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秋心入畫( 下)

時間:2019-01-1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ReFrain 點擊:
 
    青玄這次才是真正站在了老者的面前,他的身子并沒有真的斷為兩截,只是一身的“精氣神”都已被斬斷,生命也確實走到了盡頭。
    水墨江山圖,傳聞中那柄無形無質的仙劍竟是隱在這里。
    青玄從流傳的故事中推斷出那柄無形仙劍應該落在了蘇小姐的自畫像中,正是它將畫卷變得活靈活現,也正是它最終將畫卷變成了白紙,而即墨老人在殺害那個無辜的小王爺后便成為了白紙畫卷兩百年來的唯一主人。
    現在看來,這個推斷很有些問題。
    本來,關于蘇小姐被封進畫中的那個流言簡直是在侮辱人的智商,一聽就像是別有用心的人編的。只是歷史明明白白告訴我們,在那個時期,后來唯一發生的大事只有隱門被覆滅。
    有能力干出這種事的人實在沒必要散布出那樣的流言,而蘇小姐的自畫像又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并不是流言,僅僅是被見過畫像的人傳岔了的一個事實。
    所以是無形仙劍落進了蘇小姐的自畫像中,讓原本就極具靈氣的畫像變得活靈活現了,才有了那種謠傳。
    很容易讓人這樣確信。
    但事實上這其中的太多說法都是某個人的一面之詞,完全可能是子虛烏有的事。現在來看,老人或許早就得到了那把仙劍,那個小王爺死后,老人得到的只是蘇小姐的自畫像。
    “當初準備了許多相同的畫紙,之后的這些年里裝作始終是在同一張紙上作畫,真是辛苦你了。”青玄盯著眼前的老人,這個老人對那些傳言始終保持默認態度,所以自己最終也著了道。
    “屠滅隱門上下的那個人只能是你,殺掉那個落魄小王爺的只能是你,放出那個流言的也只能是你,這么大的局,難道就是為了今天坑我一把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你是有多無聊……”
    青玄并不覺得這種想法合理,看到老人對自己的話語毫無波瀾絲毫不意外。只是……就結果而言,老人所得的真的只有蘇小姐的畫像。
    青玄不由得開始推敲這種可能。
 
    其實青玄此刻所想距離真相已經不遠。蘇小姐死后的四十年間,江湖出現了一個大高手,這個大高手聽聞了自己出生前關于蘇小姐的故事,心思神往之下竟去皇宮偷盜水墨江山圖。
    “你以某種方式得到那幅江山圖后,憑你的功力立刻察覺出,畫里面‘住進了’一把仙劍。”青玄有些無可奈何地盯著老者看了一會兒,繼續道:“真正坑爹的是,你竟然不知從哪個石頭縫里找到了蘇小姐寄予曜帝的書信,得知他們曾經約定過,蘇小姐極為細心地作了一幅自畫像。而后來這幅自畫像顯然沒能被曜帝得到,而是隨著蘇小姐離奇失蹤了。”
    “這就全部講得通了,你所做全是為了得到這幅畫像。”
    青玄盯著老人,語氣忽然大變:“為了從茫茫人海得到畫卷的消息,不惜編造那樣的流言攪亂武林。滅掉隱門上下就是為了泄憤,因為他們壞了你的好事,你個禽獸!但你的詭計還是成功了一半,畢竟你讓這個畫像變得眾所周知,后來它一出現你便殺害那個小王爺,搶到了畫,你個魔鬼!!但你最喪心病狂的地方還是在于為了攪亂武林而滅掉蘇家滿門!!!”
    老者終于猛然抬頭,神情中有了憤怒,青玄等待這一刻已經多時。
    一道灰光一閃而過,老者倒飛出去數丈遠,胸口一個深凹的掌印隱約能看到血肉。
    青玄神色一下子萎靡下來,跌坐在地上,嘴上卻掛著一絲笑意:“好多年都沒講過這么多話,你再不有點反應,我怕是要氣死,死不瞑目的那種。”
    那個老者傾慕自己想象中的蘇小姐,想得到畫像是真,卻絕不可能去蘇小姐長大的地方大開殺戒。至于滅掉那個隱門很可能是為了蘇小姐討個說法。內幕很亂,青玄也懶得去想,但師弟日后免不了來這里討個說法,他不會讓師弟有萬分之一丟掉性命的可能。
    青玄突然憤怒不已:“*%**#@,簡直沒天理,老子竟輸給了一個猥瑣變態!”隨后用盡最后一點力量將短劍擲向山下,就此閉上了雙眼。
 
    江湖突然炸開了鍋。
    云恒山下添了座新墳,即墨老人親手立的碑,埋的卻是那個千年難遇的武學奇才青玄。
    街頭巷尾隨處可見議論此事的閑人,而那些遠離市井的俠客高人又何嘗不是唏噓不已。既感慨這個武學奇才的消逝,也對道觀之中的那個老人更加忌憚。
     ……
    某個樸素簡陋的庭院之中。
    一身青衣的少年走到后院正中的一間屋前,躬身一拜。
    “青霖,你要下山?”屋內傳出女子清冷的聲音。
    “是,師姐。青玄師兄……過世了,我想知道其中緣由。”名叫青霖的少年再次躬身,小心翼翼地回答。
    “我知道了,青霖……你要小心。”
    “是,師姐也要保重身體。”
    青霖轉身,卻是有些意外,師姐給人的感覺雖然有些悲意,但絕對不是心傷甚至心死。難道自己平日間看錯了。
    青霖回憶了一下師姐往日默默注視青玄背影的神情,心里總覺得有些怪異。
 
    青霖徑直去了云恒山下,那里一座新墳還未有野草生長,卻也有不少人祭拜過的痕跡。
    青霖在墳前默立了半天,之后來到江邊,伸手一招,一把短劍從水底飛到手中。青霖的神情頓時變得有些復雜,一步一步向云恒山頂慢慢走去。
    在某一刻,青霖前方的景物也突然染上一層墨色,青霖面前的世界也變得扭曲。但青霖仍是不急不緩地前行,然后便走過了它們,一直走到老人的面前。
    “你們是親兄弟么?氣質簡直像是同一個人。然后,這門絕學叫什么名字?”即便經過包扎,老人的胸口仍在不斷向外滲血,此時說完一句話便立刻猛烈咳嗽起來。
    “我和師兄師承同一人”,青霖自然知道老人說的是誰,便如實回答,“而這門絕學叫做魔息步,師兄從海島外宗尋到的,一本殘缺得很厲害的秘技,我比師兄領悟得稍多一些。”
    當初青玄在畫卷中便是憑這門絕學找到了反擊的契機,但老人此刻也只是出于好奇隨口一問。
    青霖忽然開口:“我其實只是想上來看一看……老先生想必看到了我手中的短劍,今日不應該再強行出手的。”稍想了想,又補充道:“師兄偷學于慧成寺禪宗的《釋然經》,可謂化神奇為腐朽的佛家秘技。本來就嚴重消融了老先生的功力,何況師兄最后那一擊還帶著人王戰技的霸意。老先生的身體狀況想來不會太好。”
    老人卻擺了擺手,緩慢的開口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也不必替我找借口,我身體完好也最多是多阻你一會兒。我從不認為……你師兄那般的人,我能贏過兩次。”
    說上這么多字,老人已經是連氣都順不過來了。緩了好久,老人的面色才稍好。但老人竟顫顫巍巍站了起來,一路跌撞著走到了屋檐下南面的廊道上。
    蘇小姐的自畫像正掛在那里。
    注視許久,老人用最后的力氣卷起了畫卷。過往云煙、紅塵萬事都仿若被他收斂了起來。
    彌留之際,老人攬著畫卷斷斷續續的開口:“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極限……自己的畫技,到底……咳咳……要知道,當年……蘇小姐,是……何等的,驚艷。這幅山水畫……”
 
    老人沒能說完這番話便徹底咽氣。
    青霖卻不免有些唏噓,在他看來,老人積淀近兩百年的筆法早已精妙到出神入化,一身技藝真正堪稱奪天地造化。當年的蘇小姐再怎么驚艷,卻終歸是一介凡俗。老人所求的不過是一個執念中的虛影罷了。
    青霖從道觀里找到了那幅水墨江山圖,畫卷鋪陳開來,陳年的墨跡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女畫師有所求而不能得,將愁緒埋入了畫中,而老人過于憐惜她,也將自己帶入了畫中。
    “不過人死為止,也該走出來了吧。”
    青霖一聲輕嘆,絲絲縷縷的青煙升起,畫卷在火光中化為灰燼飄遠。
    云恒地界方圓數十里的山河忽然轟鳴大作,青霖在地動山搖間看到一把墨色長劍浮現。待到一切平靜下來,墨色長劍已經飄向遠方,青霖毫不猶豫,身體化作流轉的光影追尋而去。
    出乎青霖意料的是,長劍并未真正飛遠,反而在云恒后山急轉直下。那里站著一個白衣女子,墨色一閃而過,就此隱沒在了女子眉間。
 
    “師姐你之前一直在這里?”返身回來的青霖沒有看到長劍的蹤影,卻見到了這個熟悉的身影。
    “不放心你,所以來看看。”
    “其實完全沒什么”,青霖聽出師姐竟是跟著自己一起來的,連忙問道:“那師姐有看到一柄墨色長劍落在何處了嗎?”
    “沒有注意到。”
    青霖頓時有些失望,以師姐的功力都沒見到長劍的蹤影,自己怕是真的難尋了。青霖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還是覺得這柄仙劍太過不詳,應該尋個地方永久封禁。
    “蘇小姐好看么?”
    “啊?”有些出神的青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師姐問了什么。
    “我所見畢竟只是幅泛黃的畫卷,以此推測真人的話”,片刻之后,青霖才稍稍思考,給出了中肯的答案:“世人所說并不夸張。蘇小姐傾國傾城,人間絕色,大概和師姐不相上下。”
    師姐卻沒再開口說話,青霖沉默地站了一會兒,也放棄了再去尋那仙劍的念頭。
    “師姐,我們回家吧。”
    “嗯。”
 
    Ps: 本文部分故事與內容參照:
百度詞條:魚玄機
百度詞條:國畫技法
另,“世間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出自白居易
作品集ReFrain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ReFrain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1-11 21:01 最后登錄:2019-02-11 21:02
老北京麻将馆 广东11选五爱彩乐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囹 三肖公式 江苏快3博牛彩票 快速时时是私吗 香港马会特走势图 内蒙福彩快三开奖一定牛 香港六合开奖现结果 吉林时时票五星直选 全年永久固定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