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不再是青春年少

時間:2016-08-30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落影子離 點擊:

         臨近畢業的那幾天,同學們都很瘋狂,瘋狂地聚會,瘋狂地追求心愛的人,瘋狂地找工作,總之就是一片瘋狂。每天晚上啤酒攤總要醉倒那么一些人,互相說著胡話,談論著大學生活的細枝末節,過往的恩仇矛盾都在一杯酒中盡數消散,大有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抿恩仇的豪邁。
 
       瘋狂的氣氛中總是凝結著悲傷的氣息,因為要各赴前程。
   
       那天晚上我們宿舍也是如此,互相碰著杯,互相說著激勵的話,談論從前過往,談論今朝以后,然后又談論及自身,當談論愛情工作事業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有好長一段時間只聽見酒杯的碰擊聲音,這似乎是一個相當現實的問題。
 
        蕭曄突然抓著桌上的啤酒一陣猛灌,橙黃色的酒汁有一半灑落在地上,然后把頭深深地埋進腿間,他的心里在哭泣吧。我們都知道他喜歡班上的一位女孩,從大二的時候就開始喜歡,如今畢業了還是沒有任何結果。
 
       女孩長得很漂亮,甜美的長相加上修長的身材自是有一種魅惑眾生的妖冶,在班上和院系也是一風云人物,有很多追求者,緋聞不斷,艷名遠播。其中蕭曄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她對他們都是若即若離的態度,對他也一樣。
 
       當我們知道蕭曄喜歡康文潔時,所有人都大跌眼鏡,表示不相信。蕭曄性格內斂,怎么會喜歡性格張揚的人呢?我們都不怎么看好他的愛情,表示讓他迷途知返懸崖勒馬,否則他會迷失在錯誤的愛情里。為了不讓他危險的愛情繼續,我們甚至為蕭曄分析了康文潔的“男朋友”,扳著指頭一一數著,從大一到現在,從本班到系上再到外系,兩只手的手指頭用完了再加上兩只腳的腳趾才勉強數過來,得到的這數字連我們自己都有些吃驚。這下你吖的總該退縮了吧,沒想到他豪氣云干地來了一句:茫茫人海中,雖千萬人吾往矣!
 
      我輕輕地說了一聲,是色迷心竅吧。
 
       蕭曄特賤地伸出一根中指對著我搖了搖說,你沒談過戀愛,你不懂!
 
      我開玩笑地說,你只會慘烈地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到時候你就哭吧。
 
      蕭曄拍著我肩膀豪爽地說:哥們兒你放心吧,等到我把康文潔拿下,讓她給你也介紹一個她們寢室的妹子。
 
      對他的話我只是笑笑,既然他如此堅定地喜歡康文潔,那么我也只能同樣堅定地支持,因為他是我最好的哥們。
 
        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妝。這句話果然是千年不變的真理啊。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為自己喜歡的事或者人沖動,即使知道那樣做無意義無結果,也沒有想過要退縮。即使受傷了,流血了我們也心甘情愿,因為我喜歡,沒有復雜的理由,就是這么簡單。
 
        良久,蕭曄把頭又重新抬起,啤酒攤上的燈光照在他消瘦的臉上,我似乎看到他眼角有晶瑩的東西即將滑落,他拿起一瓶啤酒又灌了下去,我們都很難過,但是誰也沒有勸他。
 
       一瓶啤酒結束,蕭曄突然抓著我的肩膀說到:“如果當初我聽你們的話也不會落的如此吧!你們會不會嘲笑我,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像等待被施舍的乞丐?”
 
       我搖了搖頭,“不會嘲笑,因為我們是哥們。你更不是乞丐,你的付出只能說是她不配擁有。”
 
       蕭曄松開了抓著我肩膀的手,在他的位置七倒八歪地躺著七八個啤酒瓶子撞擊在一起叮叮當當響個不停。
 
       他整理了一下情緒,對著我們說,“還記得大三那次和她去敦煌旅游嗎?”
   
       我們點頭都說記得,那次我們也都很為蕭曄高興,以為他要成功了。千軍萬馬中只有他一個人成功地走進了她身邊,與她共享山河秀麗。
 
       那次回來我們都開玩笑地問:睡了沒有。
 
       蕭曄很君子地回答,“不要把我想地和你們一樣禽獸。”
 
      自那以后蕭曄整個人變了個樣,康文潔喜歡聽陳奕迅的歌,蕭曄手機里面下載的全是陳奕迅的歌,從不唱歌的他每晚在寢室里狼哭鬼嚎的吼個不停,說是學會了要唱給她聽;康文潔喜歡看南派三叔的《盜墓筆記》,從不看小說的他不知從哪里找來了厚厚的一本《鬼吹燈》(蕭曄認為鬼吹燈就是盜墓筆記),看了一兩天問我吳邪怎么還沒有出場啊。我看了一眼書的封皮有些哭笑不得,大哥你這是逗我吧,吳邪在盜墓筆記里面,你特么的在鬼吹燈里面找;康文潔喜歡吃6號食堂的麻婆豆腐,蕭曄一下課就跑去排隊,有時候為了排到前面甚至不惜和別人動手(消瘦文弱的他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
    
        那時候他們的關系在外人看來是很好的情侶關系,就連蕭曄自己也認為。
 
       事情發展到畢業的這幾天,突然完全轉變了。她對蕭曄說,我的工作還沒著落呢。
 
       蕭曄說:我幫你找。
 
       康文潔說:謝謝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找到工作。
 
      蕭曄怔在原地,一時沒有回過神。
 
      康文潔沒有再說什么,轉身走了。
 
        蕭曄遠遠地看到一個男生對著康文潔招手,康文潔走了過去,偎依在男生的懷抱里走遠了。蕭曄的世界在那一刻完全崩塌,他想大哭,他想找那個男生決斗。蕭曄知道那男生是個富二代,呵呵,這就是她所謂的自己能找到工作?
 
       夏夜的風帶著悲傷的氣息撫過受傷的人兒,悲傷的男孩此刻充滿了痛苦。那美麗漂亮的女孩你是否也痛苦呢?你大概會是幸福的吧。
 
        夜空稀松的散布著幾顆星星,曾經聽老人說過,天上的每一顆星星對應著地上的每一個人,也就是我們在天上可以找見自己的本命星。我想最遙遠最微弱的那顆星星或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吧,那可能是我,可能是蕭曄,又或許其實什么都不是。
 
       啤酒攤陸續打烊了,只有我們所在的這家啤酒攤還沒有,老板對著我們小心翼翼地說:各…各位,時間不早了,今晚就到這里吧。老板斟酌了一番詞語繼續說到:要不明天我請大家繼續。
 
       蕭曄借著酒瘋一拍桌子:怎么?怕我們付不起酒錢。
 
      說著從口袋里掏出400元擺在桌子上:再來4箱酒。
 
      老板沒有上酒,蕭曄有些生氣了,這時候氣氛有些緊張。
 
       我們連忙對老板說,我這哥們喝醉了,希望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老板也算是和氣:沒什么,誰沒年輕過,我像你們這么大時候也傷心過,痛苦過,少年人經歷一些痛苦總是好的。
 
      我們架著蕭曄回到了寢室,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蕭曄說:我要給她打電話。
 
        我們都說算了吧,已經很晚了。
 
       但蕭曄非要堅持,于是撥了她的電話,電話用的免提,剛響了三聲就被接通了,看來有人注定今晚無眠。
 
      先是康文潔說的話:這么晚了還不睡?
 
        蕭曄說:“我有話對你說。”
 
        “有話明天再說吧,時間不早了。”
 
       “不,明天是不確定因素。”
 
       “好,那你說吧,我聽著。”
 
       “還記得陳奕迅的那首《因為愛情》嗎?”
 
       那邊明顯沉默了一下:“記得。”
 
      “第一次給你唱的時候,你說很難聽,現在我功力有所長進,你要不要再聽一次?”蕭曄笑笑。
 
       “嗯。”
 
       “給你一張過去的CD,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給你一張過去的CD,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有時會突然忘了我還在愛著你。”
 
       低沉滄桑的聲調,仿佛歷經了歲月的顛沛流離,一種恍若隔世的歲月滄桑,在時間和空間的坐標上無限拉伸。正如埋藏了百年的老酒,在某一時刻突然打開,那濃烈的香味噴薄而出,醉倒世人。這歌聲大概就是醇香的老酒或者內心間不能壓抑的情感,一旦噴發卻是濃烈至極,灼人肌膚。一段感動天地的愛情,注定要被世人傳頌,但我們的愛情是平凡的,最終不會留下什么痕跡。
 
       一曲終了,感動了滿宿舍的爺們,可感動了電話那端的人兒?
 
       “依然很難聽,謝謝你,謝謝你給我快樂,我今晚很高興,也很感動。蕭曄,明天我就和趙高明(之前的那個富二代)說清楚,我是不喜歡他的。”似乎有抽泣聲音。
 
     “康文潔,我愛你,但我不會強迫你也愛我,這世上有很多事就是不完美的,正如我愛你一樣。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小伙喜歡一個姑娘,于是這個小伙每晚給姑娘送一朵玫瑰,并且說一句‘我愛你’,小伙堅持了99天,這99天里姑娘對小伙始終沒有理睬,到第100天晚上時小伙沒有去,姑娘等了半夜也沒有等到小伙,姑娘很失望,也很傷心,如果小伙第100天晚上來,那么她一定會答應嫁給小伙的,但是他沒有來。有很多人對小伙的做法很不解,有人問,你既然都堅持了99天,為什么不能再堅持一天,小伙回答,99天是我付出的過程,還有一天是為我自己的尊嚴。男人可以愛,但不能愛地低賤。”
 
       蕭曄說完就掛了電話,那一刻我們覺得蕭曄特別爺們,是的,男人可以愛,但不能愛地低賤。
 
       電話那邊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應該是傷心的吧。
 
      自那一晚之后蕭曄再沒有去見康文潔,然后我們都如期地畢業了。 
 
        蕭曄畢業以后去參軍了,那天我們在蘭州車站為他送行,穿一身綠色的軍裝,胸前別著一朵大紅花,特別英俊瀟灑。汽笛長鳴,列車漸漸的開動,我們對著列車使勁的揮著手,有一種叫做淚水的東西模糊了眼睛,那不是矯情,而是我們兄弟間的真情。列車漸行漸遠,我們的兄弟去了遠方--湖北襄陽,請不要悲傷,也不要哭泣,當下一個夏天時,我們也許再會相聚。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蕭曄的消息(軍隊上不允許帶手機)。直到三個月以后,我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是湖北襄陽的號碼。
 
        我猜測一定是蕭曄的,電話接通之后果然沒錯。他給我介紹了他在軍隊里的情況,并且說他過的很好。我只是靜靜地聽著他講,我想他一定過的不好吧。
 
       之后的時間里,我們大概每隔一個月左右通一次話,只是我們誰都沒有再提起康文潔的事。有一次我偶然聽同學說,康文潔再蕭曄參軍之后傷心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又振作起來了,最后和富二代趙高明修成正果。
 
       畢業之后,應化2班的QQ群就像墳墓一樣安靜,偶爾跳出一兩個小鬼看看沒有人,于是又歸于近乎死亡的安靜。我們宿舍重新組建了一個群606兄弟群,剛開始時熱鬧非凡,你一句我一句的爭論不休,到后來幾乎沒有人說話了。
 
        也對,走上社會,我們就有自己的步伐了,你的路途,我的前程,你有你的事業,我有我的窘迫,于是我們都很忙 ,于是我們各自奔波。你說待我有所成就時,定當陪你醉酒千觴。我說待你回歸之時,不論風雨定當親迎。
 
       寫到這里我突然想起了葉賽寧的詩。
 
       不惋惜,不呼喚,我也不啼哭,
   
      一切將逝去……如蘋果花叢的薄霧

      金黃的落葉堆滿我心間——

      我已經再不是青春少年。


       ………
      我已經再不是青春少年。
  
 
 
 
 
         后序:這篇文字寫完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發表。原因有二,其一,這篇文字以我最好的一個兄弟為原型的,如果就這樣隨便寫了發表,我心里會過意不去的。當時寫完給他看過,他說挺好,我自己又看了幾遍,還是不太滿意。其二,之前沒有寫過這種類型的文字,心里挺忐忑的,不知道寫的怎么樣。于是今天重新讀了一遍,略微改動一些枝節,鼓起勇氣發表了,不論好壞,權當自娛自樂罷了。
作品集關于青春的文章 落影子離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落影子離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1-11 20:01 最后登錄:2016-09-04 18:09
老北京麻将馆 白小姐免白小姐开奖结果 tank新计划百度云链接 曾道人玄机彩图 2018最新白小姐 通比牛牛倍数 山西快乐二十分钟开奖 重庆时时手机app 125期二肖中特 湖南快乐十分官方开奖 3b三十期试机号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