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原來逆天改命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

時間:2019-05-17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阿部桃桃 點擊:
原來逆天改命最可怕的不是死


春雨時節,我騎著毛驢,看杏花煙雨,垂柳細風。
這幾年兵荒馬亂,遍地狼煙,我從齊都臨淄一路逃難到楚都郢都。
作為一個姑娘家,我身在亂世,沒有什么大志向,只想活下去。
幸好,我不但懂得逃命,更有賺錢的本事,所以我不僅能活下去,而且日子過得并不差——不至于挨餓受凍,露宿街頭。
第一天,我趁著夜色盜了兩件衣服,把打瞌睡的掌柜的胡子剪了,洗了洗,修了修,變成了我的修容工具。
我可不是什么小偷,我是借,賺了錢再還回去唄。
我滿意地對鏡子照一照,要是師傅在,恐怕他也認不出。
第二天,卦旗一立,卦桌一擺,在繁華的市集白手起家,清清嗓子喊起來,“算卦啦算卦啦,不靈不要錢。”
在亂世中,人們都熱衷求神問卦,探尋自己的命運,而郢都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半天下來,足夠我一日三餐。
第七天晚上,我把衣服的錢偷偷還了回去,順手偷走了老板的雞腿,做點好事幫他減減肥。
回到家,我點了一盞忽明忽暗的煤油燈,躺在床上,數著一枚枚錢幣,樂滋滋地盤算著,明天可以搬到上等房,吃一枚大大的雞腿了。
世上的事,最怕樂極生悲!
“快...”我循聲望去,前面吵吵嚷嚷的,一陣騷亂。
這條街上每天上演口角,沒什么稀奇的,無非是你撞到我家老人了,你把我東西撞地上壞了,你把我新鞋踩壞了,你賣假貨啦,你揩油我老婆啦。聽說前幾天還發生了一件慎人的事,一位客人因不滿漲價,把昌昌炒飯老板的頭給砍了。
我從思緒中回過神,大驚失色,排隊的客人全不見了!
“你怎么還不跑?”旁邊賣木屐的老大爺已經麻溜地裝裹好東西準備離開。
“怎么回事啊?”我這才急了,趕緊拖住大爺問。
“收保護費的人來了。”大爺急匆匆不愿多搭腔,一溜煙跑了,人果然是最有潛力的動物,這速度快趕上小青年了。
我也趕緊跑吧!一手扛起魯班折疊桌,一手拿著卦旗、卦象。只感覺后背傳來一股強勁的力,回過頭,四個人高馬大的壯漢,一副地痞流氓相!
這群王八羔子,把老娘的血汗錢全都收走了!嗚嗚嗚,欺負人家沒關系,武功弱。
我的心身受到了嚴重創傷,需要好好補一補,比如一條烤鯽魚。
老湯看我留著哈喇子,饞嘴地看客人吃大魚飯,笑嘻嘻湊上,“回來了哈,要不要也來一條。”
“老子沒錢,都給了保護費了,來一碗大白粥。”
老湯對我收斂了笑,笑瞇瞇地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老湯是我寄住的客棧的老板,五十多歲,滿臉皺子,是個話嘮子。
我吃著熱乎乎的大米粥,小湯雞賊地朝我邊上坐,把烤鯽魚在我面前晃了一晃。
“怎么,有事?”我笑了笑,摸摸小湯的小腦袋瓜,他看上去14歲了吧,胖嘟嘟的好可愛哦。
他把魚放在我面前,又推了推,示意我吃。
我直勾勾地看著他,他臉一紅,“我就是想讓你幫我測測,我跟翠花會不會在一起。”
這么小,居然春心萌動了!翠花我見過幾回,她是對面賣茶阿婆的孫女,長得白白凈凈,算得上清麗。
我掏出卦象為他演算,翠鮮花還真是他湯小糞的人。
小湯的眸子一閃一閃,傻樂呵,陷入愛情的少男少女總是有些神經質。
總算也吃到了魚,錢沒了還可以賺嘛,我舉著著微弱的小火苗,走過陰濕的地下長廊,打開吱呀吱呀的腐木,到了我的家。
我的家就是這間下等房,白天照射不到陽光,晚上看不到月光, 點上煤油燈,洗了把臉,躺在兩塊板架成的床,呼吸著混濁的空氣,疲倦襲來,吹了燈,陪伴我的只有飛來飛去的蟲子,醒來后,又出發了。
今天有點不尋常,對面擺了一個跟我一樣的攤。那是個老頭,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把生意全搶走了。
你們這些看臉的人啊!
夕陽西下,顆粒無收,晚上大白粥都快吃不上。
我一邊繼續喊著,“算卦啦算卦啦,不靈不要錢。”一邊在腦海里飛速盤算放大招,先免費測,弄些案例,名聲鵲起,到時候收割韭菜.....
正想著,空無一人的卦桌前,突然伸出一只寬大的手。
“真的靈驗嗎,姑娘?”
終于來客人了!“真的!”
不對啊,我易容了,咋還叫我姑娘?
抬眼,猛吸了一口氣,這家伙——貌比宋玉,玉樹臨風,儀表堂堂,風度翩翩.....
“就算算我何時興,何時亡?”他的聲音如沫春風,問題卻那么尖銳。
老鬼頭說,越好看的男子越危險。這男子雖俊俏,面相卻是清冷得出奇,通俗的說,就是他身邊的人會一個個先他死去。
我的心砰砰砰,卻強裝鎮定,擺出一副大師風范,在桌上擺弄龜甲,不慌不忙地握起那雙手,仔細瞧起來。
他竟是齊國太子田法章!更匪夷所思的是,我在其中窺視到了我的命運。我的命運為什么會出現在他的掌心!
“姑娘,一盞茶的功夫過去了,我的手都酸了,你看好了嗎?”
聞言,我從推演的夢境中醒來,微微一笑,“公子出生富貴,可不是一般人。”
“我問你,我何時興,何時亡?一句出生富貴就想打發我?”
“公子出身富貴,公子的命運不是我這等小民能窺測的,我只能看看普通百姓的命運罷了。”
他不緊不慢,挑眉道,“你剛才可不是這么說的,況且耽誤了我那么久時間。”
我鎮定地看著他,哈哈哈道,“我剛才說,不靈不要錢,我又沒要你的錢。”
說著我收拾我的攤頭,老鬼頭說的沒錯,越好看的男子越危險,這個人惹不起,這郢都留不得了。
作品集阿部桃桃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 上一篇:是美人
  •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阿部桃桃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5-17 13:05 最后登錄:2019-05-17 21:05
老北京麻将馆 开奖彩坛免费资料 快乐十分出号有规律吗 重庆时时中奖助手 贵州快三开奖基本走势 有香港王中王刘伯溫的资料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梭哈游戏 吉林快三预测专家手机版 四川快乐12在线缩水 盛世国际赛车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