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換取

時間:2016-08-09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雨蝶惜香 點擊:
“你?我?我?我?我是誰?”我看見他痛苦的抱緊了自己的頭,雪白的發絲垂在地上,紅色的眼眸中滿是痛苦。
 “舞,沒事的,你會沒事的。”我抱住了他,狠狠的,仿佛他下一秒就會消失在我面前。
 “放開吧,你們不會在一起。”那個男的又這樣憑空出現在這個隱秘的地方,我也早已習慣了。
 “你別管我,你到底是誰!自從你出現在我們面前,災難就降臨在我們身上。”我的淚溢了出來,在臉上劃過,掉落在地上。“你為什么要來我們這里啊!你去害別人,好不好?你把我的錢都拿走!拜托你,不要再靠近我們了!”我頭一次如此失去理智的大叫,頭一次如此深刻的感到重要東西被傷害的痛苦與憤怒,悲哀與無助。
 “真是執迷不悟啊!”他又這么肯定地說道,令人討厭的語氣。
 “我可沒有理由害你們。”他走上前,我更用力的抱著舞,我懷中無力的舞,我懷中需要保護的舞,我抱得那么緊,那么害怕我的舞被奪去。
 心口突然撕裂的疼痛,我笑了,看向懷中的舞。
 
 
繁茂的大街上,汽車呼嘯而過,我注意到,一個落魄的人坐在街旁,一頭漂亮的長白發。我走上前,拿出五塊錢的紙幣,我以為他是乞丐。
 他抬起頭,好漂亮的眼睛啊,就像紅寶石一樣,他的眼眸看著我,打量著我。
 “姐姐,你是誰啊?”這么大的人了,都比我高了,叫我姐姐,這事可真稀奇!
 我蹲下來,問他:”你怎么了,怎么在大街旁邊坐著啊?”
 “我沒有家,很久很久了。”他的頭垂了下去,寶石般煥目的眼睛中的光彩在那一瞬消失不見了,用很小的聲音繼續說:“我也很久沒有跟人說話了。”他的嘴嘟起來,臉頰白白粉粉,可愛極了。
 “是嗎?”我問道。
 “嗯。”他抬起頭,眼眸中帶著懇求。“你能帶我走嗎?”我猶豫了,想起自己的日子,清貧清貧加清貧。
 “我自己一個人住,很苦的。要不,你找別人?”我難為情的開口。
 “你跟我一樣?一個人?”他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有些驚訝,解釋:“我是孤兒,當然是一個人住。”
 “孤兒是什么?”他好奇的問,眼眸睜得更大了。
 “孤兒就是一出生就沒有父母的人。”我回答,心中隱隱的難受了起來。
 “那我也是孤兒,我也沒有父母。對嗎?”他小聲的問我。
 “對。”我溫柔的回答,我怕他會像我當初一樣,聽到答案后只有破碎的心。
 “我想和你一塊住,能嗎?”他探問,那種小心翼翼的神色,怕是被不少人傷了心啊!
 “行,你來吧。”我最終還是于心不忍。
   “到了。”我開鎖。
 紅色的漆木門被輕輕推開,院子中栽種著許多植物,花紅柳綠,美極了。
 “這是我租的屋子,雖然有點老舊了,但還是很幽靜的,平常不會有人的。”我介紹。
 “我出去幫你買件像樣的衣服,你進去我房間吧,休息一會。”我打開房門,把他帶了進去,拿起錢包,就出了門。
 “嗯,要快點哦。”他坐在椅子上,笑著對我說,心中感到一陣溫暖,我也笑了笑,出了門。
 
 “怎么樣?”男子站在兩米開外,看著我詫異的眼神,說話了。
 我低頭,把手松開,一把小刀插在我左胸上,我看見殷紅的血液迅速的流出。
 我的舞低著頭,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清清,今天去游樂園嘛~”他無賴的抱著我新買的小貓抱枕,在床上看著正在做早飯的我,我被滾燙的熱油一燙,齜牙咧嘴的“嘶”了一聲。
 我眼一斜,重新抄起鍋鏟,對付起平底鍋中正“呲呲”響的雞蛋。
 “清清~~~”我能感覺到那種請求的目光正在射來。
 頂著十字街,我把雞蛋盛到碗里。
 “清清~~~”我一個回瞪,說:“就問你游樂園門票多少啊?有錢嗎?你這個大胃王天天吃一大堆東西,這個開支算誰的?”他不說話了。
 我抬頭,看向窩在被褥里的他,動作停了下來。好像聽到了哭聲,那家伙這么愛哭的。
 “好吧。”我無奈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哭了,每次哭比我還女生,真的讓人很受不了。
 被窩里有陰謀得逞的味道......
  “哇噢噢噢噢——”看他開心的像小孩一樣,我放下心來。
 “你不一起來玩嗎?很好玩的哦!”他突然停下來,邀請我。
 “不用了,我不玩,你玩就好了。”我回絕了。
 “沒事的啦!以后我也去工作,幫你。”他突然說,“所以,陪我玩,好不好?”
 我心里一驚,當做是個玩笑。“好,我陪你玩。”難得有這份心意啊!要珍惜。
 
 “舞?”我顫抖著問。
 “不要問什么問題,一切都跟你想的一樣。”男的回答我。
 “我可不是在問你!”我竭力的一叫,胸口撕裂的痛著。
 “舞?”
 
 “你怎么這么調皮,嗯?”我擔心的皺著眉頭,細細的纏著繃帶,嚇人的傷口就這樣被繃帶遮住。
 “你不是去干活嗎?怎么?又一次從三樓摔下來了?”我關上醫藥箱,“舞,不要瞞著我,你不知道我真的很擔心你嗎?你還是不要干這個工作了吧,太危險了,你天天都受傷,身體會不行的。”
 他避開我擔心的眼神,依舊像紅寶石的眼睛看向一旁,垂散的頭發遮住他的臉龐。
 “清清,你別擔心我,我會好好的。”他這么回答我,我的心卻還是放不下。
 
 “清清......”我聽見他哽咽的聲音,但我仍舊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在躲著我,因為他從不會對我撒謊,也不想對我撒謊。
 “舞,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這么......做......?”我很輕很輕的問,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我......我......”他終于抬起了頭,我看到他的眼淚,波濤洶涌。
 
 “你,你是誰?為什么要傷害舞?”我警戒的看著男子,看著男子手中的槍。
 男子不語,看了我一眼,轉身走了。
 舞第一次被送到了醫院,開始急救。
 之后就一直,一直,頻繁的被送往醫院,每一次的傷,都很嚴重。
 
 “清清,你會原諒我的,對嗎?”我又一次聽見他懇求的聲音。我的心好像被掏空了,只有舞在里面,里面有好多個舞,笑的舞,哭的舞,狡詐的舞,偷笑的舞,傷心的舞,痛苦的舞......舞在我心里,好重好重!我的世界里只有他,只有他啊!
 我的臉上又是一行淚。
 世界好模糊,好模糊......
 “你滿意了沒?”男子問道。
 “滿意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舞站起來,眼淚婆娑,笑著看著男子,抱著女子的尸體,很輕柔,很小心翼翼。“這樣,她下一輩子就會遇見一個真正的,愛著她的人了,對嗎?”他走了過來,一步一步。
 我好像聽見他的心隨著他的邁步一點一點碎掉,我笑了。“對,現在我需要的是你的魂魄了,親手殺死你愛的人,你才會明白所有吧。”我點開瓶子,瓶子的吸力把他的魂魄撕的粉碎,我看見他的淚滴在地上。
   踩上云彩,我踏在回宮殿的路上,準備在回宮后把他倆的命線系在一起。
 唉,現在的人啊,如此不珍惜感情,要知道,這輩子的煙緣,是上輩子拼死拼活,共渡難關,學會放棄,學會想讓,學會去愛,才能從我這換得的。希望他們下輩子能好好的相遇,相戀,度過美好的一生,我的工作也就到這里了,下輩子能不能在一起,是他們自己的事,希望不會又白費一輩子的時光。
作品集雨蝶惜香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雨蝶惜香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7-11 10:07 最后登錄:2017-06-25 11:06
老北京麻将馆 新疆时时开奖号查询 北京赛车pk10直播皇家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高中生玩时时彩赚25万 新时时豹子走势图 阿尔杰罗本 交流时时彩的qq群有吗 广西a6娱乐汇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百威娱乐平台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