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有愛無愛都銘心刻骨(第10章)

時間:2020-01-1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方方 點擊:
有愛無愛都銘心刻骨(全文在線閱讀)  >  第10章

  平靜如同枯井的日子,再次回來。瑤琴從中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的次數越來越多。瑤琴的媽罵過她好多回。瑤琴的爸也長嘆過好多回。五中的校長也跑了幾趟,想要做做調解。只是在他們面前的瑤琴,像一塊木頭一樣。瑤琴的媽急得后來只會說一句話,你在想些什么呢?你想些什么呢?瑤琴想,我其實什么都沒想哩。

  轉眼又到了楊景國的祭日。這天居然又下起了雨。瑤琴先上了山,她為楊景國點著了香,又放了幾碟水果。瑤琴依然為燃著的香柱打著傘。冉冉升起的煙撲在瑤琴的臉上。瑤琴沒有流淚。瑤琴想,有老天爺在替她流淚哩。

  下山后,時間還早。瑤琴無事。她信步走到了當年的出事地點。路邊的石頭還在,只是血跡一點也沒有了。瑤琴在石頭邊也點了一柱香。她想,等香燃完后,她應該去勞務市場看看。她如果決定自己一個人生活下去,她就應該去找一份工作。一份能讓她自己養活自己的工作。

  便是在瑤琴想著這些時,一個細細的聲音,一個帶著驚訝和疑問的聲音響在了她的耳邊。瑤琴?你是瑤琴?瑤琴揚起傘,她看到了陳福民。瑤琴說,你想干什么?陳福民看到那柱業已快要燃燒完了的香,驚道,那個……那個……當場死亡的男人……,就是……楊景國?瑤琴望著陳福民,沒有說話。她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陳福民說,摔在這里的,就是我的老婆呵。她滿身都是血呵。他說著指了指石頭的另一邊。

  綿綿的細雨。晃動的街景。汽車聲。楊景國的叫聲。被撞飛的自行車。翻在馬路中間的雨傘。四濺著血跡的石頭。倒在地上的男人和女人。腦漿。以及路人的尖叫和驚天的嚎哭。一一涌出,宛然就在眼邊。那是他們一生中多么傷痛的時刻。那個時刻怎樣深重地擊碎了他們的生活。那種擊碎也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瑤琴突然失聲痛哭了起來。曾經有過的痛徹心肺的感覺像繩索一樣一圈一圈地勒緊著她。陳福民見瑤琴哭得無法自制,上前摟住了瑤琴。起先他還忍著自己,忍了一會兒,忍不下去了。十年的痛苦像要嘔吐似地翻涌著。他也哭了起來。淚水浸入瑤琴的頭發,又流到了瑤琴的面頰上,和瑤琴的眼淚混在了一起。

  路過的人都回頭看他們。路過的人都竊竊私語著。路過的人也有掩嘴而笑的。路過的人看不到鮮血的過去。路過的人永遠都不會懂得別人的傷心之事。只因為他們是路過,而瑤琴和陳福民卻是在那里有過定格。他們一生的最痛就是從那里開始。

  回去時,陳福民和瑤琴一起搭的車。他們在同一地方下車,然后預備各自轉車回家。下車時,陳福民和瑤琴幾乎同時看到了那家“雕刻時光”酒吧。陳福民想起第一次見到瑤琴的情景。瑤琴也想起了在那間酒吧里響起的細細的聲音。陳福民說,要不,進去坐一會兒?瑤琴沒有反對。陳福民便朝那里走去。瑤琴猶疑了一下,跟了過去。

  傷感的音樂依然在酒吧的空中響著。細雨一樣,濕透了瑤琴。陳福民給自己要了一杯酒,給瑤琴要了一杯澄汁。陳福民呷了一口酒,方說,你看,我們兩個是不是太有緣份了?瑤琴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是,便點了一下頭。陳福民說,真想不到呵。我當時怎么一點你的印象都沒有?瑤琴也說,是呀。我也只聽到你在哭,一點不記得你的樣子。

  他們一直都沒有提過彼此曾經有過的災難。因為他們都怕往事引起再度摧殘。現在那塊石頭讓他們把淚流在了一起。他們兩個人的心近了。望著對方的臉,知道自己的感受只有對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這個世上痛著。于是心里都生出別一樣的溫暖。他們好平靜。于是他們開始細細地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瑤琴說楊景國怎么斷的氣,后來他們怎么辦的喪事。楊家的人怎么吵鬧著非要埋在老家,而她又是怎么拼死拼活地把骨灰留在了這里。陳福民則說他是怎么攔下過路車送老婆進醫院,又怎樣在醫院的走廊里度過的幾天幾夜,光抽煙不吃飯,一天抽了好幾盒煙,以致他老婆被搶救活后,他聞到香煙就要作嘔。

  一杯酒喝完了,又要了一扎。一杯澄汁喝完了,也又要了一扎。

  瑤琴嘆道,生命好脆弱呵,就那一下,只幾分鐘,一個活鮮鮮的人就沒了。那么不堪一擊。而楊景國這個人平常皮實得不得了,從來就沒有見他生過病。

  陳福民卻苦笑了笑說,我倒是覺得生命好有韌性。人都已經廢掉了,不會說話不會思考不會行動,卻堅持著往下活。這九年的時間里,你猜讓我感受最深的事是什么?就是人之所以成為世界萬物的統治者實在是太有道理了。因為人的生命太頑強了。

  瑤琴用不敢相信的目光望著他。瑤琴想,脆弱而不堪一擊的是楊景國嗎?堅韌而頑強要活著的是他的妻子嗎?

  瑤琴輕嘆道,說起來你比我強多了,你好孬伺候了她九年,把你所有的愛都付出去了。可是我呢?他根本就不顧我的感受,自顧自地這么走了。天天粘在一起的人,突然間就永遠消失。那種痛苦你無法體會。

  陳福民聽到瑤琴的話,臉上露出異樣的神情。瑤琴想問你怎么了。沒等瑤琴開口,陳福民說,愛?你以為我后來還有愛?我不怕對你暴露我的真實想法。我到后來除了恨沒有別的。我在道義上盡我的責任,可我的內心已經被仇恨塞得滿滿的。我幾乎沒有任何自己的生活。我每天凌晨起床,為她揩洗身體,然后清洗被她弄臟的床單和衣物,之后喂她牛奶,安排她吃藥。來不及做完這一切,我就得去上課。途中在街邊隨便買點早餐打發自己。中午趕回來,像早上一樣的程序旋轉一遍,最后再坐下來吃自己從食堂里買回的飯菜。冬天的時候,飯菜早就冰涼,我連再去熱一下的力氣和時間都沒有。晚上的事情更多。我每天都像臺機器一樣瘋狂轉動。所有的工資都變成了醫藥費,沉重的債務壓得我喘不過氣。家徒四壁,屋里永遠散發著一股病人特有的臭氣。我請不起保姆,她家里也沒有人愿意幫助。偶然過來看看,看完就走,走前還說,只要人活著就好。對于他們活著是好,對于我呢?九年半呀,每一天的日子都如同一根鋼針,天天都扎我刺我,我早已覺得自己遍體鱗傷。我夜夜詛咒她為什么還不死。為什么要這樣折磨我。好幾次我都想把她掐死。因為她再不死,我也撐不下去了。你說,我過著這樣生活,我還能對她有愛嗎?我比你強嗎?你只是在懷念中心痛而已,而我呢?從精神到肉體,無一處不痛。這樣的痛苦你才是無法體會的。幸虧她還有點良心,死了。否則,今天你根本無法認識我,因為,我多半已經先她而死了。

  陳福民的聲音激烈而急促。他拿著酒杯的手,一直抖著。瑤琴從來就沒有見他這樣過。心里不由生出憐惜。瑤琴想,他是好可憐呵。

  瑤琴伸出了自己的手,將陳福民的手緊緊地握著。在她溫熱的手掌中,陳福民慢慢平靜。他的手不再抖動。他享受著瑤琴的手掌。

  陳福民說,你知道嗎,我多想好好地過日子。多想有一個我喜歡的女人,一個不給我帶來負擔的女人,就像你一樣,安安靜靜地陪著我,讓我渾身輕松地過好每一天。所以,我希望我們倆個再重新開始,行不行?我一直沒辦法忘掉你,我好想重新來過,行不行?

  那是一定的。為了他們共同的嚎哭和淚水,為了他們共同的災難和痛苦,為了他們共同有過的漫長而孤獨的十年,那是一定的。瑤琴想。

  瑤琴說,今天在我那兒吃晚飯吧。還是我買菜,還是你下廚。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老北京麻将馆 欢乐斗地主官方下载电脑版 今日重庆快乐十分开奖 九乐棋牌游戏金币版下载 德甲联赛derbystar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陕西体彩11选5app 今天贵州快三走势图 吉祥棋牌官网 排列3有规律 排列5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