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也想有個家

時間:2019-05-02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我們也想有個家


    九十年代非常流行一首歌,名字叫《我想有個家》。這首歌由潘美辰作詞、作曲。歌唱她在求學的那段時間有過半年之內搬了三次家的經歷,甚至窮到連著幾天呆在租來的小屋里吃泡面。于是她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個人感悟創作了這首歌曲,從一個缺少家庭溫暖人的視角出發,表達了其對家庭的渴求。

   老李今年六十五歲,老伴六十二歲。他們也想有個家,最大的愿望是兒子、兒媳和孫子都在家里住,一家人和和睦睦、其樂融融,該是多好啊。想到這里,老李看著窗外飛翔的鴿子發出無限感慨。小鳥的翅膀都硬了,飛走了。沒有一個大家庭,老李感覺這不是個家。可是,現在年輕人很多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嫌棄老人礙事,身上有味道,起居不方便等等,諸多理由一大堆。即使房屋再大,也不愿意住在一起。
   老李的兒子在大城市生活還算穩定,自己也買了一百五十平米左右的房子,這房子就將近伍佰萬了。按理說,這么大的房子也夠住下老李和老伴了,但兒子卻始終沒有主動開口請他們去住。有一年過年,全家人都在,兒媳婦用開玩笑的方式說道:“現在國家人均居住面積的小康標準是三十平米,如果我們家再擠進兩個人去,立刻就生活在小康線以下了。”也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老李和老伴當時只能相視苦笑。
   老李心想:“給兒子添那個麻煩干什么呢?不是沒住的地方。”于是老兩口商量著要經常出去旅游,過過逍遙自在的日子。
   說是這么說,兩位老人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最近兩年,更是每況愈下。老李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老伴患有嚴重的高血壓,日常生活中,老兩口是彼此的醫生,一個替另一個量血壓,一個監督另一個按時服藥。老兩口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性,他們心里都很明白,一旦其中的一個倒下了,另一個都沒力氣將對方背出家門。而且,另一個也勢必會跟著累倒。這種擔憂在今年年初得到了證實。
   當時老李的心臟病突發,幸虧鄰居幫忙,打電話叫來了120急救車。老伴也想跟著急救車一同上醫院,被鄰居好說歹說地勸住。鄰居也是好心,擔心老太太跟到醫院去只會把自己急出毛病來。老伴留在了家里,可是當天晚上,一個人在家的老太太突然感到天旋地轉。依靠平時掌握的醫療常識,老太太理智地沒有進行多余的掙扎,而是就地躺在了地板上。躺下后老太太就感覺到完全動彈不得了,整個身子已經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她說,那一刻,她認為自己要完了。就這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直到黎明時分,老太太的病情才漸漸緩和。她始終不敢動,更不敢睡著,她怕自己一旦睡著了,就再也不會醒過來了。等到第二天,鄰居發現了,也是喊來了120,后腳跟著前腳,把老太太也送進了醫院。
   老兩口在醫院經過幾小時的搶救,終于渡過了危險期。
   在病床上,老李開玩笑說:“你說你瞎摻和啥?人家得病你也跟著湊熱鬧。”老伴聽后與老李相視笑了起來。
   老李和老伴住院后,兒子就趕回來了。當兒子出現在病房門口的那一刻,老李真的感受到了情感上的滿足。那一刻,老李居然有些傷心,就好像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樣。老伴兒更是哭得一塌糊涂,兒子越安慰,她哭得越兇。好在老李還算比較克制,如果他也落淚,兒子會更加傷心難過。老李從來沒有在兒子面前掉過淚。兒子不會理解他的父母怎么會變得如此脆弱,就像老李年輕的時候一樣,也一定是難以理解如今的自己。
   在醫院陪了他們幾天,看病情都穩定下來了,兒子就回北京了。兒子太忙,是老李讓他回去的。有生以來,第一次,老李在理性思考后,做出這么違心的決定。
   兒子走后,老李和老伴突然變得特別親近。不是說他們以前不親,是這次事情發生后,老兩口之間那種相濡以沫的情感變得空前的濃厚。
   他們倆的病床挨著,各自躺在床上,伸出手,正好可以牽住彼此的手,他們就這樣躺在病床上手拉著手,連護士看了都笑話他們,比初戀的情人還要親密。護士說得沒錯,老李和老伴年輕的時候,好像都沒有像今天這樣濃情蜜意過。他們手拉著手,各自還吊著液體,老李覺得液體滴進他們的血管里,就融合在了一起,這種感覺真好!
   發生在老伴身上的危險,讓老李知道了,現在身邊有個人還是非常必要的,起碼不會讓他們在突發險情的時候坐以待斃。上次老伴被救,是因為他們防患于未然,留了一把鑰匙在鄰居家里。鄰居很負責任,老李住院后,就擔心老太婆一個人會有什么不測,一大早敲門問安,沒人應門,這才開門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老人。這種僥幸的事還敢再重演嗎?不敢了。
   現在老李和老伴又有了一個共識,那就是住院兩個人必須一同去,反正以他們現在的身體狀況,任何時候都夠得上住院的條件。老李想啊,也許他們最終的那個時刻,會是雙雙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彼此看得見對方,一同閉上眼睛。
   出院后,二人無所事事,收拾收拾東西,每天夕陽落山的時候,他們老兩口就坐在陽臺上說一些過去的事情。這套房子他們住得并不是很久,退休前才換的,也就住了十年左右的光景,可是如今就好像是人生前一個階段的最后一個驛站了,從這個門走出去之后,他們的人生就該進入落幕的倒計時了。
   老伴兒現在特別思念孩子們,老李也一樣,這些日子突然想起的就總是兒子小時候的樣子。有時候還會有些錯覺,好像看到兒子就在這套房子里玩耍。這種視覺上的位移,在物理學上也許都能找到符合科學的解釋吧,就像海市蜃樓。
   前兩天老李和老伴兒做了一個大工程,就是把兒子從前的照片都整理了出來,分門別類,按照年代的順序,掃描進電腦里,給他做成了電子相冊。我還買了部平板電腦,給他儲存了進去。老李想,有一天,兒子也會開始追憶自己的童年吧。
   老李本想昨晚辦好這些事情就去養老院的,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喂,老爸,我是旋子,告訴您二老個好消息,我們家對門的住房要出售,我想買下來,可惜沒有多少錢?爸,您幫助我點。”兒子那邊急切的打來電話。
   老李滿心歡喜,今天這是中彩票了嗎?多年想和兒子在一起住的愿望終于實現了。回話道:“兒子,我和你媽媽商量把這個老房子賣了,再買那個房子,手續辦完了,我們就搬過去。”
   “太好了,爸爸。我給您辦手續。以后呀我隨時伺候您老人家。”兒子在電話里應道。可是兒媳婦不愿意了,怨聲道:“住對門你以為事情少啊,到時候你伺候呀,我可沒有閑工夫!”
   兒子把電話一摔,氣憤的說道:“你沒有爹媽啊?我告訴你曉莉,我就是把爹媽接過來,你想咋地!媳婦沒了我可以再娶,爹媽我可是只有一個,你走啊!”
   媳婦見到自己的丈夫真生氣了,便不再爭辯,嘟囔著回里屋了。
   老李和老伴終于等到了搬家的日子,搬家那天還放了鞭炮。老李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了很多,這幾天便商量和老伴再次出去旅游。
   “好想有個家,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老李邊唱歌,邊樂呵呵地同老伴一起坐在小區的涼亭里,看一旁的小孫子和小朋友一起玩耍……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5-04 15:05
老北京麻将馆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查询彩票是否中过奖 比分直播188直 千炮捕鱼 红包群大小单双玩法赔率 幸运飞艇算号软件 手机彩票平台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lg游戏注册送20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