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青銅葵花(第七章 三月蝗 )

時間:2019-08-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曹文軒 點擊:
青銅葵花(全文在線閱讀)  第七章 三月蝗

    葵花讀三年級下學期,春夏之交,大麥地以及周圍廣大的地區,發生了蝗災。

    在蝗蟲還沒有飛到大麥地的上空時,大麥地人與往常一樣,在一種既繁忙又閑散的狀態中生活著。大麥地的牛、羊、豬、狗,大麥地的雞、鴨、鵝與鴿子,都與往常一樣,該叫的叫,該鬧的鬧,該游的游,該飛的飛。大麥地的天空似乎還比往常的藍,一天到晚,天空干凈如洗,白云棉絮一般輕悠悠地飄動。

    今年的莊稼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好,長勢喜人。油菜花田與大片大片的麥田互為相隔,天底下,黃一片,綠一片,將一個彩色世界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油菜花一嘟嚕一嘟嚕地盛開,到處是蜜蜂,到處是蝴蝶。麥子長得茂密,稈兒粗壯,麥穗兒,像松鼠的尾巴一般,粗粗的,毛刺刺的。

    大麥地的莊稼人,在暖和的氣流中,等待著一個金色的收獲季節。

    大麥地的莊稼人,都是懶洋洋地走在村巷里、田埂上,像沒有完全睡醒,或是像在酒醉里。

    而二百里外,蝗蟲正在鋪天蓋地飛翔著,咬嚙著,吞噬著。飛過之處,寸草不留,天光地凈。

    這地方為蘆蕩地區,天氣忽濕忽旱,極利于蝗蟲繁殖。歷史上,蝗災頻繁。說起蝗災,大麥地的老人們,都有許多讓人毛骨悚然的描繪:“蝗蟲飛過哪兒,哪兒就像剃了頭一樣光禿禿的,一根草毛都不給你剩下。”“蝗蟲飛過時,將人家屋里頭的書和衣服都吃得干干凈凈。幸虧沒長牙,若長了牙,連人都要吃掉的。”……

    縣志上有無數條關于蝗災的記載:宋朝淳熙三年(1176),蝗災。元朝至元十九年(1282),飛蝗蔽日,所過之處,禾稼俱盡。元朝大德六年(1302),蝗蟲遍野,食盡禾。明朝成化十五年(1479),旱,蝗食盡禾,民多外逃。明朝成化十六年(1480),又大旱,蝗蟲為害,莊稼顆粒無收,斗粟易男女一人……若開出一個清單,需要好幾張紙。

    這一次蝗災,距離上一次蝗災已許多年了。人們以為,蝗災已不會再有了。蝗災的記憶,只存在于老年人的記憶里。

    青銅他們這些孩子,倒都是見過蝗蟲的,但奶奶與他們說起蝗災時,他們根本不能相信,并盡說一些傻話:“雞呀鴨呀,可有得吃了。吃了蝗蟲,好下蛋。”“怕什么,我將它們一只只撲死,要不,點一把火,把它們燒死算了。”

    奶奶跟這些小孩子說不明白,只能嘆息一聲,搖搖頭。

    大麥地的人,神色越來越緊張。河那邊的干校與大麥地的高音喇叭,總在不停地廣播,向眾人報告蝗群的陣勢有多大,已經飛到了什么地方,距離大麥地還有多少公里。仿佛是在報告戰火已燃燒到何處了。緊張歸緊張,卻無可奈何。因為,正是青黃不接之際,那莊稼正長著,還未成熟,又不能在蝗群到達之前搶收回家。望著那一片綠油油的莊稼,大麥地的人,在心里千遍萬遍地祈禱著:讓蝗蟲飛向別處去吧!讓蝗蟲飛向別處去吧!……

    大麥地的孩子們,卻是在一片戰戰兢兢的興奮之中。

    青銅騎在牛背上,不時地抬頭仰望天空:蝗群怎么還沒有飛來呢?他總覺得大麥地的大人們有點兒可笑,老大不小的,還怕小小的蝗蟲!他青銅在草叢里,在蘆葦叢里,也不知道為家里的雞鴨撲殺過多少只蝗蟲了!這天,他終于看到了西方天空飛來了什么,黑壓壓的一片。但,過不一會兒,他看清了:那是一大群麻雀。

    葵花和她的同學們,一下課,沒有別的話題,只談蝗蟲。他們似乎也有點兒害怕,但又似乎很喜歡這種害怕。他們中的一個還會在大家做一件什么事情的時候,突然地大喊道:“蝗蟲飛來啦!”大家一驚,都抬頭望天空。那喊叫的孩子,就會前仰后合地大笑起來。

    他們簡直是在盼望蝗蟲飛臨大麥地的上空。

    大人們罵道:“這些小畜生!”

    葵花總是纏著奶奶問:“奶奶,蝗蟲什么時候到?”

    奶奶說:“你想讓蝗蟲把你吃掉呀?”

    “蝗蟲不吃人。”

    “蝗蟲吃莊稼。莊稼吃掉了,你吃什么?”

    葵花覺得問題確實很嚴重,但她還是惦記著蝗蟲。

    有消息說:蝗群離大麥地還有一百里地。

    大麥地人越來越緊張了。河那邊的干校與河這邊的大麥地,都已準備好幾十臺農藥噴霧器,一派決戰的樣子。還有消息傳來,上面可能要派飛機來噴灑農藥。這個消息,使大人們都有點兒興奮了:他們誰也沒有看見過飛機噴灑農藥與蝗蟲決一死戰的情景呢!

    聽到這一消息的孩子們,更是奔走相告。

    有老人說:“先別緊張。雖說離這兒還有一百里,飛得快一點兒,一天一夜就到了。但也不一定就到我們大麥地,還得看看這幾天的風向。”

    老人們說,蝗蟲喜歡逆風飛翔,風越大,越喜歡飛,頂著大風飛。

    而現在刮的是順風。所以,蝗蟲來不來大麥地,還說不定呢。一些孩子就不時地跑到水邊或樹下,看蘆葦在風中往哪邊倒,看樹葉兒往哪邊翻卷。從早到晚,都是順風,這使大麥地的孩子們感到有點兒失望。

    這天夜里,風向突然轉了,并且風漸漸大了起來。

    第二天早晨,青銅和葵花還在睡夢中,就聽見有人在驚慌地大叫:“蝗蟲來了!蝗蟲來了!”

    不一會兒,就有許多人喊叫起來。全村人都醒來了,紛紛跑出門外,仰頭望著天空。哪里還看得見天空,那蝗群就是天空,一個流動的、發出嗞嗞啦啦聲響的天空。

    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陽光被蝗蟲遮蔽了。

    太陽像一只黏滿黑芝麻的大餅。

    蝗群在天空盤旋著,一忽兒下降,一忽兒上升,像黑色的旋風。

    一些老人,手中燃著香,雙腿跪在田埂上,向著東方,在嘴中念念有詞。他們祈求蝗蟲快快離去。他們說,他們為了長出這些莊稼,實在不容易。他們說,這些糧食是他們的命根子,大麥地的老老少少,就都指望著這片莊稼呢!他們說,大麥地是個窮地方,大麥地經不起蝗蟲一吃。他們的眼睛里是哀求,是一片虔誠,他們似乎很相信他們的祈求能夠感動上蒼,能夠感動這些小小的生靈。

    一些中年人看著正在慢慢下降的飛蝗,對那些祈求的人說:“拉倒吧,有什么用!”

    大麥地的孩子們,何時看到過這么壯觀的景象?一個個全都站在那里仰望著天空,一個個目瞪口呆。

    葵花牽著奶奶的衣角,顯得有點恐懼。昨天晚上,她還在問奶奶蝗蟲什么時候才能飛到大麥地呢。這會兒,她似乎有點兒明白了:這蝗蟲落下來,可不得了!

    振翅聲越來越響,到了離地面還有幾丈遠的高度時,竟嗡嗡嗡地響得讓人耳朵受不了了。那聲音,似乎還有點兒金屬的味兒,像彈撥著簧片。

    一會兒,它們就像稠密的雨點兒一般,落在了蘆葦上,落在了樹上,落在了莊稼上。而這時,空中還在源源不斷地出現飛蝗。

    孩子們在蝗雨中奔跑著,蝗蟲不住地撞擊著他們的面孔,使他們覺得面孔有點兒發麻。

    這些土黃色的蟲子,落在泥土上,幾乎與泥土一模一樣。但在飛翔時,都露出一種猩紅的內翅,就像空中飄滿了血點兒,又像是一朵朵細小的花。它們不喊不叫,落下來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咬嚙,見什么咬什么,不加任何選擇。

    四下里,是雨落在干草上的聲音。

    青銅拿了一把大掃帚,在空中胡亂地撲打著。但,蝗蟲就像河水一般,打落下一片,迅捷地又有其他蝗蟲補上了。青銅撲打了一陣,終于覺得自己的行為純屬徒勞,便扔掉了掃帚,癱坐在地上。

    各家人都回到了各家地邊,共同擁有的那些地,再也沒有人管了。人們企圖保住自家的莊稼。全家人,不分男女老少,或揮動著掃帚,或揮動著衣服,加上大喊大叫,竭盡全力地轟趕著那些蝗蟲。但,不久,他們就放棄了。那些蝗蟲紛紛墜落,根本不在乎掃帚與衣服。成百上千只的蝗蟲死了,但潮水一般的蝗蟲又來了。

    有人開始在蝗雨中哭泣。

    大麥地的孩子們再也沒有半點兒興奮,有的,只是恐慌。他們現在甚至比大人們還要恐慌。他們懷疑這些一個勁地咬嚙植物的家伙,一旦咬完了植物,就會來咬人。盡管大人們一再地告訴他們,蝗蟲是不吃人的,但他們還是在暗暗地擔憂著。這種擔憂,來自于蝗蟲的瘋狂。

    青銅家的人坐在地頭,一個個默默不作聲地看著。

    蝗蟲在大口大口咬嚙著他們家的油菜與麥子。它們將麥葉先咬成鋸齒形,然后還是咬成鋸齒形。它們似乎有明確的分工,誰咬這一側,誰咬那一側,然后逐漸向中間匯攏,轉眼間,好端端的一根葉子就消失了。它們的鋸齒形的嘴邊,泛著新鮮的綠汁,屁股不時地撅起,黑綠的屎,便像藥丸子一般,一粒一粒地屙了出來。

    葵花將下巴放在奶奶的胳膊上,很安靜地看著。

    莊稼在一點兒一點兒地矮下去,蘆葦在一點兒一點兒地矮下去,青草在一點兒一點兒地矮下去。樹上的葉子一片一片地不見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條,大麥地就像在蕭索的冬季里。

    干校與大麥地的幾十架農藥噴霧器,顯得毫無用處。

    人們仰頭去看望天空,希望能有噴灑農藥的飛機出現。然而,飛機終于沒有出現,也許,一開始就是一個謠傳。

    蝗蟲離去時,就像聽到了一個統一的口令,幾乎在同一時間里,展翅飛上天空。一時間,大麥地暗無天日,所有一切都籠罩在黑影里。個把鐘頭之后,慢慢在蝗群的邊緣露出亮光。隨著蝗群的西移,光亮的面積越來越大,直至整個大麥地都顯現在陽光下。

    陽光下的大麥地,只有一番令人悲傷的干凈。

    大麥地的大多數人家,都沒有留下足夠的余糧。他們算好了,米缸里的糧食正好可以吃到麥子成熟。然而現在,麥子卻一粒也沒有了。隨著米缸里的糧食在一點兒一點兒地減少,這些人家的心情也在一天一天地沉重起來。

    心在發緊,發虛。

    已有幾戶人家投靠遠方的親戚去了。也有幾戶人家,將老人與小孩留在家中,身體強壯一些的,到二百里外的一座水庫做工去了。還有一兩個人,瞞了大麥地的父老鄉親,進城撿垃圾去了。大麥地的人們在尋找各種各樣的出路。

    青銅一家人,想來想去,沒有別的出路,他們只能像大麥地的大多數人一樣,守著幾乎空空蕩蕩的大麥地。

    自從蝗蟲吃盡莊稼之后,青銅家的人,總是不時地揭起米缸的蓋子,看一看米缸里的米。在這些日子里,米幾乎是一粒一粒地數著下鍋的。青銅一邊放牛,一邊挖著野菜。奶奶也經常出現在田埂與河邊,將可吃的野菜挖起來,放進一只柳籃里。一天到晚,糾纏著爸爸媽媽心思的,就是糧食。他們去水田里去采未被采盡的茨菰與荸薺,他們把頭年的糠反復放在風中吹揚,從中再找得一些米粒。

    天氣越來越熱,白天越來越長。太陽將人們的根根汗毛孔烘開,不住地耗散著熱量,而從早到晚的這段時間,長得似乎永遠走不完似的。一家子人都希望天能早點黑下來,黑下來可以上床睡覺,就能斷了想吃東西的念頭。

    大河那邊的干校,人在不斷地換班,一些人走了,一些人又來了。當年與爸爸一起來干校的叔叔、阿姨,只有很少幾個還在這里。他們沒有忘記葵花,在自己的糧食也很緊張的情況下,還是給青銅家送來了一袋米。

    這一袋米,太寶貴了。媽媽望著這一袋米,眼淚都下來了。她將葵花叫過來:“快謝謝叔叔阿姨。”

    “謝謝叔叔阿姨。”葵花牽著媽媽的衣角說。

    送米來的叔叔阿姨對媽媽說:“是我們要謝謝你,謝謝你們一家子。”

    不久,這幾個叔叔阿姨也回城了。有消息說,整個干校的人,都可能要離開這里。

    有時,葵花會站到大河邊上,朝干校那邊眺望一陣。她覺得,干校那邊的紅瓦已經不像早先那么鮮亮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熱鬧了,顯得有點兒冷清。野草正在干校的四周蔓延著。她覺得它離她越來越遠了。

    在青銅家幾乎就要斷炊時,干校的人全部撤了。從此,一大片房子,就都寂寞地遺落在蒼蒼茫茫的蘆葦叢里。

    青銅家的米缸里,最后一粒米也吃完了。

    大麥地,還有幾戶人家,也已山窮水盡。

    都說,送救濟糧的糧船就要到了。可是,總不見糧船的影子。受災面積大概太大了,一時調撥不來糧食。大麥地可能還得煎熬一陣子。但大麥地的人相信,他們總有一天會看到糧船。他們會不時地跑到河邊上來張望。那是一條希望的大河,清澈的流水一如從前,在陽光下歡樂地流淌。

    這一天,青銅肩上扛著鐵鍬,手中牽著牛,葵花挎著籃子騎在牛背上,向蘆蕩出發了。

    他們要進入蘆蕩深處,挖一籃又嫩又甜的蘆根。

    青銅知道,越是往蘆蕩深處走,挖出的蘆根就越嫩越甜。

    被蝗蟲咬去葉子的蘆葦,早在雨水與陽光下,又長出了新葉。看著眼前茂密的蘆葦,誰也不會想到這里曾遭過蝗災。

    葵花騎在牛背上,看到蘆葦在風中起伏不平地涌動著,看到蘆葦中間,這兒一處,那兒一處的水泊。水泊或大或小,在陽光下,反射著水銀一般的亮光。看到了在水泊上空飛行的鳥,有野鴨,有鶴,有叫不出名字來的鳥。

    葵花餓了,問:“哥,還要往前走啊?”

    青銅點點頭。他早就餓了,餓得頭重腳輕,餓得眼前老是虛幻不定。但他堅持著要往前走,他要讓葵花吃上最好的蘆根,是那種一嚼甜汁四濺的蘆根。

    葵花往四周一看,大麥地村已經遠去,四周盡是蘆葦。她不禁有點兒害怕起來。

    青銅終于讓牛停下。他將葵花從牛背上接到地上后,就開始挖蘆根。這里的蘆葦與外邊的蘆葦長得確實有些不一樣,稈兒粗,葉子寬而長。青銅告訴葵花:“這樣的蘆葦底下,才能挖出好的蘆根。”他一鍬下去,就聽到了切斷蘆根時的清脆之聲。幾鍬之后,就出現了一個小坑,白嫩白嫩的蘆根就露了出來。

    葵花還沒有吃到蘆根,嘴里就已經水津津的了。

    青銅趕緊先摳出一段蘆根,拿到水邊洗凈,給了葵花。

    葵花大咬了一口,一股清涼的、甜絲絲的汁水,頓時在嘴中漫流開來。她閉起雙眼。

    青銅笑了。

    葵花咬了兩口,將蘆根送到了青銅的嘴邊。

    青銅搖了搖頭。

    葵花固執地將蘆根舉在那里。

    青銅只好咬了一口。與葵花一樣,當那股清涼的液體順著喉嚨往饑餓的肚子里流淌時,他也閉上了眼睛。這時,太陽透過眼簾照到了他的眼球上,世界是橙色的。溫暖的橙色。

    接下來的時間里,兄妹倆就不停地嚼著不斷從土中挖出來的蘆根。他們不時地對望一下,心里充盈著滿足與幸福,一種干涸的池塘接受而來的清水的滿足,一種身體虛飄而漸漸有了活力、發冷的四肢開始變得溫暖的幸福。

    他們搖頭晃腦地咬嚼著,雪白的牙齒,在陽光下不時地閃動著亮光。他們故意把蘆根咬得特別清脆,特別動人。

    你一根,我一根;我一根,你一根……他們享受著這天底下最美的食品,到了后來,幾乎是陶醉了。

    他們要挖上滿滿一籃蘆根。他們要讓奶奶、爸爸、媽媽都吃上蘆根,盡情地吃。

    他們將稍微老一些的蘆根都給了牛。牛一邊津津有味地嚼著,一邊大幅度地甩著尾巴。心滿意足時,它仰起頭來,朝天空哞地長叫一聲,震得蘆葦葉顫抖不已,沙沙作響。

    葵花拿著籃子跟在青銅的身后,不住地拾起青銅從泥里挖出來的蘆根,將它們放進籃中。

    籃子快滿時,幾只野鴨從他們頭頂上飛過,然后落向不遠處的水泊或是蘆葦叢里去了。

    青銅忽然想到了什么,扔下手中的鐵鍬,對葵花示意:“如果能逮到一只野鴨,那就太好了!”他撥開蘆葦朝野鴨落下去的方向走去。沒有走幾步,回過頭來,反復叮囑葵花:“我一會兒就回來,你站在這里看著蘆根,千萬不要離開!”

    葵花點了點頭:“你快點兒回來。”

    青銅點點頭,轉身走了,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蘆葦叢中。

    “哥,你快點兒回來!”

    葵花坐在青銅早先為她壓倒的一片蘆葦上,守著一籃蘆根,等著青銅。

    牛吃飽了,側臥在地上,嘴里什么也沒有,嘴巴卻不住地反芻著。

    葵花看著牛,覺得很有趣。

    青銅在蘆葦叢中,躡手躡腳地往前走著。他心里有一個讓他激動不已的念頭:要是能抓住一只野鴨就好了。他們一家,已不知有多少日子,沒有吃一星點兒肉了。他和葵花早饞肉了,可他們沒有對大人們說。大人們也早看出他們饞肉了,但他們沒有辦法。能有糧食吃,就很不錯了,哪里還顧得上吃肉呢?

    青銅隱隱約約地看見了一片水泊。他走動得更輕了。他輕輕撥開蘆葦,一寸一寸地往前走著。他終于看到了那幾只野鴨。一只公鴨,幾只母鴨,漂浮在水中。它們剛才可能去遠處覓食了,有點兒累,現在將嘴巴插在翅膀里,正浮在水面上休息。

    青銅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這幾只野鴨身上,一時竟忘記了葵花和牛。他就那樣蹲在蘆葦叢里,打著野鴨的主意。他想找到一塊結結實實的磚頭,突然砸過去,將其中一只擊昏。可是,這里除了蘆葦,就再也沒有什么了。他又想:我手里要是有一張大網,就好了!他又想:我手里要是有一桿獵槍就好了!他又想:要是我在它們落下來之前,潛下水就好了!……時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還是很癡迷地看著這幾只無憂無慮的野鴨。

    “它們長得真肥!”

    青銅居然想到了一鍋鮮美的鴨湯,一串口水從口角上滑落在雜草里。他擦了一下嘴,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他還是沒有想得起來,葵花與牛在那兒等著他呢!

    葵花早已開始焦躁不安。她站了起來,朝哥哥走去的方向看著。

    天不知從什么時候變臉了,剛才還在明晃晃地照著蘆葦蕩的太陽,一忽閃,被烏云遮蔽了。綠色的蘆葦,變成了黑色的蘆葦。風正在從遠處刮過來,蘆葦蕩開始晃蕩,并且越晃蕩越厲害。

    “哥哥怎么還不回來?”葵花望著牛說。

    牛一副困惑的樣子。

    看來,天要下雨。蘆葦叢里有一種黑色而詭秘的鳥,每逢天要下雨時,就會叫起來,聲音猶如夜間一個孩子在北風中哭泣,聽了,讓人脊背發涼,仿佛有一只帶毛的冷手,在脊背上由上而下地撫摸著。葵花微微哆嗦起來:“哥啊,你上哪兒啦?怎么到現在還不回啊?”

    那鳥似乎正在一邊哀鳴著,一邊朝這邊飛來。

    葵花終于堅持不住了,朝著哥哥走去的方向找去。她走了幾步,回過頭來叮囑牛:“你在這里等我和哥哥。不準吃籃子里的蘆根,那是留給奶奶、爸爸、媽媽吃的。你要聽話……”

    牛望著她,扇動著兩只長毛大耳朵。

    葵花一邊叫著“哥哥”一邊朝前猛跑。

    風大了,蘆葦沙沙作響,像是后面有什么怪物在追趕著她。她甚至聽到了粗濁的喘息聲。她大聲叫著:“哥哥!哥哥!”然而,卻不見哥哥的動靜——她從牛身邊跑出后不久,就已經在蘆蕩里迷路了!

    但,她還不知道。她跑向了另一個方向,卻還以為在往哥哥那兒跑呢。

    青銅感到身上一陣發涼,這才突然想起葵花與牛。他抬頭一看天空,只見烏云翻滾,他大吃一驚,轉身就往回跑。

    那幾只野鴨受了驚動,撲著翅膀,在水面上留下一路水花后,飛上了天空。

    青銅仰臉看了它們一眼,再也顧不上它們了,呼哧呼哧地跑向葵花和牛呆的地方。

    他跑回來了。但,他只看到了牛和那一籃蘆根。

    他伸開雙臂,不停地轉動著身體。可是,除了蘆葦還是蘆葦。

    他望著牛。

    牛也望著他。

    他想,葵花肯定是去找他了,便一下沖進蘆葦叢中,沿著剛才的路線,發瘋一般地跑著,碰得蘆葦嘩啦嘩啦地響。

    他又回到了那個水池邊。不見葵花的蹤影。

    他想大聲叫喊,可是卻發不出一點聲音。他掉轉頭,又跑了回來。

    牛已經站了起來,一副不安的神態。

    青銅又沖進了蘆葦叢,一個勁地向前奔跑著,汗珠紛紛灑落在地。蘆葦在咔吧咔吧地折斷。在沒完沒了的奔跑中,他的衣服被裂開的蘆葦割破了,臉上,腿上,胳膊上,被蘆葦劃出一道道傷痕。他奔跑著,眼前什么也沒有,只有妹妹葵花:坐在大槐樹下的石碾上的葵花,在瓜花燈下看書寫字的葵花,用樹枝在沙土上教他識字的葵花,背著書包蹦跳在田埂上的葵花,她笑著,她哭著……

    一根蘆葦茬幾乎扎穿了他的腳板,一陣尖利的疼痛差點兒使他昏厥過去。這些日子,他吃的主要是野菜,身體已經很虛弱,經過一陣奔跑,早已精疲力竭。現在腳又扎破了。劇烈的疼痛,使他滿身冷汗。他眼前一黑,踉蹌了幾下,終于跌倒在地。

    天開始下雨。

    雨涼絲絲地淋著他,將他淋醒了。他從水洼里掙扎起來,抬頭看天空,只見一道閃電像藍色的鞭子,猛烈地鞭打著天空。天空便留下一道傷痕,但瞬間又消失了,接下來,就是一陣天崩地裂的炸雷。

    雨更大了。

    青銅拖著血淋淋的腳,在大雨中掙扎著,尋找著。

    而此時的葵花已經離他很遠了。她已完全迷失了方向。她不再奔跑,而是慢慢地走著,一邊走,一邊哭泣,一邊呼喚著:“哥哥、哥哥……”她像丟失了什么,在尋找著。

    每一道閃電,每一聲炸雷,都會使她打一個哆嗦。

    頭發被雨水沖到臉上,遮住了她那雙黑晶晶的眼睛。這些日子,她已經瘦了許多,雨水將衣服淋濕后,緊貼在她身上,人越發得顯得瘦了,瘦得讓人可憐。

    她不知道,這蘆葦蕩到底有多大。她只知道,哥哥和牛在等待著她,奶奶、爸爸、媽媽

    在家中等待著她。她不能停下來,她要走,總能走出去的。她哪里會想到,她正在向蘆蕩的深處走去,離蘆蕩的邊緣越來越遠。

    茫茫的蘆蕩,已在風雨中,將這個小小的人兒吞沒了。

    青銅又回到了挖蘆根的地方。這一回,牛也不見了,只有一籃子蘆根。

    他再次暈倒在水洼里。

    雷在天上隆隆滾動,天底下,煙雨濛濛。

    在大麥地那邊,奶奶、爸爸、媽媽都走動在風雨中,在呼喚著他們。奶奶拄著拐棍,雨水將她的一頭銀發洗得更加銀亮。老人十分消瘦,像一棵多年的老柳樹,在河堤上晃動著。她呼喚著她的孫子孫女,但蒼老的聲音早已被風雨聲蓋住了。

    大河里,嘎魚穿著蓑衣,撐著小船,正趕著鴨子回家。

    奶奶問他:“看見我們家青銅和葵花了嗎?”

    嘎魚根本沒有聽見,他想將船停住細聽,但那些鴨子在追攆雨點,一會兒已游出去很遠了,他只好丟下青銅的奶奶,追趕他的鴨子去了。

    青銅再次醒來時,雨似乎小了一些。

    他掙扎著坐了起來,看著忽起忽伏的蘆葦,兩眼發直,一副絕望的樣子。

    找不到葵花,他也不會再回去了。

    雨從他黑油油的頭發上,不住地流到他的臉上。眼前的世界,是一個模糊不清的世界。

    他低下頭去,腦袋沉重得像一扇磨盤,下巴幾乎勾到了胸上。他居然睡著了。夢中,是飄忽不定的葵花,是妹妹葵花,是長在田里的葵花……

    他隱隱約約地聽到了牛的叫聲。他抬起頭來時,又聽到了牛的叫聲,并且這叫聲離這兒并不遠。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朝牛叫聲響起的地方張望著——

    牛正在向這里奔跑,所過之處,蘆葦如河水被船劈開,倒向兩旁。

    它的背上,竟坐著葵花!

    青銅撲通跪在了水洼里,濺起一片水珠……

    雨過天晴時,青銅牽著牛,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蘆葦蕩。牛背上,坐著葵花。她挎著籃子,那里面的蘆根,早已被雨水沖洗得干干凈凈,一根根,像象牙一般的白……

    糧船已在幾百里外的路上了,但因長久干旱,河中缺水,水道很淺,船行駛得很慢。

    大麥地人的褲帶,在一天一天地勒緊。

    青銅和葵花,兩人的眼睛本來就不小,現在顯得更大了,牙齒也特別白,閃著饑餓的亮光。奶奶、爸爸、媽媽以及全體大麥地人,眼睛都變大了,不僅大,而且還亮,是那種一無

    所有的亮。一張嘴,就是兩排白牙。那白牙讓人想到,咬什么都很鋒利,都會發出脆響。大麥地的小孩走路,不再像從前那樣蹦蹦跳跳了。一是沒有力氣,二是大人見到了,就會叫道:“別再蹦跳了,省省力氣!”“省省力氣”,實際上就是省省糧食。

    大麥地有點兒萎靡不振。

    大麥地人說話,聲音有點兒病后的樣子。大麥地人走路,東倒西歪,飄飄忽忽,更像病人。

    但天氣總是特別好,每天一個大太陽。草木也很繁盛,處處蒼翠。天上飛鳥成群結隊,鳴囀不息。

    但這一切,大麥地人都無心觀賞,大麥地人也沒有力氣觀賞。

    孩子們照樣上學,照樣讀書。但朗朗的、此起彼伏的、充滿生機的讀書聲,已經大大減弱了。孩子們想將課文讀響,但卻就是讀不響。瘦瘦的肚子,使不上勁,讓人很著急,一著急,還出虛汗。餓到最厲害時,想啃石頭。

    但,大麥地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顯得很沉著。

    青銅一家人,沒有一個會哭喪著臉說:“我餓。”即使晚上一頓飯不吃,也不會說:“我餓。”

    他們還把家,把自己收拾得比原先還干凈。青銅與葵花走出去,永遠是干干凈凈的面孔和干干凈凈的衣服。奶奶像往常一樣,總往河邊跑,用清水清洗著她的面孔與雙手。她將一頭銀發梳得一絲不茍。衣服,一塵不染。

    她干干凈凈地走在陽光下,寬大的衣服,飄飄然,像是翅膀。

    青銅和葵花,自己還能找到吃的。廣闊的田野,無數的河流,總會有這樣那樣的食物。青銅總在田野上走,在河上漂,記得這里有什么可吃的,那兒有什么可吃的。他帶著葵花,總能有驚喜的發現與收獲。

    這天,青銅駕了一條木船,往河灣去了。船上坐著葵花。青銅記得河灣有一大片蘆葦叢,蘆葦叢里有一小片水泊,水泊里有野菱角。他和葵花可以美美地吃一頓野菱角了。弄得好,還可以采一些回來給奶奶、爸爸、媽媽吃。

    但這一次,他們卻撲了空。野菱角還在,但長在葉子底下的果實,不知早被誰采走了。

    他們只好又駕著船往回走。路上,青銅沒有力氣了,就在船艙里躺了下來。葵花也沒有力氣了,在哥哥的身旁也躺了下來。

    輕風吹著,船就在水面上慢慢地漂移著。

    他們聽到了船底與流水相碰發出的聲音。那聲音清脆悅耳,像是一種什么樂器彈撥出來的聲音。

    天空飄著白云。

    葵花說:“那是棉花糖。”

    白云朵朵,不斷地變幻著形狀。

    葵花說:“那是饃頭。”

    青銅用手比劃著:“不是饃頭,是蘋果。”

    “不是蘋果,是梨。”

    “那是一只羊。”

    “那是一群羊。”

    “讓爸爸宰一只羊給我們吃。”

    “宰那只最大最肥的。”

    “給周五爺送一條羊腿。周五爺也給我們家送過一條羊腿。”

    “再送一條羊腿給外婆家。”

    “我要喝三碗羊湯。”

    “我喝四碗。”

    “我喝五碗。”

    “我要放一勺辣椒。”

    “我要放一把香菜。”

    “喝吧喝吧,再不喝就涼了。”

    “喝!”

    “喝!”

    于是,他們就大喝起來,并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喝完了,兩人都咂咂嘴,還把舌頭伸出來,舔了舔嘴唇。

    葵花說:“我渴了。”

    “渴了吃蘋果。”

    “不,我吃梨,梨水多。”

    “我要吃一只蘋果,再吃一只梨。”

    “我要吃兩只梨,再吃兩只蘋果。”

    “肚子要炸了。”

    “我就到田埂上走。那一回,我吃荸薺吃撐了,你就領著我在田埂上走,一直走到夜里,回到家,我又吃了一個荸薺。”

    天上的云,變化萬千。但在兩個孩子眼里,它們卻成了黃燦燦的麥地、金浪翻滾的稻田、一棵高大的柿子樹、一只雞、一只鵝、一條魚、一大鍋翻滾著的豆漿、一只大西瓜、一只大香瓜……

    他們有滋有味地吃著,還互相推讓著。吃著吃著,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長長的流水,載著小船,在金色的陽光下悠悠地漂著……

    這天,葵花放學回來,抬腿邁門檻時,兩眼一黑,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跌倒了。

    奶奶連忙跑過來。“寶寶,你怎么啦?”媽媽將她從地上拉起。她的面頰磕在門檻上,磕破了皮,鮮血正慢慢流出來。

    媽媽將她抱到床上。見她面色蒼白,媽媽趕緊去廚房給她熬米湯。媽媽剛剛從別人家借

    了一升米。

    青銅放牛回來,見到葵花躺在床上后,便開始惦記著水泊中的那幾只野鴨。

    第二天一早,他就拿了一張捕魚的網,跟誰也沒有說,獨自一人進入了蘆葦蕩。

    他找到了那片水泊,但水面上只有倒映著的天空,別的什么也沒有。

    “它們大概飛到其他的地方去了。”青銅等了一陣,想離開這片水泊,但最終卻又堅持著在蘆葦的背后坐了下來。他讓自己耐心地等待下去。“它們大概去哪兒找食吃了,它們一定會飛回來的。”他從蘆葦上打下兩片葉子,將它們折成了兩條小船。他抬頭看看天空,見天空毫無動靜,就走出蘆葦叢,將蘆葉小船放進水中,然后又趕緊退了回來。他撥開蘆葦望去時,兩只蘆葉小船,已借著輕風,朝前行去了。

    太陽越升越高,卻一直不見野鴨們的影子。

    青銅便在心中祈禱著:野鴨啊,飛來吧。野鴨呀,飛來吧……

    快近中午時,天空竟出現了一大群野鴨。青銅一見,十分興奮。然而,這群野鴨卻朝另外的地方飛去了。青銅失望地嘆息了一聲,拿起漁網,準備撤了。就在這時,又有幾只野鴨出現在了水泊上方的天空。青銅的目光,緊緊地追隨著它們。他似乎認出了它們:就是那天看到的那幾只野鴨!

    野鴨在天空盤旋了一陣,開始下降。野鴨是飛鳥中最愚笨的飛鳥,翅短,體重,飛起來,沒有一點舒展與優雅。它們落在水中時,簡直像從天空拋下了十幾塊磚頭,撲通撲通,將水濺起一團團水花。

    它們只是轉動著腦袋,警惕地打量四周,見無動靜,才放心地在水上游動起來。它們或拍著翅膀,嘎嘎叫上幾聲,或用扁嘴撩水拭擦著羽毛,或用扁嘴吧唧吧唧地喝著水。

    那只公鴨又大又肥。它的腦袋是紫黑色的,閃著軟緞一般的光澤。那些母鴨,就在離它不遠的地方,做著各自愿意做的事。其中一只身體嬌小的母鴨,好像是公鴨最喜歡的,見它游遠了,公鴨就會游過去。后來,它們就用嘴互相梳理羽毛,還用嘴不停地在水面上點擊著,好像在訴說什么。過了一會兒,公鴨拍著翅膀,上了母鴨的背上。母鴨哪里禁得住公鴨的重壓,身體頓時沉下去一大半,只露出腦袋來。說來也奇怪,那母鴨竟不反抗,自愿地讓公鴨壓得半沉半浮的。這讓青銅很擔心。過了一陣,公鴨從母鴨的背上滑落下來。兩只鴨好像都很高興,不住地拍著翅膀。拍著拍著,那只公鴨居然起飛了。這使青銅一陣緊張——他怕公鴨將野鴨們都帶走。可是,水中其他的野鴨卻無動于衷地浮游于水面,該干什么還干什么。公鴨在天空快樂地飛翔了幾圈之后,又落回水泊。它不住地將清水撩到脖子上。那羽毛滴水不進,水珠亮閃閃地滾動著。

    青銅抓著漁網,等待著時機。他能抓住野鴨的惟一可能就是等它們潛入水中嬉耍或是潛入水中尋覓魚蝦、螺螄時,突然將網子拋撒出去,野鴨總要浮出水面,也許就有一兩只恰好被網子罩住,腦袋卡在了網眼里。

    可是,這些野鴨只是漂浮在水上,沒有一點兒潛水的意思。

    青銅的雙腿已經有點兒麻木,頭一陣陣發暈,兩眼一陣陣發黑。他實在堅持不住了,就慢慢地躺了下來。他歇了歇,等身上有了點兒力氣之后,又爬起來去盯著那些野鴨。

    野鴨似乎也歇足了勁,有點兒不安分。它們在水面上游動起來,并且游動的速度顯然加快了。不一會兒,有兩只年輕的野鴨嬉鬧起來。其中一只先挑釁的,被另一只追趕著,眼看就要被追住時,腦袋往水中一扎,屁股朝天,金黃的雙腳連連蹬動之后,便扎進水中去。追的一只,見被追的一只一忽兒不見了,身子轉了一圈,也一頭扎進水中。

    這種嬉耍,很快擴大到全體,只見,這幾只扎下去,那幾只又從水里冒出來,一時水面上熱鬧非凡。

    青銅的心提了起來,抓網的手滿是汗,兩腿直打哆嗦。他叫自己不要再打哆嗦,但腿哪里肯聽他的,還是一個勁地哆嗦。腿一哆嗦,身子跟著哆嗦。身子一哆嗦,蘆葦跟著哆嗦,發出沙沙聲。青銅閉起雙眼,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經過一陣努力,才漸漸止住雙腿的哆嗦。

    水面上,突然一片寂靜:所有的野鴨,都潛到水中去了。

    青銅應該立即沖出去,將網拋向空中。十拿九穩,會逮住幾只野鴨。然而,青銅竟猶豫著。等再堅定起來時,那些野鴨已三三兩兩地鉆出了水面。他懊悔不已。只好等待下一個機會了。

    等又一個機會到來,已是兩個鐘頭以后了。

    這一回,只有一只野鴨還浮在水上,其余的都不見了。

    青銅沒有絲毫的手軟,猛地沖出去,身子一個打旋,網像一朵碩大的花,在空中完全開放,然后刷地落進水中。

    浮在水上的那一只,早已驚叫著飛到天上。

    水中的野鴨或許聽到了同伴的警報,紛紛從水中鉆出。不知為什么,一只一只地都不在網中。它們出了水面,就拼命扇動翅膀升空。

    青銅眼巴巴地看著它們飛走了。

    網子還在水中,水上一片靜悄悄的。

    浮云在水中游走著。

    青銅垂頭喪氣地走進水中去收他的網。就在這時,他看到網下在不住地冒著兩行水泡。那水泡越來越大。大網好像被一股力量頂著,正往水面上浮起。他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像是木榔頭不住地敲打著胸膛。

    水面泛起浪花,水下顯然有一個有生命的東西在掙扎。

    青銅簡直想一頭朝那浪花處撲過去。

    一會兒,青銅看到了一只野鴨:它的腦袋與翅膀都已被網子所纏繞,正在竭力地掙扎著。

    他好像認識它:它就是那只公鴨。

    公鴨的力量似乎還未消耗掉,它在見到天空時,居然猛烈地拍著翅膀,將網子帶向了天空。

    青銅一見,猛撲過去,將網子重又按回水中。他不敢收網,而將網壓在腹部。他感覺到水中有什么東西掙扎。他心里很難過,他想哭。但他還是死死將網子壓在了水中,直到覺得水中已經徹底安靜了下來。

    那些野鴨并未遠走,而是盤旋于天空,不住地哀鳴著。

    青銅將網子從水中收上來時,那只公鴨已經死了。這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公鴨,脖子上有一圈亮毛,眼珠如一粒油亮的黑豆,嘴巴閃動著牛角般的光澤,羽毛豐滿,那只黃金腳,干凈鮮亮。

    青銅望著它,心酸溜溜的。

    天上的野鴨終于遠去。

    青銅激動地背著漁網,跑出了蘆葦蕩。

    他從河邊走過時,有幾個人看到了他,問:“你網子里有個什么?”

    青銅得意地將網張開,讓人家看清了那是一只好大好肥的野鴨。他朝問他的人笑笑,然后,旋風一般跑回家中。

    天已接近傍晚,家中空無一人。奶奶還在外面挖野菜,葵花還沒有放學,爸爸和媽媽在田里干活還沒有收工。青銅抓著那只沉甸甸的野鴨看了看,決定要給全家一個驚喜。他將鴨毛拔下,用一張荷葉包好(鴨毛可以賣錢),放在草垛底下,然后拿了刀、切板與一只瓦盆來到河邊。他將野鴨開腸剖肚地收拾干凈后,剁成塊放入瓦盆。

    他將瓦盆中的野鴨肉倒入一口鍋中,放了半鍋水,然后他在灶膛里點起火來。他要在全家人回家之前,煮出一鍋鮮美的鴨湯來。

    第一個回到家中的是葵花。

    這些日子,大麥地的孩子,一個個都變得嗅覺靈敏。她還未進家門,就遠遠地聞到了一股讓人嘴饞的氣味。那氣味分明是從她家的廚房里飄出來的。她抬頭看了一眼煙囪——煙囪還在冒煙。她嗅了嗅鼻子,快速奔回家中。

    那時,青銅還在燒火,臉被火烘得紅通通的。

    葵花跑進廚房:“哥,你燒什么好吃的?”說完,就去揭鍋蓋,一股白色的熱氣,立即使她眼前變得一片模糊。過了好一會,她才看清鍋。

    鍋里咕嘟咕嘟沸騰著,鮮氣撲鼻。

    青銅走過來,先盛了一碗湯給葵花:“喝吧喝吧,我打到了一只野鴨,肉還沒爛呢,你

    就先喝湯吧!”

    “真的?”葵花的眼睛閃閃發亮。

    “喝吧。”青銅用嘴吹了吹碗中的湯。

    葵花端起碗,使勁用鼻子嗅了嗅,說:“我要等奶奶他們一起回來喝。”

    “喝吧,有的是湯。”青銅勸道。

    “我喝了?”

    “喝吧!”

    葵花小口嘗了一口,一吐舌頭:“呀呀呀,都快把我舌頭鮮掉了!”她看了一眼青銅,也不顧那湯燙不燙,抱著碗,便一口接一口地喝起來。

    青銅看著已經瘦了一圈的葵花,靜靜地站在她的面前。聽著妹妹咕嘟咕嘟的喝湯聲,他心里不住地說著:喝吧,喝吧,喝完了,哥哥再給你盛一碗!

    不知是眼淚還是鍋里的騰騰熱氣飄動,他有點看不清葵花了……

    第二天中午,嘎魚父子倆突然出現在了青銅家門口。嘎魚的爸爸冷著一張臉,嘎魚的眼中則含著蔑視與挑釁的意思。

    青銅的爸爸不清楚嘎魚父子的來意,一邊讓他們到屋里去坐,一邊問道:“有什么事嗎?”

    嘎魚父子都不作答。嘎魚抱著胳膊,扭著脖子,撅著嘴。

    青銅的爸爸問嘎魚:“我們家青銅跟你打架啦?”

    嘎魚在鼻子里哼了一聲。

    青銅的爸爸又對嘎魚的爸爸說:“有什么事嗎?”

    嘎魚的爸爸說:“有什么事,你們家人還不知道?”

    嘎魚看了一眼正在寫字的青銅與葵花,跟著說:“有什么事,你們家人還不知道?”

    青銅的爸爸搓了搓手:“有什么事,就說!我們真的不知道。”

    嘎魚的爸爸眼睛一瞇:“真不知道?”

    青銅的爸爸說:“真不知道。”

    嘎魚的爸爸把身子扭向外面,冷冷地問:“鴨子好吃嗎?”

    嘎魚從爸爸的背后跳出來:“鴨子好吃嗎?”說完了,看著青銅與葵花。

    青銅的爸爸笑了:“噢,你們說的是那只野鴨?”

    嘎魚的爸爸譏諷地一撇嘴:“野鴨?”

    青銅的爸爸說:“是只野鴨。”

    嘎魚的爸爸笑了,笑得很古怪。

    嘎魚見爸爸笑,也笑,笑得也很古怪。

    青銅的爸爸問:“你們爺兒倆,這是什么意思?”

    嘎魚的爸爸說:“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清楚?”

    嘎魚一旁幫腔:“不清楚?”幫完腔,又斜著眼看著青銅和葵花。

    青銅的爸爸有點惱火:“不清楚!”

    嘎魚的爸爸說:“那你兒子清楚!”

    嘎魚一指青銅:“你兒子清楚!”

    青銅的爸爸走上前一步,用手指指著嘎魚爸爸的鼻子:“你有什么話,就趕快給我說清楚,不然,你就……”他指著門外,“滾!”

    青銅的奶奶、媽媽,也都走過來了。

    嘎魚的爸爸一面看著青銅的奶奶、媽媽,一面用手指不住地點著:“嗬,還來勁了!”

    青銅的奶奶冷冷地問:“有什么事,就明說!”

    嘎魚的爸爸說:“我家丟了一只鴨!”

    嘎魚往空中一跳:“我家丟了一只鴨!”

    嘎魚的爸爸說:“一只公鴨!”

    嘎魚說:“一只公鴨!”

    青銅的媽媽說:“你們家鴨丟了,礙我們家什么事?”

    嘎魚的爸爸說:“這話可說得好!沒有你們家什么事,我們會來你們家嗎?!”

    青銅的爸爸,一把揪住了嘎魚爸爸的衣領:“你今天要是不把話給我說清楚……”他用手指點著嘎魚爸爸的鼻子。

    嘎魚一見,立即跑到路上:“打架啦!打架啦!”

    那時,村巷里正走著不少人,聞聲,都跑了過來。

    嘎魚的爸爸見來了那么多人,一邊掙扎著,一邊對眾人說:“我們家一只公鴨丟了!”

    青銅的爸爸力氣比嘎魚的爸爸力氣要大得多。他揪住嘎魚的爸爸的衣領,將他往外拖:“你家鴨丟了,就找去!”

    嘎魚的爸爸賴著屁股不走,大聲叫著:“是你們家人偷了!吃啦!”

    青銅的爸爸對嘎魚的爸爸說:“你再說一遍!”

    嘎魚的爸爸仗著有這么多人在場,諒青銅爸爸也不能把他怎么樣,說:“有人都看見了,是你們家青銅用網子網的!”

    青銅的媽媽急了,對眾人說:“我們可沒有偷他們家鴨!我們可沒有偷他們家鴨!”她將青銅一把拉過來,問:“你偷他們家鴨了嗎?”

    青銅搖了搖頭。

    跟在青銅身后的葵花也搖了搖頭。

    青銅的媽媽說:“我們家青銅沒有偷他們家鴨!”

    嘎魚突然鉆了出來,將他從草垛底下搜來的那個荷葉包往地上一扔,荷葉張開了,露出一團鴨毛來。

    在場人,一時鴉雀無聲。

    嘎魚的爸爸叫著:“你們大伙瞧瞧,這是什么?他們家養鴨了嗎?養鴨了嗎?”

    眾人都不說話。

    吹來一陣風,一些茸茸的鴨毛飛了起來,飛上了天空。

    青銅的奶奶,將青銅領到眾人面前:“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告訴他們,這是怎么回事?”

    青銅一頭大汗,焦急地用手比劃著。

    眾人沒有一個能明白他的意思。

    奶奶說:“他說,這是一只野鴨!”

    青銅繼續用手比劃著。

    奶奶說:“他說,他是在蘆葦蕩里捉到的。”她看著孫子的手勢,“是網子網到的……他在蘆葦蕩里守了大半天,才網到的……”

    青銅鉆出人群,將他網野鴨的那張網拿過來,捧在手中,送到人們的面前,讓他們一個一個地看著。

    人群里有個人說:“野鴨還是家鴨,那毛是分得出來的。”

    于是,就有人蹲下來辨析地上的鴨毛。

    眾人就都不說話,等那幾個辨析鴨毛的人下一個結論。

    但那幾個人對到底是野鴨毛還是家鴨毛,并不能區別清楚,只是說:“這是一只公鴨的鴨毛。”

    嘎魚叫道:“我們家丟的就是一只公鴨!”

    嘎魚的爸爸說:“有人看見青銅網里的鴨,就是一只公鴨!”

    有人在人群背后小聲嘀咕了一句:“網住一只野鴨,可不那么容易!”

    嘎魚的爸爸聽見了這句話,跟著在鼻子里哼了一聲:“網到了一只野鴨?再網一只我看看!”他竭力想從青銅的爸爸手里掙出,“你們家人嘴饞了,就說一聲。我可以送你們一只鴨,但不能……”

    青銅的奶奶是一個和善的老人,一輩子很少與鄉親們紅過臉。聽了嘎魚爸爸的話,她一手拉著青銅,一手拉著葵花,走到嘎魚爸爸面前:“你怎么說話呢?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了,當著孩子們的面,你說這樣的話,害臊不害臊?”

    嘎魚的爸爸細脖子一梗,薄薄的胸脯一挺:“我害臊什么?我又沒有偷人家的鴨!”

    嘎魚的爸爸的話還沒有說完,青銅的爸爸一拳就打在了嘎魚的爸爸的臉上,隨即,青銅的爸爸手一松,嘎魚的爸爸便向后倒去,最后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

    被青銅的爸爸一拳打得暈頭暈腦的嘎魚的爸爸,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往空中一跳,大聲吼道:“偷人家鴨吃,還偷出理來了!”說著,就要往青銅的爸爸身上撲。

    青銅的爸爸正要繼續揍嘎魚的爸爸呢,便迎著嘎魚的爸爸沖了過去。眾人一見,趕緊將他們隔開了:“別打架!別打架!”

    一時間,青銅家門前一片鬧哄哄的。

    青銅的媽媽在青銅的后腦勺上打了一下:“就你嘴饞!”又拉了葵花一把,“都死到屋里去!”

    青銅不肯進屋。

    青銅的媽媽硬將他推進了屋,然后將門關上了。

    人群分開成兩撥,分別勸說兩家人。

    有人攙扶著顫抖著的青銅的奶奶:“您這么大年紀了,可別上火!你們一家人是什么樣的人,大麥地沒有一個人心里不清楚。嘎魚他老子,是什么德性,我們也都知道,別與他一般計較。”

    有人在勸青銅的媽媽:“算了算了。”

    青銅的媽媽撩起衣角擦著眼淚:“不作興這樣糟踏人。我們是窮,可我們不會去偷雞摸狗的……”

    幾個婦女對青銅的媽媽說:“都知道,都知道。”

    有人在勸青銅的爸爸:“別生氣,別生氣。”

    嘎魚父子倆也被人拉走了。他們在勸說著嘎魚的爸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就別太計較了。再說了,你家有那么一大群鴨,也不在乎一只鴨。”

    嘎魚的爸爸說:“我可以送他們一只鴨、十只鴨,但不能偷!”

    “可別再說偷了。你看見啦?你有證據嗎?”

    嘎魚的爸爸說:“你們也不是沒有看見那一堆鴨毛!你們說,像不像是一只公鴨的毛?”

    有人見過嘎魚家的那只公鴨,心里說:“還真有點兒像。”但沒有說出口。

    忽然來了一陣大風,將青銅家門前的那堆鴨毛全都吹到了空中。那羽毛很輕,被一股氣流托著,飄得高高的,到處飛揚著。

    嘎魚的爸爸看見這滿天空飄著的羽毛,跺著腳,朝青銅家方向吼叫著:“就是我們家那 

    只公鴨身上的毛!”

    人群散去之后,青銅一家人,誰也不說話。

    爸爸不時將眼珠轉到眼角上,惡狠狠地瞪青銅一眼。

    青銅沒有絲毫的過錯,可在爸爸的這種目光之下,卻覺得自己好像真做錯了什么。他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爸爸。葵花也不敢看爸爸的臉色,青銅走到哪兒,她跟著走到哪兒。有時,她偷偷地看一眼爸爸,而當爸爸也看她時,她會頓時一陣哆嗦,趕緊將目光轉向別處,或是趕緊藏到奶奶或媽媽的背后。

    爸爸的臉,像陰沉沉的天。這天,現在沒有任何響動,但卻分明在憋著一場狂風暴雨。此時的安靜,使青銅有點兒不知所措了。他像一只聞到風雨氣息的鳥,茫然地尋覓著一棵可以躲避的大樹。也許,這大樹就是奶奶和媽媽。然而,那狂風暴雨要是真的來了,這大樹也未必能護得住他。

    葵花比青銅還要緊張。如果說哥哥有什么過錯的話,一切也都是因為她。她想對青銅說:“哥,你走吧,去外面躲起來吧!”

    青銅呆呆的。

    爸爸的眼前,總是大麥地人半信半疑的目光。這個家,無論是誰,從沒偷摸過人家的東西,哪怕是順手摘過人家一根黃瓜。在大麥地,沒有哪一家再比他家那樣在乎名聲了。爸爸從人家的柿子樹下走過,正巧有一個柿子掉下來,他低頭將它撿到手中,然后將它放到這棵柿子樹主人家的院墻的墻頭,朝院子里喊道:“你家柿子樹上,有一個柿子落下來了,我給你們放在了院墻的墻頭上了。”屋里有人說:“哎,你就撿了去吃吧!”爸爸笑笑說:“不了,改天到你們家再吃,多吃幾個。”

    這一切,是奶奶教給爸爸的。

    而現在,嘎魚家竟一口咬定他們家偷了他家一只鴨!還招來全村人圍觀,事情弄得不明不白的。

    他必須要搞清楚:這只鴨到底是野鴨還是家鴨。

    天將晚時,青銅走出了家門。他是發現奶奶、媽媽和葵花不在家時,才走出家門的。他以為她們在門前的菜園里收菜,而其實她們在屋后收拾一堆柴火。

    爸爸不聲不響地跟了出去,見地上有根棍子,順手操起,然后將它放到身后。

    青銅似乎感覺到了爸爸跟在他身后。他不知道是停下,還是快點兒往前跑。他后悔自己從家里走出來了。

    爸爸抓著棍子,明顯地加快了步伐。

    青銅想拼命奔跑,但他卻放棄了。他沒有力氣奔跑,也不想奔跑,他轉過身來,面對著氣急敗壞的爸爸。

    爸爸走近,揮起一根棍子,青銅撲通就被打跪在了地上。

    “說,這只鴨到底是野鴨,還是嘎魚家的家鴨!”爸爸用棍子敲打著地面,濺起一蓬蓬灰塵。

    青銅沒有回答父親,不一會兒,瘦巴巴的臉上,滾下兩行淚珠。

    “說!是野鴨還是家鴨!”爸爸在青銅的屁股上,又給了一棍子。

    青銅往前一撲,趴在了地上。

    幫著干活的葵花,心里不放心哥哥,就跑了回來。見爸爸和哥哥都不在家中,慌忙跑出家門,并大聲叫著:“哥哥!哥哥!”

    奶奶和媽媽聞聲,全都跑了回來。

    葵花看到了爸爸和趴在地上的哥哥,拼命跑了過來。她抱著哥哥的腦袋,用力將他扶起,眼淚汪汪地望著爸爸:“爸爸……爸爸……”

    爸爸說:“你一邊去!再不,連你一起打!”

    葵花卻緊緊地摟著哥哥。

    奶奶和媽媽趕到了。

    奶奶顫顫抖抖地沖著爸爸:“來!往我身上打!往我身上打!你打呀!你怎么不打呀?!你打死我吧!我老了,我早活膩了!”

    葵花哇哇地哭著。

    奶奶蹲下來,不住地用她那雙干枯僵硬的手,擦著青銅臉上的淚水、浮灰與草屑:“奶奶知道,這是只野鴨!”她望著爸爸,“這孩子長這么大,就沒有撒過一次謊!你打他,你還打他……”

    青銅在奶奶的懷里不住地哆嗦著……

    第二天一早,青銅就坐到了大河邊上。

    一醒來,他就想朝大河邊跑。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往大河邊跑,但心里就是想去大河邊。心里想著,雙腿就不由自主地朝大河邊走去。

    夏天的太陽,將硫磺一般的光芒,照在大河上。

    大河兩岸的莊稼還在成長、成熟,但也在煎熬著人們:它們何時才能成為饑餓的人們的糧食?

    青銅似乎已經習慣饑餓了。他坐在河邊上,隨手掐幾根嫩草,放在嘴里慢慢地嚼著。草是苦澀的,卻又有點兒甘甜。

    幾只花喜鵲,從河的這邊飛向河的那邊,又從河的那邊飛向河的這邊,最后飛到河那邊的干校去了。

    青銅看到了干校的紅瓦屋頂。那些房子,快要被瘋狂生長著的蘆葦淹沒了。

    河邊的蘆葦葉上,有一只紡紗娘在顫翅鳴叫。它的叫聲顯得孤獨而單純,使喧鬧的夏季變得有點兒清靜。

    青銅就那樣盤腿坐著,兩眼望著河面,好像在等待什么從水面上出現一般。

    有人看到了他,看兩眼也就走了。大麥地人始終也不能搞清楚,這個叫青銅的啞巴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孩子。他與大麥地其他的孩子相比,總有點兒不一樣。可他們又說不清楚究竟是哪兒不一樣。

    大麥地人總會不時地停住看著他,但也不久看——看一陣也就走開了。走開后,心里還會想著他,但也就是想一會兒,沒走幾步,就將他忘了。

    青銅一直坐到中午。葵花喊他回去,他也不回去。葵花只好回家報告大人。媽媽就將兩個黑乎乎的菜團子放在碗里,讓葵花給他端去。他吃完菜團子,轉身走向蘆葦叢,嘩嘩撒了一泡尿,又回到原來坐的地方。

    葵花要上學,她不能陪著青銅。

    當大麥地還在昏昏沉沉地午睡時,大河的東頭,好像游來了一只鴨子。

    青銅早就看到了一個移動的黑點。他坐在這里這么久,好像就是在等待這個黑點似的。他沒有一點兒激動,甚至沒有一點兒好奇。

    確實是一只鴨子。

    這只鴨子一直向大麥地方向游來。一路上,它偶爾會停下來,在水中尋覓一點食物。但心里在惦記著趕路,吃幾口,就又趕緊游動。

    游近了。一只公鴨,一只漂亮的公鴨。

    青銅的眼睛,一直注視著它。

    它似乎看到了青銅的目光,游動變得有點兒猶疑。

    青銅已經認出了,它就是嘎魚家丟失的那只公鴨。但他不知道,這家伙究竟去了哪兒,怎么獨自一個游在河上。

    這是一只不要臉的公鴨。

    那天傍晚,嘎魚趕著他家的鴨群回來時,遭遇到另一支鴨群。嘎魚沒有在意,因為,即使兩支鴨群混游在一起,過不一會兒,也一定會是各歸各的隊伍的,根本用不著擔心這支鴨群中的鴨被那一支鴨群挾裹走幾只,或是那一支鴨群的鴨被這支鴨群挾裹走幾只。

    兩支鴨群朝著不同的方向,不一會兒就混為一片,只見一些腦袋朝東,一些腦袋朝西,但不一會兒,又慢慢地合成了兩支隊伍。那些鴨,有一種相遇同類的興奮,游歸自己的隊伍之后很長一陣時間,還處在興奮之中。

    當時天色晦暗,嘎魚沒有發現他家的那只公鴨已不在他家的鴨群里。

    這只公鴨,看上了人家鴨群里的一只母鴨,隨了人家那支鴨群走了。那支鴨群的主人也沒有發現這只公鴨。

    嘎魚家的公鴨混在人家的鴨群中過了一夜,第二天,又在人家的鴨群里逍遙了一個白天,并且又在人家的鴨欄里住了一個夜晚。那鴨群大,主人還是沒有發現。但鴨群中另外幾只公鴨早就發現了。它們在多次警告嘎魚家的公鴨立即走開,而見它依然厚皮賴臉地糾纏著它們的母鴨時,終于忍無可忍地圍上來,用它們的扁嘴將它攆出了鴨群。

    昏了頭的嘎魚家的公鴨,這才想起自己的鴨群,朝大麥地游來。

    公鴨已經越來越近了。青銅站了起來,這時,他發現,這只公鴨身上的羽毛顏色,太像那只野公鴨身上的羽毛了。

    公鴨在游過青銅所在的位置時,速度很快。

    青銅在岸上跟著它。

    當公鴨快游到大麥地村前時,青銅撲通跳進河里。

    公鴨撲著翅膀向前逃竄,嘎嘎叫著。

    青銅沒有立即露出水面,而是扎了一個猛子。他露出水面時,離公鴨只有一丈遠。他向公鴨直游過去,公鴨就撲著翅膀逃跑。這樣的追逐,在河面上進行了很長時間。青銅沒有力氣,幾次要沉入水中。但還是從下沉中掙扎出水面,繼續朝公鴨追去。

    大麥地村的一群孩子看見了,就在岸上觀望著。

    青銅再一次沉入水中,他睜大眼睛朝天空看著,看到的卻是水中的太陽——太陽在水中似乎溶化了,水成了金水。他不由自主地下沉著,不久,雙腳碰到了水草。他感覺到水草在纏繞著他的雙腳,大吃一驚,奮力蹬動雙腿,又向上浮起。他又看到了溶化于水中的太陽。他仰著面孔,朝著太陽,再向上浮了一會兒,他看到了一對正在劃動著的金黃色的鴨蹼。他掌握好身體之后,一伸手,居然將兩條鴨腿同時抓在了手中。

    公鴨拼命扇動翅膀。

    青銅浮出水面,抓著公鴨游到岸邊。他除了勉強抓住公鴨外,就再也沒有一絲力氣了。他抓著公鴨,在河灘上躺下了。那只公鴨也已經沒有力氣,不再掙扎,只是大張著嘴在喘氣。

    有個放羊的孩子路過學校,見到葵花,告訴她:“你哥抓住了嘎魚家那只公鴨。”

    葵花一聽,忘記了還要上課,轉身就往村里跑。

    青銅覺得身上有了力氣后,就抱了那只公鴨,走進了一條村巷,他從巷子的這一頭,走到巷子的那一頭,慢慢地走,也不看人。

    公鴨顯得很配合,乖乖地由青銅抱著。

    人們已經從午睡中醒來,正往外走,許多人看到了抱著公鴨的青銅。

    走了一條村巷,再走一條村巷。

    天氣非常炎熱,狗在樹陰下吐著長舌,喘著氣。

    青銅抱著那么重一只鴨,身體又很虛弱,不一會兒就滿頭大汗。

    葵花來了。她明白哥哥要干什么:他要告訴大麥地的每一個人,他沒有偷嘎魚家的鴨!她像尾巴一般,跟在了青銅的身后。

    青銅抱著嘎魚家的公鴨,默默地走著。人們看到了,就都站住。村巷里,就只有青銅兄妹倆的足音。這足音,敲打著大麥地人的心。

    一個老奶奶端上一瓢清涼的水,將青銅攔下了:“孩子,我們知道啦,你沒有偷嘎魚家的鴨。乖孩子,聽奶奶的話,別再走了。”她要青銅喝口水。青銅不肯喝,抱著公鴨繼續走。老奶奶就把一瓢水交給了葵花。葵花感激地望著老奶奶,接過水瓢,捧在手中,跟在青銅的身后。清水在水瓢里晃動,天空與房屋也在水中晃動。

    走完了大麥地的所有的村巷之后,青銅低下頭,將臉埋進葵花手中的水瓢,一口氣將瓢中的水全部喝盡了。

    有許多人圍了過來。

    青銅抱著公鴨,走到河邊,將公鴨輕輕向空中一扔,公鴨撲了一陣翅膀,落進了大河……

    有消息傳來,糧船被上游的幾個村莊哄搶一空。

    這個消息,給翹首期盼的大麥地人一個沉重的打擊。

    大麥地就快要堅持不住了。已經有幾個人餓倒了。

    人們不再去大河邊眺望糧船了。大麥地開始顯得有點兒死氣沉沉。

    大麥地人走路,腰有點兒彎了,一個個懶得說話,即使說話,也是蚊子哼哼一般。大麥地不唱歌了,不演戲了,不再聚攏在一起聽說書了,不嬉鬧,甚至不打架了。許多人開始沒完沒了地睡覺,仿佛要一口氣睡上百年、千年。

    大麥地的狗都癟著肚皮,在村巷里走動時,東搖西晃。

    村長緊張了,勒緊褲帶。在村巷里,大聲吼叫著:“起來!起來!”

    他把大麥地的男女老少都哄到村前的那塊空地上,讓他們排好隊,讓小學校的一個女教師帶領大家唱歌。唱的都是些雄壯有力的歌。村長的嗓音很難聽,但他卻帶頭唱,唱得比誰都響。有時,他會停下來,察看那些村民,見唱得不賣力的,他會罵一句很難聽的臟話,讓那個人提起神來唱歌。他叫喊著:“熊樣!把腰桿挺直了!挺直了!挺成一棵樹!”

    于是,高高矮矮的大麥地人,都挺成了一棵一棵的樹。

    村長看著眼前的這片森林,心里一酸,眼中就有了眼淚:“再堅持一些日子,稻子就可以開鐮了!”

    饑餓的大麥地人,在炎炎的赤日之下,扯開喉嚨吼唱著。

    村長說:“這才是大麥地!”

    大麥地被水淹過,被火燒過,被瘟疫入侵過,被土匪、日本鬼子血洗過,大麥地一次又一次地遭到浩劫,但大麥地還是在蒼茫的蘆蕩中存在了下來,子子孫孫,繁衍不斷,大麥地竟成了一大村子。早晨,各家炊煙飄到一起,好像天上的云海。

    這一天,青銅的奶奶不見了,一家人到處找,也沒有找到。

    傍晚,她卻出現在村前的土路上。

    好像行走極其緩慢,走一步,都要歇上好一陣。

    她佝僂著身體,肩上扛著一小袋米。

    青銅全家人都迎了上去。

    她把米袋子交給了青銅的爸爸,對青銅的媽媽說:“晚上,給孩子們燒頓飯吃。”

    全家人都看到,奶奶手上的那枚黃燦燦的金戒指沒有了。

    一家人什么也沒有問。

    青銅和葵花在奶奶一左一右,攙扶著她。

    夕陽西下,慈和的陽光,照紅了田野與河流……

    一天深夜,一只很大的糧船終于停靠在了大麥地村的大河邊上……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大嘴棋牌游戏官网 南通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2014a股票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金牛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002349股票分析 北京赛车pk10牛人计划 6开奖现场直播 幸运赛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