐心中一凜,暗想:“此人這話倒也有幾分道理。”
  程靈素道:“不錯。我師父也深悔一生傷人太多,后來便出家做了和尚,禮佛贖罪。他老人家諄諄告誡我們師兄妹四人,除非萬不得已,決計不可輕易傷人。晚輩一生,就從未害過一條性命。”
  石萬嗔冷笑道:“假仁假義,又有何益?我瞧你聰明伶俐,倒是我門中的杰出人材。掌門人大會中那幾招,要得可漂亮啊,連你師叔也險些著了道兒。”
  程靈素道:“你自稱是我師叔,冒用我師父‘毒手藥王’的名頭。要是真正的‘毒手藥王’在世,伸手去拿玉龍杯之時,豈能瞧不出杯上已沾了赤蝎粉?我在大廳上噴那‘三蜈五蟆煙’,我師父他老人家怎會懵然不覺?”
  這兩句話只問得石萬嗔臉頰微赤,難以回答。要知他少年時和無嗔大師同門學藝,因用毒無節,多傷好人,給師父逐出門墻。此后數十年中,曾和無嗔爭斗過好幾次。兩人都是使毒的大行家,雙方所使藥物之烈,毒物之奇,可想而知。
  數次斗法,石萬嗔每一回均是屈居下風,若不是無嗔大師始終念著同門之誼,手下留情,早已取了他的性命。在最后一次斗毒之際,石萬嗔終于被“斷腸草”熏瞎了雙目。他逃往緬甸野人山中,以銀蛛絲逐步拔去“斷腸草”的毒性,雙眼方得復明,雖能重見天日,目力卻已大損。玉龍杯上沾了赤蝎粉,旱煙管中噴出來的煙霧顏色稍有不同,這些細微之處,他便無法分辨。
  何況程靈素栽培成了“萬毒之王”的毒草“七心海棠”之后,赤蝎粉中混上了七心海棠葉子的粉末,“三蜈五蟆煙”中加入了七心海棠的花蕊,這一來,兩種毒藥的異味全失,毒性卻更加厲害。
  石萬嗔在野人山中花了十年功夫,才治愈雙目,回到中原時聽到無嗔大師的死訊,只道斯人一死,自己便可稱雄天下,那料師兄一個年紀輕輕的關門弟子,竟有如此厲害的功夫?那晚程靈素化裝成一個龍鍾干枯的老太婆,當世擅于用毒的高手,石萬嗔無不知曉,他當真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小老太婆在旁吸幾口煙,便令他栽上一個大筋斗。
  程靈素這兩句話只問得他啞口無言,慕容景岳卻道:“師妹,你得罪了師叔,還不磕頭謝罪,當真狂妄大膽。他老人家一怒,立時叫你死無葬身之地。我和薛師妹都已投入他老人家的門下,你乖乖獻出《藥王神篇》,說不定他老人家一喜歡,也收了你這弟子,豈不是好?”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nba比分直播即时 6y7y本期开奖结果 码报开奖结果记录 甘肃快三今天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爱彩乐 陕西快乐十分直选技巧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app 新快3客户端 上海快3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