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的心多么頑固(第六章)

時間:2019-08-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葉兆言 點擊:
我們的心多么頑固(全文在線閱讀)  >  第六章

       小魚母親臨走,一定要跟我談一次話,要正式談一次話。丁香已與她說好,多付她半年的工資作為補償費。我于是對丁香說,既然錢都賠了,還有什么狗屁的話要談,我不想聽。丁香說,她非要和你談,我又有什么辦法,你要是真不愿意,我再去跟她說。丁香走了不久,小魚母親自說自話地還是來了,她像過去一樣,招呼也不打,直接推門進來了,紅著眼睛對我說:
       “蔡老板你不要怕我,我不會把你怎么樣的。”
       我苦笑著說:“你說不怕就不怕了,問題是,我還真有些怕。”
       “事情已到這一步了,我不會再和你鬧,”她怔了一會,很嚴肅地說,“但是你得給我說句實話,小魚這丫頭你打算怎么辦?你總不能也賠她幾個錢就算沒事,你不能因為自己有錢,想玩什么人就玩什么人。我是老了,不值什么錢了,小魚這才多大,我們農村人,很在乎這個的,你讓她以后怎么嫁人,不能說拿出幾個臭錢來,就跟什么事也沒有一樣。反正對我們家小魚,你一定要有個好好的交待。”
       她想把小魚帶回家,小魚根本就不理睬她。
       “這不要臉的小東西,我現在是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說你要我怎么辦,我顯然有些無可奈何,難道要讓老四和老婆離婚,娶小魚做老婆。
       她立刻咬牙切齒地說:
       “你不要做夢,你做她爹還差不多,她這么年輕,憑什么嫁給你這種不要臉的東西。你以為她會真喜歡你,她只是好吃懶做,圖一個在城里的過日子舒服,才不會真看中你,別還以為她會想嫁給你。”
       我聽她這么說,忍不住笑起來,是冷笑。她便說你不要笑,你笑得難看死了,我說我是不想笑,我也是沒辦法。我說,這事情不是明擺著嗎,你說你要怎么辦。既然她為我出了個難題,我索性也為她出個難題。她頓時無話可說,臉色一陣發青一陣發白,經過這么一吵一鬧,她看上去足足老了十歲,比我剛見到她時更顯得土頭土腦,而且還添了一份憔悴。我突然想到自己當年從監獄里放出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我母親的時候,母親的臉色就是這樣的。
       “蔡老板,我真是看錯你了,你蔡老板雖然一表人材,你比那些別的老板更壞,比他們更陰險。”她憋了好半天,眼淚水打著轉,充滿了刻骨的仇恨,“丁香那女人說我是自己送上門,這話我一輩子也不原諒她,就為這話,我記恨她一輩子,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了這騷貨說過的話。不錯,我是賤,我是不正經,我是白白地送上門讓你日的,我這是自找。”
       她說自己是讓我當初預付給小魚的那三個月工資蒙住了,她說你那時候是多么好的一個人,我就想這么好的人,有機會我一定要報答他。她說我一直覺得你蔡老板是個不錯的好人,人長得有模有樣,良心又好,我怎么會想到你也是這樣的一個不要臉的畜生。
       “我真是太愚蠢了,你既然是這么不要臉,怎么會放過小魚。告訴你蔡老板,你不要占了便宜,把人家母女兩個都睡了,還看不起人家。你不要以為我真是那種褲帶子松的女人,我們農村婦女窮歸窮,褲帶子緊得很。你不要以為我是那種只要是男人就肯的女人,我知道你蔡老板喜歡不要臉的女人,但是我不是。”
       我沒有想到她還會這么平靜地跟我說道理。當時,我更害怕她會再鬧,我怕會再次撒潑,她已經看出來了這一點,反過來安慰我說:
       “我不會和你鬧的,我只是恨自己瞎了眼。”
       她這么一說,我倒真有些不好意思:“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了,你還有什么要求。”
       “已經到這一步了,我還能有什么要求?”
       “有要求你盡管提出來好了。”
       “我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淚流了下來,她迅速擦了一下眼角,“我知道你更不想見到我,希望我走得越遠越好。”
       “我這事做的是不好。”
       “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我說我還是喜歡她的。我說我也很后悔,真的很后悔。我說自己不是人,是個無賴,請求她不要跟我太計較,希望她能原諒我。我說我這人從來不道歉的,但是現在心里真的覺得對不住她。她說我已經不恨你了,對你這樣的畜生,恨也沒用。我知道她說的不是真話,因為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任何原諒人的跡象。我說我心里也很難受,人不要和畜生生氣,你現在要是覺得能夠解恨,就打我幾下好了,我愿意讓你打,愿意讓你罵。
       后來,她就說我不打你,也不罵你,現在,我只要你做一件事。她說我只要你做一件事,這件事做完了,她就走人,天涯海角,永遠不會再見到我。她說的那件事讓人大吃一驚,我做夢也不會想到,她竟然是希望在臨走前,再和我云雨一番。我不相信她竟然會做出這樣荒唐的決定,但是事實卻不容我有半點懷疑,她走過去將門帶上,插上插銷,然后一件接一件脫去衣服,赤條條地躺到了床上。
       我不知道這是事先就準備好的,還是即興發揮。
       我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場戲,不知道應該怎么辦。
       她看出了我的猶豫,很冷靜地說:
       “今天要是你如果不做,我就不走。”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老北京麻将馆 快乐十分赚钱 布卡互动 青海昨天快3走势图 世界足球有几大联赛 极速时时是哪里的 360时时彩 极速赛走势图表图怎么看 快乐十分开奖6月3号开奖号码 现金真钱斗牛网址 平特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