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自橫刀向天笑

時間:2019-06-2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我自橫刀向天笑



   光緒皇帝和康有為、譚嗣同在宮內商議包圍頤和園之事,那曾料想被袁世凱出賣。
   康有為和譚嗣同連夜逃出皇宮后,在上海被洋人所救。
   康有為不停地勸說譚嗣同和他東渡日本方能安全脫險。但是譚嗣同執意要留下,非要和康廣仁、林旭、楊深秀、楊銳、劉光第一起繼續謀事。
   康有為執拗不過譚嗣同便獨自一人坐海船東去。
   沒多久,譚嗣同等六人被慈禧太后下令緝拿入獄。
   慈禧太后經過戊戌變法受驚不小,很納悶這群亂黨難道有通天本領不成嗎?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日慈禧太后在樂壽堂吸著旱煙,看了一眼在列的各位大臣,便對端君王說道:“端王爺!”
   端君王躬身答道:“老佛爺,臣在。”
   “一共抓到多少個?”慈禧太后吸了一口煙,說道。
   “三十多個了,老佛爺。”端君王如實回答。
   “領頭的康有為呢?”慈禧太后問道。
   端君王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便瞥了一眼榮祿,榮祿會意,便上前說道:“康有為還沒有拿到呢,老佛爺。”
   “吃貨,就這么沒辦法!”慈禧太后怒道。她接著侍弄著火鐮“啪”的一聲,打著火,點燃了快熄滅的煙嘴。
   榮祿解釋道:“聽說他遠走天津,坐海船到上海,被洋人救了去了。”
   慈禧太后用嘴吹了一下煙灰,冷眼說道:“洋人?管咱們的閑事干什么?”
   端君王插話道:“他們要是不除掉,永遠是咱們國家的大禍患!”
   “這三十幾個里頭刑部打算怎么辦?”慈禧太后問道。
   “等候老佛爺的示下。”端王爺畢恭畢敬地說道。
   “你們看呢?”慈禧太后環顧四周,想要找個滿意的答案。
   榮祿這時說道:“總得有點表示,殺殺銳氣。”
   “恩,哪幾個?”慈禧太后比較贊同榮祿的說法。
   “有六個人是最不可饒恕的,就是譚嗣同、康廣仁、林旭、楊深秀、楊銳、劉光第。”榮祿如數家珍般地說道。
   “康廣仁?”慈禧太后疑惑地問道,心想怎么又多了一個姓康的。
   “是康有為的胞弟。”榮祿急忙解釋道。
   “好,還有那幾個是......”慈禧太后接著問。
   “楊銳,劉光第是四川佬,名仕派,愛發怪異論。”榮祿接著說。
   “好,就把這些山南的海北的,今兒天一亮就一塊推到菜市口去。”慈禧太后站起身來,三步一晃,兩步一搖的走著,還不忘給眾位大臣叨叨幾句。李蓮英怕她跌倒,趕忙上來攙扶著。
   “喳!”眾大臣鞠躬應聲道。
   “不過,想要對付我的那個湖南牛,我倒想要看看。”慈禧太后饒有興致地說道。
   “老佛爺,您看他干什么?那真是一頭牛呀!”榮祿不解地答道。
   慈禧太后微微一笑:“不,我這個人吶,好新鮮,好玩嘛,我看他到底怎么個長相兒?是不是骨骼生來特別。去,告訴他們快點提來!”
   “喳!”眾臣應諾。
**************************************************


   此時譚嗣同大獄內正在墻壁上題一首詩:“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剛寫完,就被大內侍衛帶走了。譚嗣同昂首闊步,被侍衛押送到了樂壽宮。
   一個看監的侍衛,見到這么豪壯的詩句,便偷偷寫下來藏于懷中。
   譚嗣同擺脫侍衛的臂彎,站在大堂中央,怒目圓睜地看著慈禧太后。
   “跪下!”李蓮英大聲喝道。
   “見了老佛爺,膽敢不下跪!”榮祿大聲斥道。
   李蓮英見狀冷笑道:“旗桿上綁雞毛,好大的膽子!”
   譚嗣同見到此二人,如同小丑一般,一唱一和,便不再搭理他們,鄙夷地冷笑了一聲。
   “退出去斬首!”榮祿大聲說道。
   “喳!”兩個侍衛向前要按住譚嗣同的胳膊,但是又被他掙脫,昂首闊步就往外走。
   慈禧見狀很不高興,便說道:“回來!”
   譚嗣同回頭冷眼看著慈禧太后,看看她耍什么花招。
   “老佛爺,不必跟他廢唾沫。一頭湖南牛,何必對牛彈琴呢?”李蓮英說道。
   慈禧太后則笑道:“我要問問他。譚嗣同,我跟你無冤無仇啊?”
   譚嗣同則憤然說道:“我跟你的仇大得很!”
   慈禧太后又微笑道:“哦?你做你的官,我可沒得罪你啊?”
   “你得罪了全中國的人!”譚嗣同大聲說道。
   李蓮英在一旁也迷糊了,說道:“老佛爺,這簡直就是瘋子,不必跟他談了。”
   慈禧太后沒有理會李蓮英,又問道:“我問你,你為什么要主使包圍頤和園?”
   “想要你的命!”譚嗣同咬牙切齒說道。
   “你忘了我是誰了?”慈禧太后笑了,接著又吹了一下煙灰。
   譚嗣同搖搖頭說道:“不會忘,我記得很清楚,你就是中國的禍害!活一天,中國就一天沒辦法!”
   “我要是死了呢?”慈禧太后冷笑道。
   “多少會好一點!”譚嗣同點點頭苦笑道。
   “那么你想干什么?”慈禧太后吸了一口煙說道。
   “想維新,改良!”譚嗣同說道。
   慈禧太后聽罷,哈哈大笑起來。
   “不用笑!維新改良采用君主立憲,保持你們滿清的統治,這還是溫和的辦法。現在溫和的辦法你們都不用,這就叫做哄著不走逼著走。瞧著吧,人家有更厲害的革命黨!”譚嗣同越說越激動。
   “你們不就是革命黨?”慈禧太后冷眼說道。
   “我后悔聽從康有為君主立憲的主張,我后悔沒有加入興中會!”譚嗣同大聲說道。
   榮祿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說道:“老佛爺,別聽他瞎扯,推出去吧。”
   慈禧太后又問道:“你不怕死?”
   “只要死得其時,死得其所。”譚嗣同默然說道。
   慈禧太后哼笑一聲,說道:“你竟這么看得開?怎么你信奉洋人的洋教?”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但是心里是快活的!”譚嗣同淡然說道。
   “你是中國人,難道你不信佛?”慈禧太后追問道。
   譚嗣同說道:“佛言大無畏。”
   “不要瞎說!做官的人,孔圣人的道理,你總歸要懂吧!”慈禧太后不屑笑道。
   “孔子曰: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譚嗣同辯道。
   慈禧太后呵呵一笑,說道:“喔,說了半天,原來你是天不怕地不怕。”
   “怕?凈土都沒有,我都沒有了,還有什么可怕?這就是仁,就是智,就是勇。游行自在,可以出生,可以入死,可以仁,可以救眾生!”譚嗣同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哎吆,你這在兒傳起教來了。”李蓮英陰笑著說道。
   慈禧太后也樂了,說道:“可以仁,可以救眾生,不管你是救終生還是作亂,你可知道,死是要流血的嗎?”
   譚嗣同大義凜然地說道:“哼!世界各國不論變法也罷,革命也罷,都是由流血而成功的。中國從來沒有因變法而流血的。現在也有了,請從我譚嗣同開始!”說完雙目噴火般的看著慈禧太后。
   慈溪太后哼哼一笑,說道:“真是個怪物!”
   李蓮英隨聲附和道:“什么怪物啊,簡直就是個老草包!”
   慈禧太后聽完又高興地笑起來。
   李蓮英慢步走向譚嗣同,說道:“譚大人,你說由你開始,你就開始吧!”說完示意侍衛拉譚嗣同出去。譚嗣同再次擺脫束縛,獨自昂首大踏步向外走去。
   在大殿門口,譚嗣同居然看到了袁世凱,他止住腳步,對袁世凱說道:“好你個袁世凱!”他此時恨不得向前吃了袁世凱。
   袁世凱沒臉見人,低頭沉默不語。他不敢看譚嗣同的目光,因為他知道自己在譚嗣同眼里就是千古罪人。
   李蓮英見譚嗣同止步,聽到譚嗣同的話語,便疑惑問道:“怎么了?袁大人招你什么了?走吧!”
   “你個死太監,你不得好死!等著吧。”譚嗣同對李蓮英破口大罵。
   李蓮英此時臉憋得通紅,他此時不敢和死囚再較真,怕一時丟了小命,便再也么有言語。
  ************************************************ 
   三
   一八九八年九月廿八日,戊戌六君子在京城菜市口慘遭殺害,尸體在煤山被暴尸三日。
   此前大刀王五和譚嗣同是生死摯友,曾勸譚嗣同離開,但是譚嗣同執意不走,才遭此慘死。大刀王五前來劫法場,不料被奸人蒙蔽,聽信讒言,途中被騙,劫法場走錯了方向,等到達法場時,譚嗣同等人已經死了。
   光緒皇帝得知六君子的死亡消息,在瀛臺泣不成聲。獨自一人站在海中間的亭子,長嘆世道不恭,治天下舉步維艱。
   瀛臺,瀛臺,有說不盡的恨,瀛臺有道不完的哀。
   如今臣逃海外,君困瀛臺,妃子入冷宮,淚眼望瀛臺。
   冷宮瀛臺,只隔一道海,這一道海呀,隔斷了情,隔斷了愛,也隔斷了變法維新的路,惹下了禍國殃民的災。
   這一道海呀,是妃子淚灑成的海,是烈士血染成的海!是滿懷壯志的君主,想填平的海,也是血淚煎熬的人們想推翻的海!
   如今,泣臺瀛血,泣血瀛臺!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7-03 19:07
老北京麻将馆 我要下载广西福彩选号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三二同号复选多少钱 官方新快3下载 重庆彩票官网开奖幸运农场 七码中特白小姐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定牛 河北快三的遗漏号码 白小姐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