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麻将馆|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二喜進城

時間:2019-07-03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一
   老趙頭今天閑來無事,又在村頭侍弄起他的三弦來。
   一條板凳,一把三弦,便是人生最大的樂趣。
   “說起南鄉道南鄉
   南鄉有一個趙家莊
   趙家莊住著一個趙大娘
   老伴早早把命喪
   趙大娘生下兩個娃
   你們看她福氣大不大
   大兒子呀從小在農村
   二兒子呀城里頭是工作人
   ……”
   老趙頭看見趙大娘和她兒子二喜走過來,便停止了吟唱,好奇地問道:“哎吆,趙大娘這是去哪里呀?”趙大娘的第一個兒子夭折了,所以現在大兒子取名二喜,二兒子取名三喜。
   趙大娘樂呵呵地說道:“今天我過七十大壽,我家老大把我接到城里老二家過壽去!”趙大娘故意大聲說著,怕老趙頭聽不見似的。
   “你老可享福了,進城好好吃上一頓!”老趙頭羨慕地說道。
   “那是一定!”趙大娘高興應著。
   趙二喜呲著牙,笑著說:“老叔,我們走了。”
   “路上慢點!”老趙頭囑咐完,便又樂滋滋地彈起了三弦。
   這三弦的旋律飛入二喜的耳朵里,讓他心里感覺無比暢快,肩上的地瓜袋子此時像鴻毛一樣輕,三十里山路也變得近在咫尺。
   
   二
   三喜的樓房在縣城邊上,房子雖然不大,也花了他五十多萬呢。室內裝飾得富麗堂皇、美觀大方,又不失溫馨甜蜜。
   三喜的媳婦李莎此時正在客廳專心地擦著茶幾,忽然被“咚咚”的敲門聲驚擾了,便不耐煩地問道:“誰啊?來了!”
   李莎打開門的那一刻,楞了一下,心想這遠門的親戚怎么說來就來,還讓不讓人家好好過日子了。
   “莎莎。”二喜憨憨地說著,怕這兄弟媳婦不認識他。
   “三喜,你媽來了!”李莎沖著屋里喊道。
   “噢,我媽來了。”三喜聽聞媽來了,由衷地高興。
   二喜看了看媽,在三喜沒出來之前,面色尷尬得竟不敢踏入門口半步,心想自己的老粗布鞋污染了這漂亮的木地板可咋整?
   “媽,哥,來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三喜接著趙大娘手里的雞蛋。
   “這不是給你來點驚喜嗎?”二喜憨憨地笑著說。
   哥倆也很久沒見面了,三喜一把把二喜摟在懷里,激動地說道:“中午咱哥倆好好喝一杯!來,進屋。”
   “哎,等等,把鞋換一下,臟死了!”李莎在門口阻攔著,眼睛斜視著婆婆,像是見了外星人。
   三喜一聽媳婦這話,怒道:“你咋和我媽說話呢?”
   “媽什么媽呀,她是你媽,不是我媽!”李莎抱著雙臂,瞪著大眼說道。
   “你……”三喜對這個無理取鬧的媳婦竟然無計可施。
   “你什么你!”李莎說完扭頭回到屋內。
   三喜面色尷尬,無奈地對母親說道:“沒事,媽先進屋。”
   進得屋來,二喜看著室內豪華的裝修,沖著三喜豎起大拇指,說道:“三喜,你這幾年發展的可以啊!住這么好的房子。”
   “媽,哥,快坐下,我去倒水,一路走地辛苦了。”說完,三喜便沏好了茶葉。
   “不辛苦。”趙大娘說著,眼睛一下也沒在三喜身上離開過。
   二喜依然興奮地說著:“媽,我就說和老家不一樣,你看多漂亮。”二喜手指著大吊燈,滿面笑容。
   “漂亮!”趙大娘也高興得合不攏嘴。
   這時,二喜忽然看到茶幾上放著一個包裝精致的大蛋糕,便驚喜地說道:“蛋糕你都準備好了!”
   “嗯!”
   “這么大蛋糕!”
   “這還大啊?!我媳婦還嫌小了呢。”三喜解釋道。
   “這么大了還嫌小?”二喜驚訝地問。
   “對啊。”三喜答道。
   二喜感覺可能剛才有點誤會,便對母親說:“莎莎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看蛋糕都準備好了。”
   “老二你真有孝心。”二喜說著,感覺自愧不如。
   “哥,你說什么呢?今天莎莎過生日,我給莎莎買個生日蛋糕。什么孝心不孝心的?”三喜被二喜的話問懵了。
   “莎莎今天過生日啊?”二喜驚訝地看著三喜。
   “對啊。”
   “你再想想,再沒別的事?”二喜提示著,他是想讓三喜自己說出來,給母親一個驚喜。
   “再沒了。”二喜追問。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三喜恍然大悟道。
   “你想起來了?”二喜也來了精神,沒白提示,算這小子還有點良心。
   “莎莎她爸和她媽今天也要過來,我要去機場接他們去。你不說這事我都忘了。”三喜說著,起身就要穿衣服走人。
   趙大娘對于這樣的結果很無奈,望著三喜不知道該說啥好。
   “哥,媽,一會你們幫莎莎準備幾個菜,我把他們接回來,咱們一起吃飯。”三喜走到門口還不忘記叮囑一聲。
   “三喜你等等。你再仔細想想,就真的沒別的事?”二喜站起來,走到三喜面前,極力想讓他記起來。
   “沒了。”
   “你好好想想。”
   “哎,哥,沒了。不和你說了,我還趕時間呢。”三喜很不耐煩地說。
   
   三
   二喜看到三喜的樣子,心中的怒火在一剎那爆發了。他抬手狠狠地摑了三喜一把掌。
   “哎,你們干啥呀!”趙大娘害怕了,害怕為了自己的生日兄弟二人反目成仇。
   “哥,你為什么打我啊?”三喜摸著臉,疑惑地問道。
   “三喜啊,怪不得人家常說,有了婆姨忘了娘。難道你的眼里只有你的老婆,只有你老婆那一家人?難道你忘了,今天是媽的七十歲生日啊。”二喜揪心說著,眼角竟然濕潤了。
   “哎呀,你說我咋把這事給忘了!媽!”三喜懊悔不已,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腦袋。
   “兄弟呀,你也知道,媽從小最疼的人就是你。咱爸也走得早,為了供你上大學,媽到處借錢,四處碰壁。最后媽實在沒辦法,媽賣血才給你攢的學費啊。去年,媽得了一場重病,媽不讓我告訴你,怕影響你的工作,媽時時刻刻都掛念你,難道你就沒想過媽?你看看,你現在吃好的住好的,這是誰給你的?這是媽用生命換來的!”二喜訓斥著,想讓三喜徹底記住做人不能忘本。
   “你們吵什么吵!”李莎從里屋出來,顯然是兄弟二人的爭吵打擾了她。
   “哎呀,今天是莎莎的生日,你們別提這些不高興的事情。”趙大娘見莎莎出來,趕忙勸道,“莎莎啊,媽走得急忙,這些土特產都是三喜最愛吃的。”
   趙大娘說完,便把袋子里的地瓜倒在地上給三喜他們看,“你們看,個頭大著哩!”
   “你干什么呀!”李莎大吼道。
   “你瘋了?!你怎么這么對媽!”三喜實在看不下去了。
   “她不是我媽!”莎莎此時更像一個潑婦,“我這地板多貴,真以為是你們農村啊!土包子!”她愛地板勝過愛家人。
   “莎莎你太過分了!”三喜怒道。
   “莎莎對不起,都是媽的錯,媽給你收拾。”趙大娘像是做了錯事的孩子,一個勁兒地賠不是。
   “媽,你不用管!”三喜憤怒地看著李莎,“我說李莎啊,從小我爹走的早,我哥為了讓我上學,他早早地就輟學了,在街頭上扮傻子,賺錢供我讀書!”三喜說完,他腦海里又出現了哥哥在街頭賣藝的情景,“他現在還單身呢。我能有現在,都是我哥成就了我。你太過分了!”
   李莎聽罷,反而無恥地說道:“哼!我過分!我算是看開了,你們一家人在這欺負我這個外人,三喜我可告訴你,咱家的房產證可是我李莎的名字。還有你的工作,也是我爸給你找的。如果沒有這些,你現在還是一個臭農民!”
   “房子?工作?我連自己親媽都不認識的人,我不配擁有這一切!”三喜指著李莎吼道。
   “哥,媽,咱們走!”
   “走吧,你今天如果敢出這個門,咱們就離婚!”
   三喜憤然對著李莎打了一個耳光,說道:“這是臭農民給你的生日禮物!”
   “你……”李莎捂著被打腫的臉,傻了。
   二喜和三喜攙扶母親離開了這個“富麗堂皇”的家園。
   二喜耳邊仿佛又傳來了老趙頭的三弦聲,聽后如飲了陳年佳釀,味道醇正,香氣幽遠。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8-05 13:08
老北京麻将馆 广西快三遗漏值表 福建11选5玩法 江苏福彩6十1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46期六肖中特 秒速时时赌博 码报最准网站 pk10鉜 北京pk直播 白小姐一