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隱婚專寵:傅少,花式撩 > 正文 > 第13章 物盡其用
第13章 物盡其用



更新日期:2019-05-30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出了岑安閣,沐瀟瀟被梅姐與司機架出來,上了保姆車。

上車后人往后座一坐,抬手捏了捏眉心,閉目說道:“我休息會,到了叫我。”這話是對司機小李說的。

“好的,沐小姐。”

梅姐瞧了眼當真閉上眼睛休息的沐瀟瀟,雖困惑她今晚的配合,但想到安總起了撤換她的心思,如果她真的想要在這個圈子里站穩腳步,那么這個機會就絕對不能失去。

想必她也清楚,適當的利用自己的美色,為其謀取相當的利潤,何樂而不為。

樓總還說她清高驕傲,絕對不會為五斗米折腰,在她看來也不過如此。

眼底滑過譏誚,梅姐比了個手勢令小李放慢速度,同時點燃了車內的安神香,讓小李繞著在市中心跑了一圈后,靠過去低低的在她耳邊喚道:“瀟瀟,瀟瀟……”

見她沒有絲毫反應,梅姐立刻吩咐小李:“回岑安閣。”

顯然小李也早被打理妥當,二話不說,方向盤一轉,掉頭就往岑安閣駛去。

岑安閣一到八樓是餐廳和會所,網上則是酒店。

梅姐與小李合伙夾著沐瀟瀟從地下車庫直接搭乘電梯來到16樓的1611號房前。

瞧了下門,里面王飛已經洗好澡只著浴袍開門。

看到被兩人架著過來都沒醒的人,直接接過。

“王總,您先前答應的事可別忘記了,這次盛世投資的大電影可別忘了我家嬌嬌啊。”

這梅姐將人送入狼窩還妄想利用她的身體為自己手底下的藝人謀福利。

“你放心,不就是里面一個女二的角色嗎?你們就安心呆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有了王飛的保證,梅姐立時眉開眼笑。

梅姐是星海的王牌經紀人,手里有著最好的兩張牌。

一個是影后陸伶,一個則是新晉小花旦馮嬌嬌。

后來因為沐瀟瀟的空降,星海總裁程雪鴛直接將嬌嬌交給了公司其他人,讓她則負責陸伶與沐瀟瀟。

但馮嬌嬌是她一手帶出來的,她們之前也談好了,一旦可能馮嬌嬌將再回到她手里,而她也將不惜一切為她爭取資源。

她沐瀟瀟反正快成為一張廢牌,最后為她家嬌嬌謀一點福利,或許在她潦倒時會接濟一二,她這也是為她著想。

看著酒店房門被關上,梅姐轉身沉聲叮嚀,“今晚是沐瀟瀟自己強行要下車,至于去了哪里我們誰都不知道。”

“梅姐,你放心。”小李無賴一笑,對著嘴唇比了拉拉鏈的手勢。

“快走吧。”看了眼空蕩的走廊,梅姐也不敢多做停留,帶著小李迅速離開。

……

岑安閣同樣是16層某間房間內——

不同于其他房間舒適簡單的裝扮,此刻這間房被各種先進儀器占據,一整面的電腦屏幕,全方位360度監控整個岑安閣,包括各個出口與每個樓層,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此刻,屏幕前坐著一個黑色便裝的小青年。

說是小青年實在是燈光下的臉太過幼齒,一頂棒球帽反扣,嘴里還咬著根棒棒糖,不時還能聽到他吃糖時咂巴嘴巴的聲響。

說是小青年,但小青年身高卻不低,長腿包裹在黑色運動褲下,腳尖不時點著地面,屁股下的椅子來回在屏幕前晃動,而他修長的手指更是快速且不間斷的在鍵盤上敲擊著。

“老大,在408、1217、1502、1911、薩滿在頂層套房,每個房間內都裝了反跟蹤裝置,頂層更設有多個暗哨。”

小青年咬著棒棒糖,說出的話倒是口齒清晰。

而小青年身后一直站著的男人,目光卻落在了屏幕上某一角上,聽到小青年的聲音男人方才將目光挪開,如鷹隼般的睿眸落在屏幕上,一掃不過幾秒的功夫,男人已經精準的下著命令。

“薩滿不在,所有人撤退。”

那小青年聞言,嘎嘣一聲瞬間咬碎嘴里的棒棒糖,轉身錯愕的看著自家老大,“老大,薩滿明明就在……”

男人直接俯身點著其中一臻畫面,問道:“有沒有發現什么?”

小青年顯然對他十分信服,盡管滿心困惑還是順著他手指方向望去,畫面他看了不下數十遍,自認為沒什么錯過,可被他這樣問著,潛意識里又覺得也許自己真錯過了什么?

凝眸瞧去,畫面內容并非靜止,但也只限在一張遍布絡腮胡子的男人身上。

那張臉,小青年自然認得。

正是他們追蹤了一年多的大毒梟薩滿。

總統套房內,薩滿正享受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手中不時轉動著一把沙漠之鷹。

小青年仔細盯著畫面,無論是疤痕還是習慣,這人分明就是薩滿無疑。而且他身邊還站在他的軍師言諾。

“半年前,我們追蹤薩滿時,毒蛇曾一槍射穿他的左手腕骨。”男人點著畫面里薩滿正靈活轉動沙漠之鷹的左手。

“那一槍,如果是尋常人左手基本上是廢了。薩滿雖然是個大毒梟,但極為愛惜自己的性命,身邊有不少名醫,當時應該是拯救及時,左手沒有被廢。”突然,房間的門被人打開,一模樣周正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的身后跟著另外兩人。

“毒蛇槍法一絕,他的子彈貫穿的,還能這么熟練活動就算華佗再世恐怕也做不到。”

小青年本就聰明,立刻就明白了。

“這是替身!”

“老大。”

一連三聲老大,進來的三人關了房門,開始取身上的裝備,包括別在耳朵里的通訊器。

“阿南,你這話在別人面前說我或許還能得瑟一下,在老大面前,你這是嫌我丟臉還不夠大發。”毒蛇吳勇開口。

z國軍界,誰不知道老大槍法無人能比。

老鷹向南聞言輕笑一聲,一拳捶在他的肩頭,豪氣道:“輸給老大不丟人。”

他們口中的老大傅靳玨對此并不多言,只是待幾人說完,才對著剛才操控著計算器的小青年道:“小寶,雖然半年前圍剿薩滿的行動你沒有參與,但進入戰魂你就該了解所有的事情,尤其是有關你的敵人的一切。”

“你雖是后勤,可在前線的所有戰友都靠你的情報來執行命令,你的每一個發現決定著所有兄弟的安危,你肩上的責任更遠勝他們。所以你要比其他人看得更深更透!”

談不上訓斥,甚至每一個字都說的極為溫和,可小寶卻漲紅了一張臉,站在那羞臊得很。

他雖是特招進戰魂部隊的,年齡也普遍低于整個團隊。可進入戰魂的人從來不以年齡劃分,而是能力!

他記憶力超群,過目不忘,還有過人的計算機才能,所有人都說老大有意親自培養他。

他很高興,可也正因為如此又格外有壓力。

他想要做得更好,想讓老大自豪, 可好像總是做得不是那么好。

“好了,你才進戰魂多久?能有這樣的洞察力已經是我們望塵莫及的了。別妄自菲薄。假以時日你一定會成為戰魂最出色的一員。”老鷹向南一副兄長姿態安慰。

小寶點點頭,可眉眼依舊難掩失落。

向南幾人顯然早已經習慣,含笑相視一眼。

“老鷹,你整隊離開,蒼狼斷后。不要讓里面的人發現。”傅靳玨過去拿過自己的外套,“其他人不用管,只要盯著言諾和這個替身就行了。”

言諾,薩滿軍師,傳言薩滿的影子,有薩滿必有言諾。

看來,有時候傳言真的只是傳言。

看著穿好外套往外走的傅靳玨。

眾人齊聲道:“老大, 你去哪?”不一起回去開會商量接下來的行動嗎?這不是老大慣來的習慣嗎?

“小寶,黑了岑安閣所有監控。”回答幾人的是男人不容置喙的命令。

老北京麻将馆 本港台马会现场开奖直播 香港准平特一肖论坛 上海时时票结果 时时一天赚2000技巧 陕西快乐十分手机版竖 广西快三结果 赛马会赛马会论坛 广东快乐10分计划网站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