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大周村關帝廟軼事

時間:2019-07-08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王安寧 點擊:
大周村關帝廟軼事

   在臨渭區東塬最北端,有個閔家村。它居高臨下,北瞰關中平原,俯視滔滔渭水,腳下的高鐵和高速公路蜿蜒而去,是處觀景的好地方。
   傳說這個村子歷史上曾叫盧段村,后來盧段兩姓相繼式微,而以前僅有數戶人家的周氏家族卻人丁興旺,于是便改名大周村。1987年版《渭南縣志》“村鎮村落”載:“明嘉靖二十年(1541)以前有……阿桿、大周、西周”。大周村關帝廟碑文中亦有“邑城之東十里南塬有大周村”,落款“萬歷辛丑三社矢心增修”字樣。明萬歷辛丑當為萬歷二十年,即一六零一年,也就是說,大周村的歷史至今至少有四百來年了。
   新中國成立后,渭南縣下設區級行政機構,望華區政府就設在大周村關帝廟,下轄后來的程家鄉、線王鄉和豐原鎮。因為大周村已幾無周姓之人,解放后大周村改名閔家村。
   傳說古時候,山東曲阜汶水閔姓一支碾轉遷到了甘肅,大約在明末清初,甘肅閔姓的一個分支又遷徙到今天的閔家村。一百五十多年前,大周村閔姓先民又有一部分人遷到了今良田、赤水及秦嶺腹地。清末民初年間,赤水閔家每年清明都要到塬上掃墓祭祖,每到大年初一,循例還要到大周村面對神軸叩拜祖先。有一年叩拜祖先后,他們趁人不備偷走神軸。大周人發現追趕,雙方動起手來,把神軸撕成了兩半。從此赤水閔家不再上塬,兩村各自供奉拜祭半截神軸。本文要說的就是東塬上歷史悠久的大周村關帝廟的故事。
  
   大周村關帝廟由三部分組成,山門、山門廣場和廣場南端的大戲樓算一部分。大戲樓建在關帝廟南約五十米,東西長約六米,進深約五米。戲樓底座為六尺高臺,只有演戲時架上梯子方可登臺。臺上為四柱承檐,上為懸山式雙坡屋頂。北面兩側飛檐伸出,向上翹起。正脊上是套在一起的脊花脊獸,脊花為纏枝牡丹,脊獸為展身飛龍。頂端有揚起的鴟尾,呈張口吞脊狀。飛檐下各懸著一掛風鈴,每當有風吹來,風鈴叮當作響,頓添無限雅趣。
   前檐下兩角,各有一條活靈活現的雕刻飛龍,飛龍一腳后蹬,一腳前伸,極有動感。頭上雙角分叉,怒目圓睜。龍口大張,嘴上的觸須,脖子上的鬃毛似在凌空飛動。檐下正中是一紅色火球,兩邊的龍作爭捕狀,這正是傳統的二龍戲珠。舞臺后方正中央懸一白底黑字大匾,上書“韻高梨園”,意思是這里上演的將會是一幕幕高水平的戲劇。可惜這座戲樓一九五八年被拆除。
廟宇火災
   大周村的關帝廟歷史上曾被焚毀。那是清咸豐八年(1858)的事,直到一八六一年歷經三年才修復。其實在焚毀前,兩座大殿早已墻塌椽斷,里邊的神像斑駁脫皮。人們早想翻修廟宇,怎奈力不從心,只好一年年延宕。
   一八五八年十一月一天下午,廟里私塾的三個蒙童被塾師懲罰,到校背書。一下午,他們咿咿呀呀差不多全背會了,卻不見老師回來,孩子們一邊烤火一邊嬉鬧。天漸漸暗下來了,淘氣的孩子們把尚未燃盡的炭火,夾進了大殿里一個已經朽出大洞的柱子里,然后回家。
   這天夜里,廟里燃起了大火,映紅了半邊天。廟祝在拼命撞鐘,村人狠勁擊鼓,然而這一切已無濟于事,兩座大殿全燒毀了。面對熊熊火光,村上大主持手摸胡須喃喃地說:“都怪我,關帝爺早就托夢了,讓重修廟宇,再塑金身,可咱們就是拖著沒動工。現在神靈發怒了,這是他老人家在逼著咱們為他修殿塑身呀!”
張主持是個見過世面的人,他感到茲事體大,就是查出真相又能咋樣呢?還不如推責于神,歸罪于己。張主持的睿智和練達,避免了大周村圍繞廟宇起火的一場紛爭,把人們的注意力都引導到了重新集資修廟上,可謂是智者之舉。
對聯匾額
   重修后的關帝廟,前殿門正中的大匾上,不是關帝廟三個字,而是關岳廟。人們發現廟內供奉的神仙卻只有關羽關老爺一人,并無岳武穆塑像。
  關帝廟原來門匾上“關帝廟”三字,是大周村一位在北京經商的人,托人帶重金登門請當時京都書法國手翁方綱老先生書寫的。沒想到這位翁先生一聽是給關帝圣君寫匾額,竟爽快地答應了,而且分文不取。他一捋長髯高興地說:“我一輩子啥匾沒寫過,還就是沒給關老爺寫過字。這是我筆墨生涯中的一件盛事,那還能收什么潤筆!”就這樣,請老先生吃了一頓飯就拿回了翁先生的墨寶。
   如今重修廟宇,資金短缺,那還拿得出錢來請名家書寫匾額。這時村上一位老者說:“前多年我去了趟省西,見一處關帝廟的牌匾字絕非凡品,端莊秀麗,定為高人所寫。如今資金有限,不如拿了回來為我所用。”說此話者是一位書法中人。張大主持心想,既是他看上的字,一定錯不了。再說這也可省下一筆不小的開支。遂派他第二天就去西府。
   第二天當此人來到西府某關帝廟前,舉目一看,那廟門竟寫的是“關岳廟”三個字。他一拍腦門:“瞎了!我咋沒注意,把關岳廟記成了關帝廟!”廟祝見他急得團團轉,便對他說:“老人家,你來一趟委實不易,不如就把關岳廟三個字拓回去,你們村大人多,興許能想出解決辦法。”
   就這樣,那位長者只好拿著“關岳廟”三字的拓片回到村中。書法講究的是一氣呵成,就是同一個人,不同時間、不同場合、不同心境寫的字也會不盡相同,看來找人補寫不現實。最后還是大主持一錘定音:“關岳廟就關岳廟,以后有機會再在后院塑一座岳武穆的神像就是了。”
   就這樣,原來的關帝廟鬼使神差變成了關岳廟。時過境遷,塑岳飛像的事也一直沒有兌現。但不管門匾怎么變,附近人還是把這座廟稱為關帝廟。
絕妙倆對聯
   新修的關岳廟有一處特別吸引人,尤其是那些文人雅士。大周村關岳廟前殿有兩副白底黑字的對聯。東邊一幅上書:“赤面兼赤心騎赤兔馬毋忘赤帝;青燈觀青史秉青龍刀不愧青天。”西邊兩聯是:“有君臣之意見吾不拜縱然何妨;無兄弟之情任爾焚香滿爐奚益。”前聯勾畫了關羽英勇善戰義薄云天的偉岸形象,贊頌他忠于漢室不忘兄弟之情的高尚品德。后聯是對拜祭者的提醒和勸告,忠告來人君臣之義和兄弟之情不在表面,而在心中的堅守。
   在這里,不妨簡說一下關羽的發達史。關羽,字云長,山西河東解良縣(今運城)人,三國時蜀漢大將,在桃園三結義中和劉備張飛結為異姓弟兄。一部三國演義,把關羽的忠貞義勇推向了華夏男子漢的頂峰。在后世統治階級不斷渲染下,關羽一步步完成了從人到神的嬗變,到清代甚至被奉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關圣大帝”,被稱為“武圣”,和孔子的“文圣”齊名。在中華大地上,古時最多的神廟就數關帝廟,就連日本、東南亞也有大批他的信徒。
“尼山屏寺”有玄機
   在重修關帝廟時,大周村人個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令人特別感動的是老秀才閔永慶,小名炳時。他平日省吃儉用,卻一下捐銀九十四兩,幾乎是他的全部家當。按咸豐年間一兩白銀可購小麥四百斤記,這些銀兩可買四萬斤小麥,這些小麥按現時計價,有四五萬元之巨。
   永慶老人本農耕之家,當時年已七旬,后來有人問他:“你一下捐出那么多白花花的銀子就不心疼?”他隨口編了個故事敷衍說:“十多年前,我那孫子得了一場大病,怎么也治不好,后來服了關帝爺賜的神藥(香灰),才慢慢轉危為安。關帝爺對我家有救命之恩,這點銀子又算得了什么!”
   后來為旌表修廟中的有功人物,專門幾次開會商量。有人說,村上不是已經給老人披紅掛花,還組織鑼鼓隊送了一面“樂善好施”的匾牌嗎?還有人說:“村上不是要刻一通《重修關帝廟功德碑》嗎?把老人名字刻在碑首就行了。”張振江大主持說:“紅花不能天天戴在胸前,善匾只能懸在家里。功德碑的位置又不顯眼,再說對不識字的人它就是一塊啞巴石頭。老人捐出的錢可是一筆沒有先例的巨款呀!不在醒目的地方 ,采取特殊的方式,就不足以旌表和弘揚他老人家的德行和善舉。”
   最后大家想了個辦法:在山門和關帝殿之間,加修一道東西走向的墻,把關帝廟分為前后兩個院落。把關帝廟門匾從山門挪到殿前,在隔墻中間修一個大圓門,上刻“尼山屏寺”四字。“尼山”暗含孔子的名和字,“屏寺”二字既顯風雅,又諧音閔永慶老人的小名炳時。但凡進入廟宇的讀書人都會口念“屏寺”二字,老人“炳時”就會在以后的歲月里被人們不時提起。
   就這樣,既沒有山,有沒有佛像和和尚的大周村關帝廟,在外來人心中又多了一層疑云。
香案和焚紙爐
   關圣殿中的關公,赤面長髯,身披綠袍,右手捋須,左手托書,為夜觀春秋狀。右邊站立著捧印的關平,左邊是雙手緊握青龍偃月刀的周倉。殿前香案上擺著獨具匠心的香筒和燭臺。香案長整五尺,這香筒也不同于一般香筒,它的容量剛好為一升。村民因度量發生口角,雙方往往一同到廟里理論。長度問題找香案解決,容量糾紛靠香筒說話,讓關帝廟成了鄉親們自我斷案的地方。
   周家村關帝廟過去設有私塾,在南院東部,建有一座焚紙爐。高八尺余,上部與底座均為一米見方的正方體,中部收縮為束腰狀,最上邊有寶頂,寶頂下是四角翹起的飛檐。西邊是上圓下方的小門。兩邊有對聯,上聯“爐焚倉頡字”;下聯“火化梓童文”,上額:“敬惜字紙”。其余三面有排煙孔。整座小爐古樸典雅,小巧玲瓏。
   
作品集王安寧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王安寧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3-05-15 08:05 最后登錄:2019-07-11 15:07
老北京麻将馆 必兆娱乐平台手机版 开心彩票注册送50元 欢乐二八杠免费下载 三个骰子大小开点规律 时时彩博e百 江西11选5在线计划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福建时时彩 万炮捕鱼 cp55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